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天赐神妓

作者:轻薄桃花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1)雅称妈妈,俗称老鸨

  我还很年轻,用这个年代的话来说,不过二八年华。可是这座楼里已经有至少三十八位姑娘喊我妈妈,还有至少五十个丫头喊我奶奶。

  因为这是青楼,艳盖京城的青楼不愁眠。

  因为我是不愁眠的女主人,雅称妈妈,俗称老鸨。

  这个身份,是我走后门得来的。至于后门开在哪里,我至今没有探听清楚。

  离鸢每次见我,面上永远戴着黄金面具。我连他是如何进来的都不知道,更何况面具下的脸。我只是奇怪,他戴一黄金面具走街上就不怕遭人抢劫?后来想明白了,他这般富贵,出入大约是不用走路的。

  我是个穿越过来的姑娘,脸着地,鼻子大出血,离鸢救了我。作为回报,我替他出面打理青楼。凭着现代化的知识,不愁眠的生意在我手中蒸蒸日上,终于达到顶峰,成为京城的第一青楼。

  离鸢很满意,他问我要什么奖励。

  其实我每个月有领薪水,并且薪水已到达经理级别,所以我不缺钱。我唯一想要的奖励就是想看看离鸢面具下的脸。

  这个要求不过分吧?可是离鸢严肃地拒绝:“不行。”杨过还摘了面具给郭襄看呢,他比杨过跩。

  从此离鸢的面容成了我心中的一个遗憾,成了我毕生努力的目标。当然我可以理解他作为一个幕后大BOSS想保持神秘的心思。可是他似乎忘了,越是神秘的人越叫人好奇。

  当一个人心中的好奇累积到一定程度,这个世界便开始不太平了。

  四月十五,是个好日子,是离鸢到不愁眠听取我工作报告的时候。

  如果你以为我会捧着账单算账给他听,就大错特错了。

  在我眼中,不愁眠是招财进宝的地方。在离鸢心中,不愁眠是他的情报楼。

  什么人会搜集江湖上的情报?根据多方证据的搜集验证,我得出两个结论:离鸢要么是某个组织的老大,要么是朝廷中的某个大官。虽然这两个结论听上去有点像废话,但不可否认,这激发了我揭露离鸢真面目的恶趣味。

  我将下面搜集的情报挑了几个重点说与离鸢听,其余的记在册子上。

  离鸢的重点不在这上面,懒懒翻了几页说:“你的字有进步。”

  我无比汗颜。起初我不懂写这个时代的繁体字,都是离鸢一笔一画教出来的。那是他离我最近的时候,我几乎可以感受到黄金面具的凉度。这样的距离,我若是出手,铁定能掀了离鸢的面具。

  可惜那时我比较单纯,暂时没有这样的心思。

  在青楼混迹多时,我的单纯早已喂了狗。不过,我还是不会做逼良为娼这样的事。

  “是你这个师父教得好。”我谦逊地拍老板马屁。

  黄金面具下,看不到离鸢的表情:“越来越油嘴滑舌了。交给你一个任务,三天后,西归组织会派人来不愁眠找你……”

  “西归组织?”我尖叫,“那个杀手组织找我干什么?哪个王八蛋请他们暗杀我吗?老板,你要保护我,我是弱女子……”

  离鸢丢给我一个白眼:“我是不是说过在我说话的时候不要打断我?”

  我连忙闭嘴。

  (2)我能说脏话吗

  “西归组织的老大秦峥,要在不愁眠挑选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

  “他要什么女人没有要来青楼挑女人--对不起,我闭嘴。”

  离鸢继续说:“他只是要一个女人做挡箭牌,这个女人要足够优秀,优秀到可以堵住他母亲的嘴。秦峥有一个苛刻的母亲,他母亲一心要他娶公主。”

  “公主!”我再也忍不住,“他是杀手组织的老大啊,哪里有资格娶公主?”

  我好像看到面具下离鸢的眉毛间歇性抽搐:“他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说了算。我们不愁眠的女人无论容貌还是才华皆是不可多得,他是慕名而来。三天后,你记得将最优秀的女人交给西归组织即可。”

  我忸怩:“不愁眠最优秀的女人不是我吗?可是我不出台的……”

  离鸢:“……”

  他忽然阴险地笑起来:“不过你不要低估西归组织,如若你交给他们的不是最优秀的女人,你知道的,他们一向用刀子说话。”

  身子晃了两下,我扑通伏地不起。

  “妮妮。”他凑过来,蹲下身子,“你没事吧?”

  离鸢探我鼻息,又去触我脉搏。我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但潜移默化偷学了几招,尤其是擒拿爪,可谓炉火纯青。蓦然睁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去掀离鸢面具--

  距离面具零点零零一寸,行迹败露,离鸢堪堪攥住我的手腕:“这招擒拿使得不错,可惜遇上的是我。”

  是是是,离鸢公子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武林高手,我已败在他手下三十六次。

  “难道就不能看在我不屈不挠的分上,露一下庐山真面目吗?”

  离鸢认真说:“不能。”

  我去!

  (3)佳丽亮相

  三天后,西归组织派来的人来到不愁眠。为了迎接这群吃人不吐骨头的杀手,我特意歇业,全心全意招待他们。

  为了掩人耳目,西归组织走的不是杀手路线,他们走富贵公子路线。华丽的轿子抬进来,仅是抬轿的人已叫人侧目。四个白衣飘飘的少年,若是肯到我手底下,不出半个月,一定将他们训练成倾国倾城的牛郎。

  其中一人掀开轿帘,轿子里的人终于华丽丽亮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