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徒儿,为师被妖精抓走了

作者: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简介:她堂堂一只萝卜仙,今生何其有幸,竟收了一只白兔子做徒弟。最后的最后,她果真被那兔子给吃了……

  1.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萝卜山上云烟缭绕,仙气茫茫,萝卜洞内千沟万壑,九曲回肠。

  仙山上住仙姑,仙姑却爱种萝卜。

  一棵两棵三四棵,粉嫩嫩的小萝卜冰雕玉琢般,被看护得甚好。阿萝皱了皱眉,将油纸伞遮在柔弱的萝卜之上。

  “昴日星官忒尽职了,一大早就把日头打得这般毒,可别晒伤了我的娃娃。”

  远处两个仙官腾云而来,落在那撑伞的绯衣女子跟前,见坑里形态各异的萝卜精一个个眨巴着眼睛打量他们,心里顿时一暖,又朝那女子恭敬作礼:“姑姑好兴致。”

  阿萝抬头,见是天界来的仙僚,也甚是客气。

  一番寒暄下来,才知那妖界的主子突然性情大变,原本温和细腻的妖王,突然变得暴虐乖张,在六界处处生事,祸乱苍生。细问下去,才知原是那妖王本就有断袖之癖,最近新得一美人,自然宠爱有加。只是红颜祸水,那美人时时怂恿妖王为非作歹,天帝看不过眼,下了天令,号令群仙将妖王及其断袖绳之以法。

  阿萝会意,原是要她帮忙抓妖啊,顿时心潮澎湃,难以自持起来。

  仙官笑笑,从袖里掏出个画像,递给她看:“陛下请众仙于后日在凤凰山围堵妖王,请姑姑一定到场。这是妖王那新宠的画像,若妖王难擒,也定要拿下他的枕边人。”

  阿萝接过来,那画中小妖轻纱拂面,只露一对长眸,七八分的描摹已尽其妖娆,只是眉目觉得眼熟,却又一时想不起在何处见过。

  到了缉拿妖王的日子,阿萝骑着苍狼赶到凤凰山时,才知瓮中捉鳖的消息走漏,妖王早有准备。凤凰山妖民成岭,众仙虽高强,却也寡不敌众,败下阵来。

  阿萝遥望,凤凰顶之上,妖王身边站着一位曼妙的白衣男子,遮面的白纱时不时随风扬起,顷刻间颠倒众生。阿萝咽了下口水,想必这便是妖王断袖的对象。从此角度望去便觉这美男更是眼熟,隔着千军万马,那尤物仿佛也朝她这边看来,眼神交汇下,阿萝甚至喘起粗气来。

  见妖王大笑,对着妖兵们做出撤退的手势,翻身而去。那尤物倒不急着走,依旧站在山巅笑望众生。阿萝大觉不妙,擒贼先擒王,擒不到王便擒王的男人。阿萝拍了拍狼屁股,苍狼载着她一跃而上,见那尤物转身要走,急忙脚一蹬,朝他一扑而上。

  众仙登时目瞪口呆,只见阿萝抱着那尤物顺着山间滚了下去,颇有同归于尽之势。

  相抱而滚时,那尤物不忘怜香惜玉,时时将她护在怀里,幸而撞到石壁之上,滚落的二人才终于停了下来。

  阿萝骑在他身上:“落到我手里了吧……”伸手去揭他面纱,“让本姑姑好好看看你长什么样子。”

  面纱被除去,那绝美的人儿一脸促狭,得意地笑望着她,对阿萝的满脸震惊颇为满意的样子。

  阿萝捂着嘴不敢相信,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轼雪……”

  那男子把胳膊背在脑后枕着,怡然自得地对她说:“师父大人,好久不见。”

  2.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阿萝万万没想到,妖王将美人留在山头实是调虎离山的诱饵,妖界的目标竟是阿萝!

  等妖王率军将阿萝和她身下男子围得里三圈外三圈时,众仙想要施以援手已是回天乏术,眼睁睁地看着阿萝被抓回妖界。

  妖王断袖,自然对她没什么兴趣。阿萝仔细盘算,想必打她主意的人,是她的好徒儿--轼雪。

  阿萝被关押在轼雪的内殿之中,灵力被封,由专人轮番看守,整日如坐针毡。

  轼雪翩翩而入,吩咐几句,妖仆应声而退,只留他们师徒二人,气氛顿时有些古怪。

  阿萝透过串串珠帘打量着眼前的男子,这当真是她曾悉心教导多年的徒弟吗?

  脸还是那张脸,怎的气质会变这么多?原先他多乖巧啊,如今变得邪魅狂狷了,倒叫她不大敢认。

  当年他糊里糊涂闯到她的萝卜山时,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模样。

  她这萝卜山上鲜有人至,周身一圈结界罩着,除了花果鸟兽,再无别的什么。这山原本不叫萝卜山,只因山上出了她这么个萝卜仙,从此萝卜势力遍布山野。

  果蔬修仙本就不易,她因着几分灵性,加上勤勉,一万多个日日夜夜过去,终于修成个小小散仙,果蔬系族也总算因她而扬眉吐气。虽本形不算体面,只因年岁不小,众仙们对她倒是敬重,见面也总姑姑、姑姑地唤。

  她犹记得那日,灼华山的清一道长说要送个小徒弟给她,她早早地便起床,跑到萝卜洞外晒太阳,一时舒坦,便放肆地现了原形。

  日光下眯眼小憩着,突然就觉得脑门生疼,睁眼一瞧,竟是只红眼白兔正露着两颗大白门牙肆无忌惮地啃着她。

  反了反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看我怎么收拾你!

  阿萝急忙钻入萝卜坑里,幸亏她平日闲来无事就喜欢挖个坑啥的,又特地将每个坑底部打通,坑坑相连,方便逃窜。

  那白兔见萝卜钻入坑里,不一会儿又从另一个坑钻出来,急忙去扑。萝卜又钻入洞中,复又从另一个坑钻出,摇身一冲,在白兔脑门上来了个结实的栗暴,紧接着又钻入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