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爆头!你为什么要放弃治疗?

作者: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大家好,我是浅仓哥哥,在这里我随机采访一下编辑部的妹纸——

  浅仓:你为什么放弃治疗?

  玛门:我不知道啊!不要问我啊!我没有放弃治疗啊啊!

  (玛门:总感觉哪里不对啊……)

  夜祺:安泽西,你要不要再抢救一下?

  哟西!

  前几天小崽子们打着“活捉夜祺殿,烧死异性恋”的口号杀到编辑部,但被我机智地躲过了!朕收到线报后第一时间率领“桃夭美男团”去市场调查咯!

  被长沙的烈日烤了A面烤B面,终于调查了一圈回来,尿流满面滴发现,小读者们居然敢叫我“兔崽子”了!这太过分了嘤嘤嘤!

  昨晚我、安泽西还有另一个妹纸去洗桑拿(……喂!正规的那种!),一直HIGH到凌晨一点,实在太晚了,就让他们跟我回了公寓,打算让安泽西跟我睡,妹纸睡客房。我洗漱完毕困得要命准备去睡觉,回头看了一眼安泽西,准备叫他一起进来睡,结果他仿佛忘了我的存在,蛋定滴坐在妹纸身边,拿起报纸开始翻看(大半夜看报纸,你这是在装×你造吗?想和妹纸搭讪就直说好吗!)……

  于是我咳了一声,好心提醒:“小安子,我先进去了,你快来哦!”

  安泽西从报纸后面探出半颗脑袋,并抛来一个“等我”的眼神:“嗯!你先去,我马上就来。”

  结果,直到凌晨四点他都没有进房间……(玛门:所以殿下,你一直等到四点哦?)

  躺在床上的我,纠结得要命。又想冲出去大吼一声“放开那只小萌神”悍卫安泽西的贞操,又害怕刚好撞见马赛克场面……当然,也不排除安泽西自己也想发生点啥的打算。

  毕竟一个人寂寞,不如两个人做点什么……

  第二天,我和安泽西各怀心事,顶着两只巨大的熊猫眼上班。

  在车上的时候我问他:“其实昨天晚上……”

  他正直地回答:“唉!别提了……昨晚我陪那个妹纸聊了一整晚……唉!女人真能说!”

  ……你妹!说吧你为什么放弃治疗?!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扑上去用尽各种方法让她闭嘴吗?我终于知道这货为什么找不到女朋友了,你还是找男朋友吧!

  浅仓:是我放弃治疗了吗?

  长沙持续高温三十天,大优势领先全国一百年(……),各种夜宵摊子前聚集了从四面八方涌来的编辑……

  这次我的夜宵伙伴是月儿和安泽西他们,驻站摊点当然是口味虾。由于月儿前些时间刚刚因为急性肠胃炎住院,所以去之前她昂着她骄傲的头颅对我说:“本宫今天只能吃两只,如果我多吃一只你就扇我一耳光,再吃一只就再扇一耳光!”我想了半个小时(……)心想这次应该不会有坑,于是答应了!(浅仓内心小人:呜咽……每次受伤的都是我,上次歌会的时候不小心把“我是异性恋”说成“我是异性念”被桃妖循环无下限地嘲笑我!呜咽……难道不许人家紧张的吗?)

  美味的大虾子来咯!冰镇扎啤来咯!月儿埋头苦吃很快就把她计划中的两只吃完了(她挑的两只绝对是本餐中最大的两只啊!)她吃一口凉菜,看我一眼……

  月儿:要不你先扇我一耳光吧!

  我:……(让她满足了她的愿望啊!)五分钟后!

  月儿:嗷嗷嗷嗷嗷嗷!你为什么扇得这么轻,一点都不重!嗷嗷嗷嗷嗷,我为什么还在吃!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我:……

  十分钟后!

  月儿突然把另外一边脸伸过来,说:仓老师!不要在意,用力打!!

  我见她目光如炬地盯着盆子里仅剩的一只虾子,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夹到自己碗里,这次我下了毒手(……)

  “啪——”。

  月儿一边咬着虾钳子一边哭:好疼!呜咽!为什么打这么重!呜咽……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我哭了……妇女之友好难做啊!@夜祺殿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木卫四:哪个同意你们寄这种东西的撒!

  美艳不可方物的美编大人——果球怀孕了!她平时最爱吃糖,于是有一天有个读者寄了很多很漂亮的从来没有见过的硬壳糖。她开心地拿了一大把,选了一颗拆开后嘟哝了一句:“天太热,糖都融化成这样了!”

  问题是,那……糖纸里面包的不是糖,是避孕×啊!美丽的她差点吃了!还想分享给我们吃!!整个万家丽路(公司外面的某条路)都惊呆了!扶额……

  到底是谁允许你们给我们寄这种东西的!

  陈家豆腐:我为什么放弃治疗?因为大家爱吐槽-_-#

  如果我是一块豆腐,我一定是块蜂窝煤状的豆腐……我身上千疮百孔,全部都是被吐槽的证明啊!

  自从和基友逛街时左脚绊到右脚脸着地摔成鼻梁骨折之后,这件事就成为了大小聚餐必备吐槽事件……虽然我完全不知道它的槽点在哪里(月儿:噗哈哈哈哈哈哈!!我知道!你来问我啊!)……但是直到两年之后我在街上遇到她的前男友,那个熊孩子竟然还记得我是当年那个“脸着地”的女生。

  这次眼睛发炎去医院看医生,医生得知发炎的原因是我对着电脑打了两天的“僵尸”之后用“现在的年轻人”这个句式训了我整整五分钟……好吧这件事的确很值得吐槽……可是中途后边等号的大妈也突然加入进来一起表达对我的鄙视又是肿么一回事啊!诊室没有关门啊!整个走廊都听得到这让我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的教育二重奏啊……于是在我面红耳赤地拿着处方单走出去之后,坐在走廊上的一对男男基友很不给面子地笑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