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来自铸剑师的恶意

作者:乘鲤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简介:作为一名铸剑师,她一向恪守本分,那日却顶着赫赫师命将残次品奉于心上人的死对头手中,从此便是“一柄残剑引发的血案”。

  1.残剑

  清早起床我就发觉眼皮一直在跳,果然一打开房门就见舒连城怒气冲冲地立在门口。

  我心下暗叹,不好!敢情这是来兴师问罪的?

  我连忙赔着笑脸,结果人家不领情,手里握着一样东西,怒不可遏地指着我。

  我定眼一看,他手里握着的是一支剑把。

  没错,只有把,没有剑……

  “蟾月姑娘!我请问你,为什么你给我的剑会变成这样?”他横着眉质问我。

  我心虚接过剑把:“会不会是大侠您太用力了……”

  他一把抢过剑把在我脑袋上敲了起来:“大姐,我刚把剑拔出鞘,这剑就断成几节,你知道我在贺无微面前有多丢脸吗?这就是红杉坡铸剑的质量?”

  作为一个铸剑师,而且是一个师出名门的铸剑师,我本不该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剑送出手,若是不犀利,都不敢说是出自红杉坡。

  若非不得已,我又怎么会冒着辱没师名的风险干这缺德事。

  事情还要追溯到七天前。

  那日,舒连城一袭黑衣,堂而皇之地闯进我红杉坡。

  我迎上前,他定定看着我,也不说话,连眼睛都不带眨的,我只好愣站在原地。

  许是受不了我的呆若木鸡,他终于发话:“朱雀大师在吗?”

  我扭扭捏捏,有些难以启齿:“我师父出门了。”

  他思考片刻回答:“那我明天再来。”

  我只好从袖中取出师父的留书递给他看:“实不相瞒,我师父跟隔壁尼姑庵的草泥师太私奔了……估计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了。”

  他半信半疑地接过信一扫,有些失望:“我急着跟人比剑,本想请朱雀大师给铸一把剑。”

  我半信半疑地打量他。

  奇怪了,习武之人连把剑都没有吗?

  “你要跟什么人比?我是我师父的徒弟,已得我师父真传,你若不嫌弃,我可以送你一把剑。你可有红杉坡的印鉴?”

  我师父朱雀是江湖闻名的铸剑大师,平时不轻易给人铸剑,只将红杉坡的印鉴赠与几个江湖好友,凭此印鉴便可来红杉坡求剑。

  他将印鉴递给我,云淡风轻地说了句:“我要跟贺无微比剑。”

  我瞬间石化,贺无微……武林盟主贺溪之子,下一任武林盟主的继承人,集美貌、智慧、武功、才华于一身,真正的天之骄子!所有江湖儿女的春闺梦里人!

  我暗暗做了个决定,从房里取出多年前的失败之作,递给他,佯作骄傲:“这是我最得意的一把剑,叫做‘折枝’,有它在手,少侠定会如有神助的!”

  舒连城爽快接过,也没打开看,拿着我那把破剑,大步流星地走了。

  ……

  回过神来,眼前的舒连城对我冷笑:“你是故意的吧?你送把破剑给我,是想帮贺无微?”

  被他一语道破,我倒增了些羞涩,含笑摇头。谁知他二话不说,将我扛在身上,扭头出了红杉坡,任我鬼哭狼嚎,他都如铜墙铁壁般充耳不闻,扛着我一路下了山。

  2.旧情

  我原以为舒连城会把我卖给妓院老鸨或者人贩子以解气,可是,他把我一路扛回了他家!

  说实话,他家真够气派!原本以为是寻常的山庄,走进去却是满眼的亭台楼阁、水榭回廊,丫鬟小厮一大堆。他把我安置在一个叫铸剑阁的地方,逼我为他铸造一把上乘宝剑。

  我不依不饶:“舒连城!你不能把我关起来!我是跟人有婚约在身的!你把我关起来算怎么个事啊?”

  谁想他气焰更盛:“急着嫁人吗?那你最好麻利点,铸好剑我自然放你走。”

  到了晚上,舒连城送饭菜到铸剑阁,身边还跟着一只大黄狗。

  我不为所动,恨恨地白了他一眼。

  他装作好心把鸡腿递给我:“吃吧,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啊。”

  我斜眼看那鸡腿,口水泛滥,肚子咕咕直叫,嘴上却不妥协,冷哼一声,转看别处。

  他怕是看出我的心思,笑着摇头,把鸡腿丢给那只大黄狗,摸着它的头道:“她不吃,元宝吃!”

  元宝果真一口衔住鸡腿。舒连城十分满意,看我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思索片刻,对我淡然道:“你尽管在我这里拖时间吧,拖到人老珠黄,我倒看看谁乐意娶你。”转身离去。

  什么人啊这是!

  我无力地瘫坐在地,感叹着人和人的气质怎么就差那么多。

  贺无微可比舒连城可爱多了,记得师父还在家的时候,贺无微路过红杉坡,遂登门拜访,那白衣款款的神仙范真不是旁人可以比的,就连师父见了他也是乐得合不拢嘴。

  我忍着口水仔细打量着他,可惜还没聊一会儿,他就起身要走。

  “朱雀大师,我与人约好在檀山比剑,还要赶路,就不多留了。”他拱手。

  师父抓头纳闷:“跟人比剑?那你的剑呢?”

  贺无微回身看,确实没有剑,也是一脸茫然:“对啊,我的剑呢……”

  果然是见过世面的大人物!连剑丢了都这么淡定。

  师父很爽快地送给他一把剑,他笑着接过,有些抱歉:“多谢大师。可我没有印鉴,我知道红杉坡的规矩,没有印鉴,千金难求,这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