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莫愁

作者:凤翘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当李莫愁爱上黄药师

  (1)

  彼时李莫愁十五岁,小龙女还没有出生。

  练功走火入魔的李莫愁与穿马路出车祸的我在宋朝某个活死人墓里合为一体。一想到若干年后我就是那个永远处在更年期的赤练仙子我就十分惆怅。

  师父以为我到了思春的年纪,语重心长同我说,“古墓派弟子终生不可踏出终南山,除非有男子愿意为她付出性命。”

  她成功扼杀了我一颗骚动不安的心,在古墓中,别说男人,连个太监都见不到。

  傍晚时分,我怀着一颗钓男人的心在河边钓鱼。孙婆婆端着新酿的蜂蜜打我眼前经过,她告诉我蜂蜜是拿去招待客人,而这个客人是个男的。

  这是振奋人心的好消,感谢上帝同我一道穿越听到祷告。我便暂且不对男人的容貌年龄家境做出要求。

  我躲在石门后面偷看。

  那人侧脸有柔和弧度,执杯的修长手指骨节分明,戴一枚青翠的羊脂玉扳指。他安安静静坐在那里,像光影中的剪影。

  我看清他的脸,很好,就算不吃春药我也能爬上他的床。

  但我忘了重要的一点,我十五岁,我只有十五岁,我才十五岁!

  “在下已到而立之年,担不起姑娘如此厚爱。”

  是夜,当我不知廉耻摸进那人房间,看到他就着如豆灯光擦拭玉箫而不是卧床高睡时,我迅速改变了霸王硬上弓的策略。

  然而面对如花似玉的寂寞美少女的深情表白。他以年龄差距将我拒绝。悲痛欲绝之下,我掩面哭泣,“既然小女子一片真心遭公子践踏,那小女子也没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

  撩起裙摆,助跑,撞墙。

  “嘭”

  奶奶的,居然没有拉住我。

  只是笑,事不关己的模样,果然是高人。

  好在我也不是真的想死,待得眼前星星散尽,揉一揉淤青额角龇牙咧嘴道,“《玉女心经》。”

  高人神色一敛,终于为之动容。

  哈哈哈,这才是我的杀手锏啊。他此番上终南山,闯活死人墓,便是向师父借阅《玉女心经》。《玉女心经》是本门独门秘籍,任他是谁也不能使师父动容。

  我自然也不会大逆不道。没有了《玉女心经》,XX年后,小龙女和杨过如何赤身裸体男女双修增进感情?

  不过闲暇时我曾将《玉女心经》译成英文打发时间。现在英文版《玉女心经》就摆在他面前,我笑意盈盈,“带我出谷,我帮你译回来。”

  高人目光如炬,“大不列颠文?姑娘懂得不少。”

  嗤——吐血——这也认得?

  “在下黄药师。”

  噗——我要吐血而亡了。

  (2)

  黄药师具有高尚品质,并不是过河拆桥的主儿。

  为防事出突然刺激到师父,我同他做了一系列铺垫。比如月下谈心啊、围炉煮酒啊、眉来眼去啊、切磋武艺啊。他游历四川,见多识广,有独到见解,确确实实是极品一枚。

  待得出谷那日,他同师父说,“我与李姑娘情投意合,还请前辈成全。”

  师父深知“女大不中留”的道理,长叹一声后接受了事实,她厉喝,“孙婆婆,看茶。”

  两杯清茶,生死有命,毒是无药可解的鹤顶红,古墓派的规矩真是要人命啊。

  我偷偷告诉黄药师,“放心大胆地喝,我担保两杯茶都没有毒。”这是多年浸淫古装电视剧和言情小说得出的结论。

  所以黄药师把两杯茶都喝了,成功塑造了至死不渝的痴情形象。

  他十分信任我,我小小的感动了一把。

  (3)

  啦啦啦,我是出笼的小鸟,呼吸新鲜自由的空气。当我肆意奔跑在温暖明亮的阳光之下,感受着祖国万里河山之际,跟在身后的黄药师“咚”一声晕过去了。

  他中毒了。

  这是恩人,不能见死不救。我俯身,琢磨来个人工呼吸,但无从下口。这黑黑的嘴唇啊。

  “李姑娘不是说两杯茶皆是无毒吗?”

  我在舍己为人的当口犹豫不决,昏迷的人蓦然睁眼,一只手轻轻扣上了我的后颈。

  回答稍有不慎,黄药师便会要我狗命。

  我半点犹豫都不能有,“莫愁定当舍命救公子。”当机立断吻住他的唇,企图吸出鹤顶红的毒。

  我,怀着一颗善良纯洁的心去救人,结果吸毒未遂,吸到了黄药师的舌头。他怔了五秒钟后,将这个吻变成了法式热吻。

  我纠结黄药师是否随大流因为一个吻爱上俗气穿越女,他已经精神抖擞爬起来,掸去身上草屑淡淡解释,“你师父派了孙婆婆在附近窥视。”

  目瞪口呆,“你你……你不是中毒了吗?”

  我遭他一记凌厉眼神扫射,“茶中确实有毒,我并未真正喝下去。”

  我慌慌张张解释,务必撇清关系,“我……我……我真的以为……茶里没有……毒……”

  “是吗?古墓派的规矩何时改了?”

  我嗫嚅着嘴唇,这下子结结巴巴一个字说不出来。

  他负手走开,也不知信了没有。

  我亦步亦趋跟着他,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恼了他不得善终。

  所以我既然答应帮他译回《玉女心经》便只得硬着头皮兑现诺言。当然他也是需要我的,毕竟英语八级和英语三级的水平是有差距的。

  但我没想到,翻译居然要付出惨重代价。黄药师一向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怪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