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大唐吃货(三)

作者: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蜂蜜兔、叫花鸡,野外美食,直叫人点赞。连曦看着自家主子对着小宝傻笑,原地呆住!喜欢一个人果然可以把腹黑面瘫货变成一个温暖的傻瓜。

  酒足饭饱,确切点说,应该是番茄足,野肉饱。

  总之,就是大家都祭好了五脏庙,也到了继续启程的时候。连曦说了,照着上午的速度行进,到了傍晚时分,会到一座大城——晋南城。

  听到晋南城三个字的时候,福大宝神色明显有些不好看,他甚至还偷偷瞄了几眼若倾,见若倾似乎对这三个字毫无反应,才算安心下来。

  启程,郝云惊似乎也改变了主意,带上了那个吃饱后,因为失血过多又晕过去了的男人。

  只是,他比较没有人道,因为车厢内狭小,他让连曦把那人丢到车顶上去,拿绳子固定住——烤人肉。

  算了,车厢确实太小了,再容不下多的一个人。只要筷子大爷大发慈悲带上他,若倾就阿弥陀佛,感谢感谢了。

  夕阳渐渐西下,将山顶染了一圈白茫茫的光,看不清楚远处的风景。

  大朵红艳艳的火烧云,就像是打翻了的胭脂一样,散落了一片碧空蓝天。

  在夕阳完全落西之前,马车缓缓驶入了一座巍峨的城墙,进了传说中的——晋南城。

  若倾听人说起过晋南城,他们原先所在之地,叫做晋北城。

  用现代时髦一点的说法来分析,晋北城最发达的就是餐饮和旅游业。

  林林总总的酒楼饭馆,就有成千上万家。

  而晋南城,发达的却是珠宝行业。

  可以说,这里是全国最大的珠宝零售批发中心。

  宝石啊,哪个女人不爱,虽然若倾还真的不爱。因为她以前常年在厨房里,根本没有机会戴那些漂亮的珠宝玉器,怕磕碰坏是其一,其二就是不方便。

  久而久之,不戴也就成了不习惯戴,不习惯戴就成了不喜欢戴,不喜欢戴就成了不喜欢,不喜欢,对这个晋南城,也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她只是想赶紧找个客栈下榻,好好睡它个昏天暗地。

  没有汽车和柏油马路的世界伤不起啊!

  这一路坐马车,她的老腰都差点要给颠散了。

  晋南城,并非若倾想象中的繁华富丽,其实和晋北城也相差无几,只是把晋北城的酒楼,多数换成了玉石楼而已。

  马车驶过一座看上去比较气派的三层高楼时,若倾才算是有点眼前一亮的感觉。福大宝的脸色,在看到那座玉石楼的时候,却变得格外凝重。

  他一把拉住了若倾,放下了帘子,沉声道:“别看了。”

  看着福大宝这样严肃又沉重的样子,若倾直觉他有心事:“哥哥,你怎么了?”

  福大宝听到她的关心,微微一怔,旋即,不确定地问道:“小宝,你没事吗?”

  好端端的,干吗这么问?

  “没事啊,除了有些腰酸背痛的。”她说着,肆无忌惮,毫无形象地扭动起来,捶背揉腰。

  福大宝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是欣慰还是震惊,指着方才那座高楼,有些错愕地说:“看到他家的玉石楼,你真的没事?”

  “他家?”若倾一脸茫然,旋即,脑子里忽然跳出了某日老板娘和她说过的一句话。

  老板娘好像说,她爹出事后,她娘一度请求与她定下过娃娃亲的亲家公亲家母帮忙,但是那家唯恐避之不及,非但不肯帮忙,还无耻地退了这门婚事。

  老板娘好像又说,那家生意做这么大,就算随便给他们兄妹几件家里卖的玉石宝器,他们兄妹也不至于沦落至此。

  老板娘好像还说了,袁分珠宝行做得那么大,但是总有一天会倒闭,因为不讲信用,没诚信,而且没良心。

  若倾顺着车窗往后面看去,楼顶的珠宝楼招牌上赫然写着的,不正是:袁分珠宝行。

  尼玛,还真是有缘分,她差点就被福大宝当怪物看了。

  就算她是乐天派,粗神经,也不可能看到昔日情人家的珠宝行,没有半点触动吧。

  只是,她要怎么表现?难过?伤心?号啕大哭?嘤咛啼哭?

  非演员出身的她,现在无论要拿捏哪一种表情,对她来说真是困难。

  她只能生硬地扯着嘴角,尽量哀婉一笑:“哥哥,既然当初是袁家悔婚在先,我若是难过了,不显得我更为狼狈了?我就要活得开心,活得精彩,活出一片天来给袁家人看,让他们知道,没有袁杰,嫁不进袁家,我照样可以活得好好的。”

  她这一番话,可真是让福大宝欣慰万分,大掌轻揉上她的脑袋:“小宝,哥哥真高兴,你能想得开。”

  坐在对面的连曦,听到他们的对话,多嘴插了一句:“刚才那个袁分珠宝行,是国内鼎鼎有名的珠宝玉石楼,怎么,和你们福家还有渊源?”

  “别提了!”福大宝不屑地白了一眼袁氏珠宝行的门面,愤愤道,“原本我妹妹和他们家定了娃娃亲的,只是我们家道中落了,他们非但不拉一把,还来个落井下石,退了这门亲事,也不怕人笑话。”

  福大宝说完,不屑地哼唧了一声。

  若倾义愤填膺有模有样地跟着哼唧一声,一脸不屑。

  对面的郝云惊,深黑的眸子打在若倾身上,忽然开了口:“晚上,去那儿逛逛,如何?”

  “猴子大便家?”

  “猴子大便?”郝云惊一脸不明白。

  若倾咧开嘴巴,笑得无比开心地解释:“袁分袁分,不就是猿猴的粪便,猿猴的粪便,不就是猴子大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