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嫁狗随狗

作者:图离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简介:一开始是他天天跟在趾高气扬的妹子屁股后面喊:主人主人,你养我吧!后来变成妹子哭着抱着他的大腿说:大王大王,你收留我吧!到底是谁养谁,这是个问题。

  一、

  军阀混战的年代,各种奇怪的职业人应运而生,诸如我……

  万泰茶馆里,一群穿着长袍的文人正愤慨地说着哪个都统又把哪个少帅给暗算的事。而他们的背景音却是茶馆里的歌女咿咿呀呀地唱着:“明朝风起花应尽,夜惜衰红把火看……”

  我敲了敲正吸着洋烟的报社集团继承人许公子面前的桌子说:“你信不信,不要半个小时,我就可以骗得那边坐着的吴师长独子一条内裤都不剩。”

  许公子吐出一口烟圈抖抖烟灰,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哦?如果你能做到,这五块大洋就是你的啦!”

  我看着那五个银圆淡淡一笑,就款款起身向吴师长独子走去。

  半个小时后,在城外远远地响起了一声炮响后,吴师长独子神情尴尬地捂着命根子从醉欢楼的二楼跑出来,大嚷着:“哎呀,我磨人的小妖精,你把我的衣服和内裤拿走干什么?”

  我在隐蔽处对藏在附近的许公子抛了一个媚眼,许公子就挥手带领一大群记者冲了出来,各种乱糟糟的采访声瞬时而起,吓得吴师长独子忙跑回房里,镇守的军队也冲了出来,顿时场面乱成一团。

  嗬,他以为包下整个醉欢楼就没事了?太小看我沈依依的本事了。我轻声一笑,趁乱离开,甚是期待明日吴师长独子白日赤裸的头条。

  作为一个女骗子我一度觉得自己十分有才,只要几句软话一哄,没有到不了手的钱财。但我没想到我这种有违天和的行为,很快就遭到了现世报。

  我如往常一样,换回水洗的旧旗袍,就朝城西贫民区自己住的地方走去,但很快,我感到有些不妙,因为我被人跟踪了。

  我放缓脚步,想回头给他一下狠的,结果刚转过来一抬膝盖,就看见一张熟悉的脏脸捂着命根子惊愕地看着我,唤我:“依依。”随后他就难受地一头倒在我丰满的胸部上!

  一时,我胸口如遭重击,内心不由刮起了狂风巨浪,翻江倒海,咆哮不息。

  而他竟然任由他那沾满灰尘的脸缓缓从我胸上蹭过,然后下滑到我的小腹!最后他止不住身体的下滑,拽住了我的旗袍下摆。

  这时候我多想尖叫啊,但在看清他的脸后,我心中竟然压抑得叫不出来,于是我只能在过度惊吓后不客气地伸出右脚,把他踢开。

  但是我没有想到他把我的下摆拽得太紧了,是以我一脚用力,“刺啦”一声我的旗袍就被一下子往上裂开了,露出了我娘以前给我缝制的花色红亵裤!

  我终于忍受不住光着大腿的刺激,惊声尖叫起来!而他也忍受不了痛苦昏了过去。

  这时不知从哪里的墙上爬起来几个小屁孩,看着我就拍手叫唤起来:“哦哦,大美人穿着花裤衩!哦哦,大美人光着白大腿!哦哦,大美人旁边还躺着壮汉!”

  一瞬间,我觉得我有生以来二十几年的脸面都要被这个男人给丢光了,我欲哭无泪、恼羞成怒、气急败坏地捡起一块石头就往那墙角扔去,几个小屁孩拍着手嬉笑着一哄而散。我忙巡视四周,最后目光停留在那个男人身上的长衫上。

  一刻钟后,扒光了他的长衫给自己穿上,勉强遮住了裸露的大腿,随后我起身踢了踢男人裸露的上半身冷冷道:“喂喂,你别给我装死,你今天把我给害惨了,快点赔钱给我!”

  但男人毫无反应,于是我又踢了几脚,才惴惴不安地去探他的气息。

  他没有什么大碍,于是我自认倒霉地离开了。

  但走了没几步,我心中又不安起来,因为那个男人看起来像惨了我之前骗的掉落悬崖的大少爷苏末寒,所以一开始他贴着我的胸的时候,我才会既隐忍又害怕,但现在我确定他还没死,那我是不是要第二次对他不闻不问?

  我想着之前因为他掉落悬崖而心中内疚爆棚,又看着他现在脏乱的模样,疑似死里逃生,内心便纠结起来。

  最后我决定返回,把他扶到一个客栈里给他请了大夫再行离开。

  但事情的发展,让我有些始料未及。

  二、

  想我堂堂一个妙龄女子,最后竟然要披着男人的衣服,扶着一个上身半裸的壮男去客栈。

  于是大道上的街坊领居都纷纷出来围观了。

  大妈一:“啧啧,现在的女子真是好生豪放,竟然私自迷晕了壮男,去客栈开房。”

  大妈二:“唉,我倒是觉得那男人生得不错,虽然脸上脏了一点,但身上的肌肉实在是太令人心花怒放了。”

  大妈三:“可惜一个好好壮男被贱人给糟蹋了。”

  大妈四最兴奋,大声叫嚷着:“他那方面一定很行!很行!!”

  我听着那些不堪入耳的言论,不禁脸上无光、悲从中来,最后我一咬牙,把他从客栈门口又扶回原来的侧街了。看来,现在这个样子带他去客栈实在太招摇了,因为我哪里想到这个看上去挺瘦的浑蛋脱了衣服肌肉那么明显,还真是应了那句话,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啊!

  于是我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把他带回了家。

  ……

  回家后,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扔进铺了稻草的柴房,然后气息喘喘、胸口起伏地回自己房里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