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下下签

作者:远在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一

  柴醉酩来上香的那天正好是四月初一,土地庙前的桃花开得那叫一个热热闹闹,芳香醉人。前面的姑娘跪在蒲团上抱着签筒摇出一个中上签,颇为知足的抄完签文乐呵呵地走了。柴醉酩捧过签筒心事重重地晃了半天,愣是跌出来一个下下签。

  土地庙的老糟头接过签文,掀起半拉眼皮子瞄了他一眼:“小哥跟这张签倒是有缘,一年内来了七八次,次次都抽中这张下下签。”他继而捻捻胡子,“求前程求姻缘俱是糟糕,唯有求天下人都不常求之事,许倒是顺遂。”

  柴小哥闻言脚步顿了顿,丢下一个怅惘的眼神,提步走了。

  说来这事挺邪门的,自从我从现代穿越到这个不知名朝代的不知名土地庙的签筒里,成为一枚不显山不露水的下下签以后,每一回把我摇出来的都是柴小哥。确然柴醉酩是个极俊俏的,穿一身天青色袍子,衬得他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尤其是一双似笑非笑含情目,不知道勾搭得两江多少姑娘魂牵梦萦。前程也就罢了,说他姻缘不济,丫骗谁呢。

  待老糟头关闭庙门盘点香火钱,我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将签筒里的签哗啦啦都倒出来,挨个扒拉扒拉:“小哥手气不错,这一筒一百张签,下下签就我那么一张,居然也让他给抖落了出来。也是他不通透,物以稀为贵,若是搁几百年后,就算你买了个连号四,只要是头彩,就是大吉。”

  老糟头瞥我一眼:“不过就是个小签妖,人家沾了你,嫌倒霉躲都躲不及,你倒还大道理一套一套的。”

  老糟头正是这庙里的土地神,早些年间香火不盛,自己便溜达溜达不知去哪里抱了一筒灵签来给人解签算命,生意这才好起来。说是灵签,其实假得很。一筒里头满满的都是上签、中上签,哄得人们高兴了,香火自然就好。唯有一枚应景的下下签来彰显科学公正,好死不死的就成了我的原身。

  我本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的新世纪好少女,但行将成婚之际,却被未来婆婆挑剔长相不吉,说我嘴角的一颗美人痣要惹来宅破家贫,算了算我的生辰八字又说命里带煞,死活不同意我嫁入家门。偏我那未来夫婿又是个极其迂腐的孝子,一桩婚事就这么给黄了。时过境迁,不想我穿越而来也是枚下下签,让我情何以堪。

  老糟头的话实打实地戳中了我心窝最柔软的地方,刚打算趴回签筒里哭一会儿,门却被倏然推开了。柴醉酩正月朗风清地站在庙门口,冲老糟头一点头,走过去将那签筒一阵摇。只听一阵清脆的竹篾相击声,一根签砰地落地。他捡起来一看,还是我的原身--下下签。

  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个死心眼的老实孩子,就像在一个苹果摊买到了一兜坏苹果,却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来,不是传说中的找虐就是暗恋那水果摊的老板。正当我若有所思地打量老糟头的时候,柴醉酩已经将一块碎银子放在老糟头手里:“老仙,这签我买了。”说完拔腿就走。清风撩动他的袍袖带出酒香微微,正是他们柴家闻名两江的梨花白。

  老糟头扑哧一笑,打断我的深思:“兴许不是柴小哥倒霉,只是跟你有缘呢。”说完又一顿,“他把你的原身拿跑了,你还不快追?”

  二

  签在人在,签亡人亡。我琢磨着柴小哥别是买这下下签回去烧了,那我可就魂飞魄散了。当我在路上拦住柴醉酩的时候,他正捧着个坛子喝得欢畅。我踮起脚拍拍他的肩头:“公子,我找你讨个事物。你怀里揣着的那枚签让给我呗。”

  他早醉了七八分,眯起眼睛打量我:“我看你倒有几分眼熟。”说着咧嘴一笑,伸手就往我嘴角探去,“姑娘你嘴角生着的这颗痣可好生有趣。”

  他这一年多来土地庙来得颇勤,撞见过我出来溜达倒也不稀奇。我见他醉得糊涂,也懒得跟他废话,探手去他怀里摸索。却逢着他含着酒香的呼吸在我脖颈里轻轻一熨,烫得我险些跳起来。他带着怅惘的表情捂着胸口:“你要这玩意做什么?要倒霉的。”说着突地一笑,神秘兮兮地凑到我耳旁,“待我回去,烧了它。”

  这可不是说着耍的,我方一怔,就看见他抱着坛子软在了路边上。他喃喃说道:“若是你这痣再往下长三分就好了。”

  我摸着自个的美人痣嘟囔:“往下长三分又如何,便不是破败相了。”

  他呵呵笑了:“若是再往下长三分,我就娶你。”

  不知道现在的富家公子是不是说话都这般跳跃,我好心情地抱着膝盖蹲在他旁边:“这话怎么说?”

  他的眼眶竟然莫名其妙地红了些,嘴角却带着笑:“我命中带煞,天生的倒霉。这一年多来回回求出的都是下下签。原先求前程求姻缘也就罢了,这次求的是家宅,委实要娶个带福禄相的姑娘压一压了。”

  他这话说得真是忧伤,我决定让他梦想成真。当我对着一抹小铜镜施出微薄法术让嘴角的痣硬生生往下移了三分后,老糟头出现在我身后,面带忧虑:“拿了原身赶快回来,人家都够倒霉了,别再沾惹人家了。”

  我暗暗咬紧了银牙,面带桃花地敲响了柴府的门。

  柴家是做酒水生意的,凭着一品梨花白驰名两江。只是这两年生意有些不大顺遂,推出的酒酿圆子、酒糟梨花糕都卖得不大好。照我看来这是因为柴家试图扩宽市场,却没有抓准重点方向的缘故。而柴家却将这些都归罪到二公子柴醉酩驰名两江的倒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