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哪狐不开提哪狐

作者:萌教教主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第一章春色穿越

  忙了一天,果然很累,叶欢伸了一个懒腰,趴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看着XX小说网站,打算看本小说缓解身心。

  此时,一本名为《穿越之王爷饶了我》的文章赫然映入叶欢眼中。鼠标轻点,文案中“高H,慎入”四个鲜艳大红加粗字体格外显眼。

  叶欢笑了,笑得颇诡异。作为一名新时代新女性,自然要用行动表示自己分外支持民众对思想的解放和解锢,誓要为社会的进一步发展与进步贡献一份自己的光和热——所以,她鼠标一点,开始阅读。

  首先开篇,这倾世美貌的宰相之女——也就是女主,要嫁给当朝六王爷。可是,人还没嫁过去,在半路就被一个神秘的高大男人给抢了,二话不说就把女主原地强X了无数遍,事后,扔下了一句“女人,你永远是我的”,便毅然甩袖而去,留给女主一个极度销魂的背影。

  而就在这时,恰好沿路经过一名更加帅气邪魅一笑魅惑二逼的男人。此二逼瞧见女主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当即兽性大发,阴阴笑着大手一挥就把她带了回去。可惜,在自己和女主行男女之事时,却发现了女主已经不是处子之身,当即震怒,二话不说就开始对女主使用十八禁!

  问:为什么女主没有供出自己不是处是因为被那神秘人给强了呢?

  答:因为,女主这朵忧伤的奇葩,在那神秘人强【哗】自己的时候,竟然深深地、深深地,爱上了他!

  这是如何霸气前漏后漏混合漏的一见钟情,这是如何感动世界感动你我感动全宇宙的真爱,才能支持女主爱上一名强【哗】犯!

  叶欢擦了擦额头的汗,表示这必然会成为小说世界未解之谜之最——苦逼犯贱的女主啊,自虐深爱上一朵强【哗】犯究竟为哪般!是命中注定,还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下一期《探索苦逼》将为您展开详细报道!

  再接下去,此二逼男士在十八禁三十六道具通通用了一遍之后,终于玩腻了,丢弃了她。因缘际会下,女主很快又遇到了邻国太子。那太子浅笑着表示对她一见倾人城再见倾人国,竟然要她做自己的妃子!可惜明媚而忧伤的女主不懂他的深情,她只迷恋那朵将自己强X了的神秘男子,因此当即冷着脸对邻国太子假装视而不见。俗话说得好,忍无可忍无须再忍,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杀人放火夜,邻国太子终于憋不住,把她给强x了无数又无数遍。

  就这样,女主每天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因为她深爱的神秘男一直都没有出现,晚上的时候还要接受太子的各种骚扰,甚至还要防备太子身边的女人们的各种毒药。因此女主终于终日叹气抑郁成疾,身体越来越孱弱,什么名医都纷纷摇头表示束手无措。直到,那朵神秘男子再次冷艳高贵地出现在她面前——

  此时,狗血出现了!

  原来这位装逼神秘男,竟然就是她要嫁的堂堂当朝六王爷!

  女主当即觉得整个世界都亮了,原来自己深爱的强、奸、犯,就是自己的夫君!

  ——啊,命运,你的名字叫不羁!

  看到这里,叶欢原以为故事走向就此柳暗花明峰回路转,哪知,最后女主同六王爷一起回国时才发现,丞相府已被扳倒,六王爷早已取了苗疆的公主为妻,到头来,她还是什么都不是,从掌上明珠变作糟糠之妾,不过转瞬之间!

  苗疆公主善妒,用蛊在女主体内种下了毒药,那厢六王爷与公主男才女貌调情好不暧昧,这厢女主独自一人慢慢消逝在了闺床之上,这般凄凉。

  ——明明是肉文,却以悲剧结尾,这不科学!

  叶欢抹了一把眼角的心酸泪,心中唏嘘万千,为女主的痴傻感到惋惜。爱情算什么,男人又算什么,只要她敢,早在一开始六王爷蒙着脸来强要了她的时候,她就应该奋力反抗逃脱生天才对!

  由此可知,作为一名女性,特别是一名长得倾国倾城我见犹怜的女性,自身掌握一门防身技术还是非常必要的。

  若是换成叶欢,必定从一开始,就狠狠地摔那劳什子六王爷一个过肩摔,然后扭断他的手,让他尝尝跆拳道黑带的厉害!

  叶欢一边唏嘘一边感慨,脑中这般想着,终于沉沉进入梦乡。

  “小姐,小姐,快些醒醒!”叶欢正熟睡着,耳边却响起了一道非常急切的声音。

  别吵,什么小姐……叶欢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片刻,睁开眼,却发现入眼的是一片古香胭脂色,身上盖的是芙蓉软香被。

  这……一定是她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一定是的!她急忙伸手揉揉眼睛,继续闭上眼。一分钟后,重新睁开,可眼前的流苏红鸾帐风骚依旧,并未消失。

  她浑身一滞,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

  “小姐,您可算是醒了!”她正沉思着,耳边却响起了一道非常急切的声音。她侧头一看,但见眼前这位小丫头一身非典型性古装行头,从其素雅的小长裙和款式简单的短上衣目测可知,来人身份定是丫鬟。

  为什么入眼的会是《宫锁猪帘》或者《步步惊雷》模式?!想她堂堂双十好年华,跆拳道馆一朵花,好歹也该《后宫真烦传》模式来一发吧?!后者好歹也是女王大人啊!

  见叶欢没有反应,小丫鬟又从左边拿过一件火红的嫁衣,急道:“小姐,快些起床梳洗打扮吧,六王爷的轿子很快便上门来了,桃儿现在先帮小姐把凤冠霞帔整理妥当,小姐,您就先别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