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亮兵器吧!小道姑

作者:远在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符妖也是妖,也是有人格有自尊的。你当符妖是伤风止痛膏么,贴在心口上护了三百年……

  楔子

  时值阳春三月,乡间小道被晒得暖融融的,道旁一丛桑树上的叶子也在阳光下面衬得绿油油的。树下有个小道童,头发高高梳起笼在乌纱冠里,正对着桑树有模有样地虚空画符,口中念念有词,好不认真。

  冷不丁额角一痛,小道童仰起头来,皱着包子一样的小脸:“桑树精,你耍赖,说好了文斗轮着来。”

  穿着一身青衣的男子一手托着后脑勺惬意地躺在轻晃晃的枝冠上,一手还掂着一团揉碎了的桑叶:“谁耍赖了,你半个时辰我半个时辰。我这都睡了一觉起来身上还毫发无损,且不该轮着我了吗?”说着笑着勾起嘴角,狭长的眼睛也微微眯起,“站在那里别乱动,不然我可不好瞄。”说着信手一抛,揉碎的桑叶就稳稳地落在小道童的脸颊上,沾上浅浅的绿痕。

  小道童僵着一张脸,手却不由自主地发起抖来。青衣男子从桑树上飞身掠下来,捏了捏她的小脸:“今天居然没哭,真是长道行了。”

  小包子脸硬撑着:“你在侮辱一个道士的尊严,我师父和芳酩神君都不会放过你的。”

  一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我叫清拂,是名年方二八的窈窕女冠。一直秉持着自己强大的内心信念与职业操守,在这条乡间小道上跟一只桑树精僵持了多年。这事儿的由来委实是一桩难堪且不堪的往事。昔年我的师父是这宇宙洪荒头一号得道的女冠太慧真人,据说她得道升天的时候,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天空中飘着大朵大朵的七彩祥云。非但如此,连她家中的白凤小乌鸡和中华田园犬也跟着吱吱呀呀升了上去,正是后来昴日星官和哮天犬的先祖。民间还特为师父当年升天的盛景造了一对儿四字成语--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不过师父成仙以后却总不太顺遂,修行一落千丈,渐渐连自己捎上来的小鸡小狗都比不上了。师父是这天底下头一号绝艳的奇女子,也是头一号心高气傲的奇女子。她一怒之下,就从天庭跑出来,转而到人间欺负欺负小妖精来寻求内心的平衡。

  这本是个排解负面情绪的绝好法子,天上很多神仙和神仙的宠物都偷偷用过。尤其是那帮子神仙的坐骑们,每当它们不堪忍受胯下之辱的压力时,就会偷溜到凡间凌辱西天取经的僧人和他的三个徒弟,待压力释放得差不多且被反凌辱的时候,再乖乖地被主人提溜回去。但师父不屑于欺负人类,她通过妖力感测,千里迢迢奔赴一条不起眼的乡间小道,要跟这里为祸多年的桑树精展开终极对决。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远桑,彼时他正斜卧在绿油油的桑树冠头,沾染着玉色的淡青衣裾随着清风轻轻贴服在他身上。他手执一卷书简,幽幽念着人类的诗:“青丝为笼系,桂枝为笼钩。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念着念着顿了一顿,幽幽地叹了口气也是百转千回的,书简垂下,露出一张俊俏的脸,狭长的眉眼本是敛着,轻轻一抬,光华流转。

  师父淡淡评价道:“妖孽。”

  我刚想要点头附和,师父就跟着一句“纳命来!”冲了上去。那一瞬间,我忽然觉得师父之所以道行得不到提升,兴许是因为不懂得欣赏这世间的美丽。

  话说那是一场飞沙走石,不见天日的恶战,双方的法术小光轮在空中嗖嗖地碰的热闹,堪堪打个平手。可惜师父却在最后时刻掉了链子,被远桑一溜绿幽幽的小叶子逼退了好几步。眼看着又一大波闪着妖光的桑叶蜂拥而至,师父在瞬间祭出了天庭上芳酩神君赠她的神符。一阵电闪雷鸣之后,旁观的我为法术所累,无辜地失去了意识。

  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等我再一次在这桑树边上幽幽醒转,早已经不知过去了几个年头。

  我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唤师父,出现在我眼前的却是远桑的脸。他素手轻揽衣袖,握着展开的书简,遮在我上头,明晃晃的阳光透过书简,在我脸上投下斑驳的光斑。远桑见我醒来,露出一丝勾人的笑:“好妹妹,你醒了。”

  我在那一刻,掉光了我有生以来所有的鸡皮疙瘩。

  二道不同不相为谋

  说实话,这世上没有几个女孩子不喜欢模样漂亮的妖孽,换成女冠从某种程度上更为甚之。想那自小清修的小尼姑小道士,本身就对红尘之中男女情爱就多了一层朦胧的向往。何况像我这样以伏魔降妖为己任的小道姑,无形之中更加重了这种禁断的美感。

  也就是说,若我和远桑换个时间地点相遇,没准能谱出什么曼妙的故事也不一定。

  只可惜,在我醒来他对我说的第二句话就让我恼上了他。“你师父不要你了,这也没什么大不了,自此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我从地上蹦起来,扯直了嗓子“师父师父”地叫了两声,然而四周只有被阳光晒得发烫的路和此起彼伏的桑林,哪里还有绝艳的太慧真人。远桑倚在我的肩头,幽幽地说:“我和太慧真人打架都打完了三百年了,你还去哪里寻她?”

  这事饶是我不乐意,也实实在在发生了。在我内心深处深深崇拜着的师父,不仅在跟远桑的恶战当中败北,甚至忙着逃命把我都丢给了敌人。我伤心泪奔,却发现跑不出这桑林。远桑在树梢晃悠悠地搭着腿,间歇吹了个口哨:“忘记告诉你,我和你师傅斗法的时候,她给我加了禁制却不小心加到你身上,你只能千年万年陪我待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