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亿万大人物

作者:东尽欢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上期内容回顾:龙泽带着薛彤去逛街碰到了以前的老同学,按理说薛彤是找到了救命稻草,可是她并没有,再多的话和委屈都憋到心里,就这样龙泽还让人把这个老同学悄悄处理掉,这让薛彤的心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薛彤咬了他一口,自己倒是哭了起来,胸膛剧烈起伏,一抽一抽地顺不过气来。

  龙泽将她抱过来,轻拍她的胸替她顺气,薛彤拍开他的手:“滚开,不要碰我,你这个心狠手辣的恶魔!”

  “够了!”

  “你滚!我死也不要你管!”

  她挣扎得太厉害,头一下子撞在车厢顶,发出一声闷响。她想推车门却又推不开,打开车窗,不要命地探出头,龙泽怕她弄伤自己,连忙用力将她牢牢制住。

  两人在车内打闹半天,薛彤最终力乏,泪如倾盆,龙泽面上也是气呼呼的。

  气过、恼过,薛彤还记得陈剑的事,哽咽道:“今天遇到的人是我以前的同学,只是碰见打个招呼,你要是一点道理都不讲,你就尽管去做。我不是你,不能视人命如草芥,欠了别人的命我也不活了。”

  龙泽妥协:“我们就当今天的事没发生过。”

  薛彤任他抱着,眼角余光瞥见的外面大楼次第闪过,像快进的电影迷离不清,遥远恍惚不似自己的世界。

  晚上睡觉的时候,关了灯,周围一片黑暗,她听到他很轻声地说了一句:“等赌赛一结束,我们就回海岛。”

  薛彤闭着眼睛没有睁开,他只是通知她一声,就算不通知也是没什么关系的。回不回海岛有什么差别,就算没有那一道白色围墙,没有一望无际的海水,亦是处处牢笼。

  龙泽也没再说话。

  两人背靠着背僵持而卧,夜深时突然下了雨,惊雷阵阵,窗户边透过刹那的光亮,他翻了个身看着她,她闭着眼很安静,没有白日里那般张牙舞爪,句句伤人,绵密的睫毛投下浓厚的阴影。他在她背后小心地抱住她,颈背相贴,动作小心翼翼,像怕惊飞梦中的蝴蝶,他低低的声音隐在雷电之中:“薛彤,我爱你。”

  也许是因为下雨了,她睡得始终不安稳,梦呓中低低唤出:“妈妈……”

  那声音带了几许呜咽,他对亲情没有确切的感受,他只是抱着她,感受着她微微的颤抖。

  许是为了让她安心,翌日午饭时,他道:“如果你担心你家人的生活,我可以帮你寄一笔钱过去,足以让他们生活无忧。”

  薛彤拨弄着碗中的蕨菜,低垂着头,让他看不清她的表情:“不用。”

  疏离中带了几分警戒,龙泽有钱她是知道的,但她不愿意透露家庭信息,此时他喜欢她,不在乎钱财,明天,也许就会下黑手。

  她握着筷子半垂眼眸,斜眼看到橱柜上摆着一只古瓷花瓶,迎光的那一面白晃晃的,晃得人眼睛生疼。几丈远的落地窗外混沌一片,不是云,不是海,只是一片虚空。

  雀圣大赛的决赛很快到了,薛彤没去现场看,只是在电视上看到了龙泽的身影,四方的麻将桌边,他不像别人满脸严肃眉目凝重,依然是那副悠闲的样子,嘴角微扬,似笑非笑,与其说是自信,不如说是轻蔑与傲慢。屏幕上半侧脸的样子很迷人,看得薛彤有些恍惚,分不清他离自己是近还是远。

  当晚,龙泽捧回来一个一尺多长的金灿灿手杖送给她,像是考了满分的孩子,眼神亮闪闪的,带着得意和期盼。

  薛彤配合地弯了弯嘴角:“挺好看,谢谢。”

  语气很淡,不太上心的样子。

  他笑着拢了她的头发,十指从她发中穿过:“明天我们就回去。”

  他嘱她收拾一下,这阵子买了不少东西,床头放着的半人多高的泰迪熊,衣服鞋袜之类的东西收拾了好几个箱子,坐直升机的话恐怕放不下,薛彤淡淡道:“要不然坐船回去。”

  大海那么大,天空那么高,站在甲板上举目四望,上是无极的宇宙,下是无底的海水,人变得很渺小,所有的烦恼在浩瀚的宇宙面前都是微不足道的。

  龙泽点头应了下来:“我待会儿安排。”

  他所谓的安排就是打电话给程天行,让程天行料理好一切,薛彤洗澡出来听到他打电话的声音,不像是商量更像是指示:“我明天改坐船回去,你安排一下游艇。”

  ……

  “不要那艘,要流鹰号。”龙泽干脆直接。

  那头似乎拒绝了他,他皱了皱眉,语气不善道:“你不会叫人开回来吗?我明天下午才走,现在往这里开也赶得及。”

  ……

  “你看着办,我明天就要乘流鹰号回去。”龙泽毫不客气地挂了电话。

  听起来是他想要的那艘船被程天行派去做了别的用途,薛彤拿着毛巾擦头发:“你每次跟你的老板说话都这么不客气吗?”

  “他算什么我的老板?”龙泽睨了她一眼,“他的事业有一半都是我帮他得来的,要他安排一艘船都磨磨蹭蹭,真是不好,我还是自己买一艘来得方便。”

  “可是他毕竟付钱给你,在电话里倒也没什么,要是在人前也这样,就扫他的面子了。”薛彤提醒龙泽,那样的话程天行一定会介意。

  “你放心,他不会介意的。”龙泽笑了一下,“他这个Y市的老大还是我帮他坐上的,我也没跟他要多少,他应该感激我!”

  龙泽说的是实话,程天行刚遇上龙泽的时候在Y市也就是一个普通角色,他看到了龙泽的潜力,赌博是为他揽聚势力的很大一方面,那些前进道路上的障碍他有办法扫除,不好办的时候再让龙泽协助,或收或杀,杀手和局谋相配合,再加上龙泽,无往不利,几年内将Y市的老大之位收入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