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美人蝎

作者:宸烟词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

  (一)含笑美人毒

  天色阴霾,隐隐吐露一层可怖的雾霭。

  顾府的吊灯忽暗忽明,惹得雕花洋床边的下人有些慌乱。他们迷茫地看了看床上被病痛折磨的半死不活的老人,又瞥了眼书桌上刚喝完的药,和一旁因疲劳过度而小憩的女子,默然无语。

  半晌,女子疲累地移步床前,握紧老人枯槁的手:“爹,别等了,二哥不会来了。您有什么遗言,便说给我吧。”

  女子说着跪下身子,伏在老人苍白干裂的唇前。老人的唇一张一合,双手颤颤巍巍地从锦被中伸出,将一张薄如蝉翼的图纸递给女子。

  女子一面打开图纸,一面听着老人的遗言。他说:“夜来,将图纸里的红玉扳指交给你二哥,有了它,你二哥便是下一任督军。”

  说到这里,顾夜来握紧老人苍白的手,满目泫然:“爹,你放心,女儿一定会好好继承您的位置。”

  话落,她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笑。老人则突然瞪大了眼睛,双手双脚胡乱蹬着,一脸的怒气来不及倾泻,便一口气上不来,两眼翻白了。

  顾夜来见此抚额,撑着床边雕花栏,对着跪在地上挤眼泪的下人道:“去麻将馆、歌舞厅、戏院,通知大太太、二太太、三太太,说老爷去了。再打电话给剩下的六位出去旅游了的姨太太,说老爷去了。”

  顾夜来淡漠地吩咐完,挥挥手让一干人都下去了,独自坐在书桌前,看着老人逐渐冷去的僵硬身体冷笑。

  “好毒的女人……”暗夜中,有人不请自来。

  “过奖。”顾夜来故作镇定,一双素手干练而利落地触碰到腰上配枪。

  “倒是个大方胆大的美人。”有声音从顾夜来身后缓缓传出,莫测如鬼魅。还不待她反应过来,一双有力的大手已环上她盈盈腰身,唇齿间吐出温热的气息,落在她绾起的长发后,带着湿气和暖意。

  眼见不速之客手法利落地取掉自己腰间配枪,顾夜来也不多说什么,大大方方转了身子,白皙的双臂绕过男子后颈,长长的睫毛在昏暗的灯火中扑扇,倒与那歌厅小姐有几分相似:“先生用这么温柔的方式取掉我的配枪,想必是怜香惜玉之人,夜来有什么可怕?更何况,先生如此艰辛地夜访顾府,总不至于只是为了杀我吧?”

  她试探性地询问,音色却暧昧而神秘,且一并将自己的身份透露。顾夜来,顾氏督军之女。

  “顾美人,东西是你自己交出来,还是我动手搜?”男子言语间利落果断,更甚顾夜来三分。

  可明明是这样狠戾的话,从他嘴里出来却平添了戏谑风流。尤是他还不待顾夜来答话,那双手已先探上她肩畔脖颈,继而掠过她三千青丝,取下木色锦簪。

  “先生不会以为,我这肩上、颈上、发上,藏了你想要的东西吧?”顾夜来正说着,眸子有意无意地露出惧色。

  下一刻,木色锦簪已应声而断,里面滚落出妖红色的扳指,如血灼人,与方才老人交给她的,几乎一模一样。

  “顾小姐怎么就那么笃定我找不到呢?不过我来晚了一步,顾督军已经死了,我还以为真没机会了。如此,倒是商丘多谢顾小姐相助了。”男子轻笑,缓缓松开了被自己禁锢的顾夜来。

  “哦?先生怎么知道你想要的东西一定在木色锦簪里?”借着昏暗的灯火,顾夜来唇角照旧勾起诡异的笑,一双眸子却闪动着求知的欲望。

  “猜的。刚才我擒住你时你没有一点惧色,可偏偏我的手一路探上你这三千青丝时,顾小姐你眼里一闪而过的惧色,出卖了你。”男子说着,身子已离顾夜来数步之远。

  临窗,男子信手拈起一朵夜来香,弹指飞到顾夜来凌乱的发丝上,带着玩弄的笑:“顾小姐,弄坏了你的簪子,真是抱歉,这花就算补偿了。不过顾小姐可要小心,闻了这花香,可别喝桌上的药,会中毒的。你瞧,床上那个可怜虫顾督军,就是这么死的。”

  言尽,男子轻笑,推开雕花的窗,隐在夜色之中。初秋的冷风顺着被推开的窗缝灌入,冷冷的寒意,不解人意地撩起顾夜来散乱的发丝,拂动她一裙水蓝色的半开旗袍,宁静而忧伤。

  (二)宅院深几许

  顾督军深夜暴毙的消息,是在第二日传出的。

  整个顾府挂满素缟,大片大片连着,宛若一山雪色夜来香。

  来吊唁的人不少,可大多都是虚以委蛇,顾夜来清楚得很,也随意敷衍着。倒是不远处,大太太和几个阔太太聚在一起,商量着下次打麻将的时间地点,而右手边,二太太白色的素衣里,还穿着昨夜在歌舞厅妖娆艳丽的服饰。至于三太太就更不必说了,她脸上浓妆重彩都还来不及洗掉,听说昨夜她与城南唱旦角的戏子合戏合得很是舒心。

  至于顾夜来,她忙着招呼假情假意的客人,顺带装出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往送宾客。

  嚷嚷得久了,终于有人从宾客中站出,带着看好戏的声音调问:“如今,谁来承袭督军之位?”

  此言一出,大太太忙站出来,说夫不幸离去,自然由她先代管。而二太太忙配合说要协作。至于三太太,不慌不忙地推出自己身后的孩子顾白希,说督军之位,自然要有老爷膝下男儿接替,二少爷赶不回来,就应该让三少爷先领着,怎么也轮不到妇道人家凑热闹。

  “各位娘也不必争,父亲死前,将这血扳指给了我,当时在场的丫鬟都可以作证。”顾夜来适时出声,并不忘在众姨太惨白的脸色下缓缓从配枪枪口处,取出一枚血色的扳指。那是顾氏军阀权力的象征,顾府的人都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