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你要稿子,还是要我?

作者:陈家豆腐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十篇稿子换一个亲亲!】

  纪宣才刚刚打开QQ,抖得跟抽风一样的聊天窗口就霸道地弹到屏幕中央。

  “收到离线文件沐小鱼—我家编辑是上神大人45.00KB”。

  跟着是沐小鱼在对话框里一连串的咆哮。

  “沐小鱼02:22:22:稿子!嗷嗷!稿子!”

  他扫了一眼沐小鱼的头像,那个晨昏颠倒的家伙此时头像还亮着,显然兴奋劲还没过去。纪宣黑线地在对话框里输入一行字。

  “纪宣09:00:05:你……下次能不能换一个题材写?”

  她最近交给他的稿子竟然全部都是男编辑和女写手的爱情故事。每篇故事里的男主不是傲娇就是闷骚,惹得其他编辑每次都看着他偷笑。

  ——这些故事里的男主,分明就是以他为原型的嘛!

  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偏偏沐小鱼还要把自己强烈的性格特点生搬硬套到那些娇艳女主的身上,全部都要多没节操就有多没节操!他每次都要硬着头皮接受主编审稿时似笑非笑的打量——身为一个少女杂志的男编辑,他真的压力很大啊!

  “沐小鱼09:04:55:嗷嗷!宣宣!>3<>

  “纪宣09:05:30:……”

  消息发送出去不到几秒,纪宣的手机在他口袋里一阵不安分地震动,他几乎是带着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屏幕上“沐小鱼”三个字正一跳一跳地闪烁着谋杀他的眼球。

  “不是说了上班期间不要……”随便跟我打电话吗?

  “嗷嗷!纪宣!你今天有没有想我!”

  他的话都还没完全说完,电话那头已经蹿出来某个打了鸡血一般激动过度的声音。周围的编辑们纷纷笑着回头看他,他脸颊微红,掩饰地轻咳了两声走出办公室。

  “……你小点声,我在上班啊!”

  “可是人家想听到你的声音嘛!”电话那头的背景音夹杂着鼠标点击的轻响,纪宣脑海里浮现出沐小鱼把脚翘在桌上看美男图的画面,一阵无语。

  “有事吗?”

  “呜呜呜,你果然不记得了!”

  “……”

  沐小鱼的声音掺杂着小委屈和小雀跃,“加上你今天早上收到的这篇,我已经凑齐十篇稿子啦!”

  “……!”

  杂志社的编辑催稿,人人都有两把刷子。比如纪宣隔壁桌的御姐白凤然,靠的是雷厉风行的办事速度征服旗下的一众写手;比如纪宣前桌的五好男人楚乐,凭借时不时的贴心小问候笼络写手们的心。想他纪宣当年也是堂堂中文系的四大才子之一,怎么到了杂志社以后,催稿的手段就一步步沦落到了……色诱。

  其他编辑们一直都很好奇他究竟是靠什么法宝搞定了半年撸不出一篇稿子的超级大懒虫沐小鱼,然而在纪宣心中,那绝壁是一段打死也不能说出去的血泪史!

  那时天还很蓝,风还很轻,沐小鱼看起来还很……纯良。

  初出茅庐的少女杂志编辑纪宣请她喝咖啡,语重心长地讲了一个下午做人不能懒惰的道理,无意间抬头,却撞见对面那只鱼一瞬不瞬黏在自己脸上的、锃亮锃亮的小眼神。

  “……”

  “编,编辑呀,”沐小鱼咽下一口口水,“要,要是我勤快交稿子的话,会有奖励吗?”

  纪宣以为她是想提高稿费,正想顺带普及一下自家公司的政策,沐小鱼又接着一脸天真地说出了一句让他永生难忘的话。

  “我交够了十篇稿子,你就让我亲一下吧!”

  【写满一百篇再让你亲!】

  又是两人初见时的咖啡厅。

  和沐小鱼的上次见面给纪宣留下的阴影还未完全散去,他始终垂着眼,不愿对上对面直奔九十八度九的灼热视线。

  “其实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你骗人!”沐小鱼义正言辞,“我都查过了,你从小学到现在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接触最多的女性除了你母亲就是学校食堂打饭的阿姨,根本不可能有女朋友的!”

  “……”

  纪宣深呼吸一口气,“我和她是……地下恋情……”

  “你又骗人!”沐小鱼正气凛然,“大三的时候新闻学院的院花当众向你表白你都拒绝了,还曾经一度被同学怀疑是不是喜欢同性!你每天七点一刻出门坐公交,十五分钟到达公司工作到晚上五点三十下班,之后步行回家做饭,晚上的活动基本上就只有看书和上网,根本就没有时间交女朋友!”

  “……”

  纪宣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沐小鱼圆滚滚的眼睛向外迸射着正义的光芒,他想了想,终于发现有哪里不对劲!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凤姐告诉我的啊!”

  凤姐?他隔壁桌的御姐白凤然?那个五次给他介绍女友不成最后诅咒他打一辈子光棍的白凤然?!

  女人真是一种可怕的生物,纪宣赶到一阵深深的无力。

  一时无话,为了缓解一下两人之间怪异的气氛,纪宣只好抬了抬手叫来服务生先点菜。

  “你有没有什么不吃的东西?”

  他把菜单递给沐小鱼,结果她连看都没有仔细看就匆匆跳到“鱼类”的那一页,一连点了剁椒鱼头、糖醋鱼、水煮鱼好几道和鱼有关的菜。

  “……”

  纪宣本着人文主义的关怀精神,强行压制住了把菜单从她手中抢过来的冲动,在那服务生无比怪异的目光中表情僵硬地加了两道青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