飞言情

下了战场,上龙床

作者:酸奶小花卷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故事介绍:究竟是纳个将军入后宫,还是引狼入室了!女皇陛下很生气,骠骑将军,你竟敢强抱朕!

  (一)大婚之日

  大婚册封这日,据说是百年难逢的大吉日。其时,碧空如洗,鸿雁高飞。我盛装打扮,领着满朝文武列于华仪殿前。沉香缭绕,礼乐喧天,即将成为我后宫之主的大将军陆朝华,着正红礼服,被十六名宫女簇拥着,庄重行来。

  要入主后宫的,的确是个男人。二十年前,我那逆天亲娘篡位称帝,成了南召开国女皇。而今她驾鹤仙去,遗旨令我这个独女承袭帝位。身为一个二世祖,我身边危机四伏。所幸亲娘很了解我,留下忠心大臣辅政,更在弥留之际为我谋好功绩--令骠骑将军陆朝华突袭西阈,使我刚刚登基,就有西征大捷。

  我自然极其高兴,大行封赏。谁料,这陆朝华拒受,竟提出以西征大捷为聘礼,自请入主后宫,嫁为皇夫!

  我参悟良久,实在不能明白,这请求,究竟是要嫁给朕,还是要娶朕?

  我尚疑惑,一众辅政大臣已急如热锅蚂蚁,纷纷上书,劝我惋惜将才,册立皇夫。贵为首辅的王丞相最离谱,奏折上直接写了八个字:将军勇猛,育嗣首选。

  众臣逼婚,我无奈允了。于是南召国彻底沸腾了,什么《女皇在上,我在下》《下了战场,上龙床》等各种秘史广为流传。

  “请陛下亲授金印金册!”太常卿一嗓子拉回我的思绪,我一看,陆朝华已候在玉阶下。

  太常卿太史监和女官荷香随侍身后,我慢慢走下,不料走到最后几阶,突然一脚踩滑。众人惊惶疾呼,眼见一代帝王就要威严扫地,那正要过门的皇夫猛然掀了头上凤冠,踏如飞燕,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力挽狂澜。

  此时,我的背只离台阶一尺距离不到,陆朝华揽着我,我第一次近距离看清他的容貌,声名赫赫的骠骑将军竟然生了一双丹凤眼。他朝我莞尔一笑,略挑起眼角透出风华万千:“陛下没事?”

  “朕……很好。”荷香过来搀我,我踏实地面,觉得有点不对,正要寻出异处,太常卿忽然小心翼翼地唤道:“陛下,您的鞋……”

  我眉毛一抖,霍然见得太常卿盛金印的承盘上,一只花盆底的诡异靴子正华丽丽地颤动。诚然,自太常寺报将军身高八尺后,我就琢磨不能被他抢了风头,于是,荷香连夜给我赶制了一双结合邻国风俗的高靴。不料玉阶太滑,我功底不够,不仅差点摔个仰天翻,连鞋都给摔掉了。

  羞恼之际,忽闻一声轻笑。我瞪向陆朝华,他掩了眸中笑意,垂手道:“陛下不如先回宫更衣?”

  太史监一听,立刻跳脚反驳:“怎可延误吉时!”

  我踩着脚背金鸡独立,压着火气扫向太常卿,指望他说两句,他居然装作未见!我怒不可遏,一把拽过他盘子里的东西往陆朝华怀里一塞,叉着腰横眉怒眼:“现在金印金册已授,朕宣布,册封完毕!”

  话音一落,众臣皆惊。太史监以头抢地,连礼乐也噔一声停了。只有陆朝华面色不改。

  我瞟了承盘里的靴子一眼,余怒未消:“陆卿救驾有功,朕特赠此靴,以示皇恩,望卿好生供奉!”

  陆朝华从容跪地:“遵旨。”

  我冷哼一声,顾不得只穿了一只鞋,忽高忽低向后宫行去。

  谁敢笑朕的靴子,朕就让靴子做他家祖宗,后半生天天供奉!朕可是一个有脾气的二世祖!

  (二)册封典礼

  自早晨的册封礼毕,还须设盛宴款待朝臣。

  夏荷吐芳,蔷薇尤艳,御花园中红情绿意,使人迷醉。

  我舔着嘴唇,目光在桌上的水晶肘子上来回数遍,直到太史监上前挡住肘子,对我道:“陛下,吉时已至,请下令开宴。”

  我站起来,一甩袖摆喜道:“开宴!”言罢,扭头指挥荷香,“肘子,朕要那个肘子,多来点!”

  太史监瞄了我一眼:“陛下,众臣恭贺之后,您才能用膳。”他加重了语气,显然是早上我做出不遵礼制之事令他心存芥蒂。

  我扭曲着眉毛看了他半晌,最终妥协。捂着饥饿的肚子,我想,成亲真是个麻烦事,朕以后再也不要娶二房了!转头,看向旁边的座位,由于太常寺缺乏对“女皇娶将军”这种奇异大婚的文献考究,所以陆朝华穿了和我一模一样的喜服,更衬得他眉眼如画。他对我莞尔一笑,我盯着他那双比我还标准的丹凤眼,又改变了主意,决定以后还是应该娶个二房,有刀疤脸的那种,至少穿喜服不会抢我风头!

  好不容易熬过礼节,我重新坐下,正打算对着肘子大快朵颐,忽有太监通报:“汾阳大长公主,怡安郡主到--”

  我讶异抬头,一名华服妇人牵着一个小女孩由几名侍女簇拥行来。妇人香腮雪肤,眉眼生得极美,尤其是左眼角下一颗宛如墨滴的泪痣更是将她的风韵点缀到了极致。而那小女孩约莫七岁模样,乖巧可爱。

  汾阳大长公主是我母亲的亲妹妹,也是我的姨母,叶薰。她嫁给永昌侯周羡多年,生有一女,叶馨。此次大婚办得仓促,而她去了封地巡幸,所以姗姗来迟。

  目光在肘子和叶薰之间来回纠结,我忍痛割爱地站起来。没待我开口,叶馨已一溜小跑扑到我怀里:“皇阿姊,你想馨儿了吗?”

  “当然想你了!”我抱起叶馨,“小淘气,路上累不累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