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高攀不起

作者:陈家豆腐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现在】

  江善没想到还会再见到叶允真。

  那时她刚刚参加完N市绿色企业联盟的年会,会场外边是一大片绿地圈绕的塞车道,Z跑车为了宣传新出的车型出动了一整个跑车车队环场。她擦着包围赛道的条幅经过,这时跑车中的一辆后盖里突然冒出浓烟,在行进中险险停下,引得跟随其后的其他跑车也是一阵急刹。

  事故车的车手被负责人从驾驶室里拎了出来,劈头就是一顿痛骂。江善挤过重重围观的人走上前,那个负责人看到是她,立刻收起一脸怒容,挤出一个古怪又僵硬的笑。

  “江……江记者,怎么是你?”

  江善看了一眼那个被骂得垂头丧气的车手,他的脸藏在头盔里边,也看不见是什么表情:“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没……没事,”负责人紧张得直搓手,“可能是操作不当引发了一点小故障,呵呵呵,这种小事故也是很正常的嘛……”

  他明显在说假话,江善越过车手的肩膀看到他身后那辆还在冒烟的崭新跑车。如果换做十年前,她会毫不犹豫地深挖这宗事故的原因,但她如今的高度和地位都太过来之不易……江善飞快做了一个选择,最后决定当作什么都没看到。她对着负责人笑了笑,转过身准备离开。

  几乎是她转身的同时,那个一直沉默的车手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

  “你还有脸哼!”负责人明显是被那声冷哼激怒,也顾不得江善还没走远,“你说说为什么所有的车都没出问题,一到你这里就冒烟了?!我告诉你,今天这里全部的损失都要由你一个人来赔,叶允真!”

  江善的身体在听到最后那三个字时倏然绷得僵直。

  负责人一只手直接戳上车手的头盔,仍在喋喋不休:“把头盔拿下来,衣服也给我脱下来,这全部都是公司的东西!明天起你……啊!江……江记者……你怎么又回来了?!”

  江善却并不看她,只是怔怔看着那个冷哼之后就再无声息的车手,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轻颤。

  “叶……叶允真?”

  被叫到名字的车手只是稍稍向她的方向偏转了下头,像是连回答都懒得回答。他解下头盔的拉扣丢回给还摸不清状况的负责人,转身就走。擦过江善的时候就像越过某个丝毫没有存在意义的障碍,江善却看清了他的脸。

  真的是他。

  “叶允真!”

  她已经顾不上负责人张大到可以吞下一整只鸡蛋的嘴,跑了两步拽住叶允真的袖子:“我是江善,十年前报道那宗车祸的记者,你还记不记得我?”

  叶允真的脚步终于顿住,回头看她,眼神和声音却都冷得像是要把她冻成冰块。

  “滚。”

  【过去】

  “你真的确定他是那个叶允真?”

  “废话,N市能有几个叶允真!”

  十年前江善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新人记者,空有一腔想要惩恶扬善的热血,在高手云集的电视台却连独立采访新闻的资格都没有。

  那时已经将近夜里两点,在交警大队的表弟却突然打电话给她:“姐,我现在正在出警,平衡大道上发生了一起车祸。”

  “哦……”江善睡得迷迷糊糊,并不明白平衡大道上的车祸和她有什么关系。

  “姐!”电话那头一声恨铁不成钢的咆哮,接着又重新压低了声音,“我刚刚检查过那个肇事司机的驾照,他叫叶允真。”

  江善一个激灵彻底清醒过来。叶允真,叶允真,N市谁不知道副市长叶和宝贝得不得了的儿子就叫做叶允真。她飞快地下床换上外出的衣服:“现在情况怎么样?”

  “被撞的是个五十几岁的男性,好像伤得挺严重的。救护车估计很快就到了,你赶紧来!”

  “我马上到。”说话间她已经走到玄关换好了鞋,又想起什么,顿了顿,“这件事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

  “没有啦,我是背着老大跟你打电话的,你快点呀!”

  平衡大道附近的路都在翻修,江善赶去的时候救护车还没到。肇事车辆在撞到人之后刹车不及时又撞上了路边的绿化带,这时整个车前盖都已经严重地凹陷进去,挡风玻璃也碎了,可以推断出事时的车速有多快。她对执勤的交警出示了记者证,终于在路边找到了抱膝蹲在地上、一脸彷徨的叶肇事人。

  “你好,我是市电视台的记者江善。”

  路灯下叶允真抬起脸望向她,在看清她手里拿着的迷你DV时,眼中终于再也藏不住害怕和慌张。

  “我……我不是故意的。”

  他们都知道这起事故的性质有多严重,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二起官员子女驾车超速引发的车祸,上一起车祸的肇事者生生碾断了一个小学女生的双腿,结果肇事者父亲给了受害人一大笔钱,最后法院判得极轻。

  判决下来,舆论哗然。几乎全部的言论都一边倒地偏向了那个小学女生和她的家人,所有人都认为是那个肇事者的家庭在背后使力歪曲公正,民众的愤怒也被掀到了最高点。这种时候如果叶允真的新闻被报道出去一定会引起社会高度的关注,而作为第一个报道这起事故的记者,她也一定可以重新得到台领导的重视……

  不远处那个躺在血泊之中的身体动了动,江善吓了一跳,转身打算去那边查看,叶允真却突然拉住了她的衣角。

  “求求你……这件事和我爸爸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