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大胆国师

作者: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楔子

  香炉里的沉香青烟缭绕,鹅暖纱帐层层铺下,我看着柳墨一身白衣不惹尘埃,衣襟稍宽。平素孑然正气的他,此时此刻,眉眼间浮现起一丝不自然的赧色。

  他僵硬地问我:“陛下打算今夜就这样站一晚不就寝吗?”

  我意会了过来,心潮澎湃,咧嘴笑道:“阿墨你莫怕,我又不会吃人。”

  我替柳墨宽衣,手触摸到他光滑的皮肤,心里头一派满足。

  我终于……终于能够如愿得到我百里朝的丞相柳墨了!

  春宵一度后,第二日清早,我颇有些疲累地自美梦中醒来,翻身自然而然地搂住我的柳墨,侧过他的脸亲了一口,迷糊叹道:“阿墨啊阿墨,你终于成为朕的人了……”

  然,回应我的是一阵极为好听的轻笑,带着些许的疏懒。

  一听这笑,我心尖一抖,顿时瞌睡醒了一大半。张开眼来一看,入眼的竟是一张唇角含笑、凤目里流光浅浅的俊颜,而我与他正……正相互搂紧在同一个被窝里……

  偏生他还拿捏着他带些沙哑好听的声音与我道:“我的陛下,早安。”

  瞬间,我觉得我崩溃了,哆嗦着大叫:“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国师!我的丞相呢?!柳墨呢?!啊啊啊!”

  (一)

  身为百里国的女君王,今日早朝我觉得很累。看着殿上一袭白衣的丞相柳墨,上报着新近南都百姓的生活状况,洪涝不歇颗粒不收,我颇有些头大。一到夏初,南都就会出现诸如此类的灾害,须得满朝上下费心一番。

  听完了丞相的上报,该死的国师又站了出来,说邻国赠了些珍奇药材,可用来炼药,我吃了青春不老不说,还能保南都百姓洪灾之后免遭瘟疫的侵袭,强身健体。

  一听国师说话我就觉得很气人,他的意思是说我很老吗?!

  关键是看见国师那明媚的笑靥,我心里头就疙瘩不止,总感觉昨晚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他一清二楚。

  我胡乱应付了几句,再让身边的太监小夏子吼了一句“有事启奏无事退朝”之后,匆匆下了早朝,去了内殿歇息。我才将自己瘫在宽大的龙椅上,小夏子就猫着腰凑过来,小声禀报道:“陛下……有人求见……”

  我来了些精神,问:“是丞相吗?”

  小夏子默了默,应道:“回陛下,是……国师。”

  我精神有些抑郁了,道:“他来干什么,不是回去搓药丸了吗?你去告诉国师,朕忙得很,没空见他。”

  “可国师说他有关乎民生的大事不得不见陛下……”小夏子道,“陛下,形象工程要紧啊,您还是见见吧,不然外面一帮老臣又要泪斥陛下不问朝纲了……”

  我哀叹一口气。不光是一帮老臣,要是再传出宫外去,举国就会斥责我这个昏君了。这都是老传统,我也早已经皮痒肉不痒。

  事实证明,一旦被鉴定为昏君,就跟咸鱼似的是很难再有翻身之日的。就比如我。说起来,自我当了女王以来,并没有做什么坏事,糊里糊涂地就被说成了是昏君。据说我最大的差错不是没有做坏事,而是根本就不做事。说得何其不留余地!

  我每日起早摸黑上早朝看奏折,都是白搭的吗!

  这还不算,据说我最最昏庸的地方就是太好色!好色也

  是错,噢不,我这不是好色,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让我起歹心,利砸到他。我怒道:“你才亏,你全家都亏!你不是说有关乎民生的大事吗!”

  “回陛下,陛下的龙体金安难道不是关乎民生的大事吗?”国师艳笑不减地如是反问道。

  我不客气道:“朕倒觉得,朕平日都很安,一见到国师就不怎么安了。药朕一会儿再吃,国师且先回去吧。”

  国师应道:“如此甚好,那微臣告退。”

  然在告退之前,国师还大着胆子上前来,忽然靠得很近。

  不晓得为何,一近看他棱角分明而又十分柔美如无瑕之玉的面皮时,脑海中陡然印出一幅画面——床榻之上,他凑过来,笑眯着流光浅浅的眸子,嗓音略微沙哑媚骨道:“我的陛下,早安。”

  简直……简直是……太……太不要脸了!

  等我做出愤怒的反抗之际,忽而手指一凉,却是国师将方才我扔出去的奏折递还到了我的手中,浅浅笑道:“陛下,丞相写的奏折,您收好了。”

  我立马翻开来,上面果真飘逸地落着“柳墨”两个字,我连忙轻抚了两下那奏折生怕刚才将它摔痛了。听闻国师再不辨喜怒地道了一句:“陛下还当真是紧张得很。”再抬起眼时,国师已然走出了御书房的门口。

  (三)

  今日天气着实好,阳光明媚风清气爽,尤为适合睡觉。

  下午我在御书房没批阅两本奏折就已经败下阵来去和周公约会。

  潜意识地,我做了一个梦,并且对这个梦相当满意。我看见柳墨在书房里,我批奏折的时候他就坐在我旁边,给我诸多指点,并且温和地笑着与我道:“陛下,你又走神了。”

  我走神走得很乐意。

  “陛下……”

  我咧嘴笑,满足道:“柳墨,不要再叫我陛下了,多生分。”

  “陛……陛下……”

  我忍不住伸手去抓柳墨的手,道:“阿墨……来,你再坐过来些,坐我腿上也没关系……”

  “陛下大事不好啦!”

  一声尖细的大吼,冷不防将我惊吓,我陡然清醒,面前猫着腰站着的就只有一个小夏子。我难免感到有些失落,不禁斥责小夏子道:“你那么大声做什么,没看见朕累了在睡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