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御用保姆

作者:阿懒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简介:原本是冷宫中一棵杂草一样的牡丹,因为吃人家的嘴短,不得已踏上一条养娃之路,养着养着把自己搭进去了。

  一.偷花

  我趴在皇帝寝殿的墙头,默默地侦查着周边形势。

  月黑风高夜,神偷出马时,我出门前掐指算过黄历,今天是个好日子,诸事皆宜,特别是宜动土,宜登基。

  老皇帝一生风流子嗣众多,最后接班的竟然是一位卑微胡姬生的皇子,惊掉众人下巴!登基庆典还没结束,皇帝寝殿这里还空落落的,我拉起面罩,一身夜行衣仿佛要融入黑暗之中,嗖地从墙头掠下,直扑寝殿……门口的花坛。

  亮出装备,一把闪亮的铁锹,我哼哧哼哧地开始挖坑。

  眼看着坑就要成形,突然有个公鸭嗓子在我身后高声尖叫:“啊……有刺客!”

  远处有一大拨守卫正在逼近,来日方长,我抖擞了下精神准备撤,突然一张天罗地网从头上压下来,我徒劳地挣扎了两下,头上顶着两根草叶子,从缝隙中看到走廊疾步而来的日月星辰龙纹华章的盛装男子,道声不妙,这是逼我地遁啊。

  公鸭嗓子继续高声尖叫:“啊,刺客跑了!”唉,太监们永远是这么娘气逼人。

  我躲在地底下,看新帝阴沉着眉目越出众人,天罗地网被撤去了,底下只有一个被挖开的大坑,坑中一棵灌木的根系触目惊心地裸露着。

  功亏一篑啊,差点我就能抱走这棵绝世的牡丹。

  新帝迈步踏上花坛,正好一脚踩我脸上,他亲自给牡丹培土,一铲子兜头浇我身上,这小子和我真是有仇!

  太监大惊失色:“皇上,这粗活还是让奴才们来吧!”

  新帝淡淡地扫了一眼,“都退下。”

  啧啧这才刚登基,就如此有气势了。我躺在土下面,看着如今这世间最尊贵的人,挥着和身份不相称的铁锹子,一捧一捧地从头到尾,把土坑埋起来,也把我埋了起来。

  早知道会这样,应该狠心买把金子做的,也衬他今天这一身华服风姿肃肃。

  后据史载,安国开创中兴之治的武肃帝傅重华,登基后首道圣旨,竟是任何人都不得擅动寝殿中的一株牡丹,若有任何闪失,斩立决。

  二.血祭

  人不见风,鱼不见水,鬼不见地。

  我叫青绛,我就是那株被重点看守的牡丹花,生根入地,散叶朝天,非人非鬼,植物科精怪一只而已。开起花来有磨盘那么大,又富贵又圆润,红艳逼人,但我的审美一向偏素净,对身材的喜好一向偏纤细,生来就最羡慕隔壁的垂柳,故而常常对影惆怅。

  我和傅重华的孽缘是这么开始的。

  当时我的本体还在冷宫,有天下着大雨我被浇地杆儿都蔫了,忽然间有个什么东西砸下来,差点压到我,迷蒙中我闻到一股迷人的血腥味。

  雨水中混杂着血液,渗透入土壤,仿佛热水撞上岩茶,我不由自主打了个激灵,浑身舒展开来,睁开眼睛,我看见面前躺着个快断气的小孩,约莫六七岁的模样,这不是前殿被遗弃的小皇子傅重华嘛。

  牡丹其实最为嗜血,洛阳的花匠如果想要种出头筹牡丹,是要以血为祭的。换成是别人,我估计就心花怒放他变成肥料,不过这小孩长得实在好看,我一个不忍心就幻出了灵体,救了他的小命。

  这是个可怜娃,母亲是个胡姬,被酒醉的文昌帝稀里糊涂临幸,难产生下他撒手而去,他被视为不详之人,被遗弃在冷宫中,像夹缝中的杂草一样颤颤巍巍地活着。因为偷偷翻看管事太监的一本书,就被暴打一顿扔在土丘上自生自灭。

  我本来只是顺手做个好事,谁知傅重华身残志坚,他睁起虚弱的眼皮,气若游丝地问:“你是牡丹精?”

  我吓了一大跳,“我嚓,快断气了还醒着?”

  然后傅重华一把薅住我,惊天动地地哭起来,当时的傅重华毕竟还是六七岁的小娃儿,呜咽着满脸泪痕:“我好害怕,他们打我,好痛!我不想死!”

  我被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蹭地心慌意乱,心软之下脱口而出:“放心,有我在谁都不敢欺负你!”

  于是傅重华就这么和我定了契约,他以血祭我,我保他平安。

  我们精怪的世界其实很单纯,我一边顺手罩着傅重华,一边努力修仙,皇族的血液果然不是一般的鸡血,堪比十全大补丸,几年的日子就这么如流水一般地过了。

  与其说我是他的保镖,其实更像是他的保姆!冷宫中没有什么好吃的,傅重华长的一副营养不良的豆芽菜模样,我隐身出入御膳房偷来大鱼大肉给他进补;傅重华求知若渴,我便去藏书阁偷来书籍供他阅读;我还让欺负傅重华的管事太监半夜睡起来发现满床爬满了菜青虫,吓得七魂出窍三魄升天!

  他成人生辰那天,为了让他开心,我给他开了一次花看。

  饱满的花苞渐次绽放,颜色如同初升的朝霞,一树灼灼芳华,香气弥漫十里,几乎惊动了整个皇城。

  傅重华呆呆地伫立,眼中闪烁不明。

  谁知这动静闹得太大,花还未谢,我就被献给了他的父皇,文昌帝。

  三.夺位

  我被移植到文昌帝的寝殿花坛中。

  文昌帝最爱牡丹,遍寻天下奇形异株,但有香味的,开起花来有祥瑞之气的,我还是头一株,我占据着最大最好的一个花坛,但却蔫儿吧唧的连叶子都展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