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殿下来自哪颗星

作者:井上阿七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楔子

  “哦,这就是地球。”望着落地窗下的蓝色行星,男人摸着下巴,眼中闪烁着好奇和兴奋的神色。

  他有一头天然的栗色卷发,蓬松的发丝柔柔地盖住额头,露出一双漂亮的眼睛,而后是挺拔的鼻梁,以及因为肤色白皙,而显得过分柔嫩的唇瓣。

  对成年男子来说,他的样貌未免太过纯真好看,配上修长的身躯,以及华丽的欧式装扮,看起来倒像是童话书中走出来的小王子。

  他身后,一名男子毕恭毕敬地站着,“是的殿下,这就是地球。”

  地球,地球啊!被人类无情榨取资源,仍然顽强存活在星际中,有着特殊魅力和杀伤力的地球啊。

  小王子坏笑着,“哦哦,地球……基因是最稳定的呐。”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眉峰微微扬起,白皙英俊的面容上便多出了些类似于狡猾的神色。

  “既然这样……”拖长的尾音陡然转了个弯,小王子笑嘻嘻地,“本殿,今年也到了婚配的年纪了呐。河西,本殿要下去找个女人交配。”

  河西激动地快步走到舱门,“……殿下,您慢慢选,越慢越好。”

  这位小祖宗不在,他们就幸福了。

  01

  杨光是个自由职业者,平时给报纸或杂志写稿赚钱。

  这天,深夜中陡然来了灵感的她在电脑前工作到凌晨三点,忽然觉得肚子好饿,在家里翻箱倒柜连一盒泡面都没找到之后,苦哈哈地穿了外套,向附近的便利商店走去。

  人一饿就控制不住地会在脑袋里幻想各种食物,杨光一边喃喃到了便利店要买几桶杯面,几根烤肠,几颗卤蛋,就看到前方猛地窜起一束刺目亮光。

  仿佛有什么东西撞击到地面产生了轻微的晃动,但诡异的没有发出任何类似于爆炸的巨响,而是静悄悄的,伴随着温暖的浅黄色亮光,停在了某处。

  沉寂的夜空被那抹亮色渲染出了神秘的味道。

  杨光脚步一顿,下意识看向声源,淡黄色的光渐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路边忽闪忽闪的路灯。似乎有一个矮小的人影在其中走动。

  街头又恢复了往常的景象。

  略带颓败和古旧的气息,没有危险,也没有新鲜。

  “喂,那边的地球女人。”

  “……”忽然,有人说话。

  “你要是过来帮本殿,本殿就开恩,带你回杰克曼星球……把你许配给河西,当本殿的女仆长。”

  “……”

  女仆长?那是什么鬼东西?!

  杨光愣了两秒,头也不回地向便利商店走去。

  身后的童声不敢置信地吼道,“喂,给本殿停下,停下!”

  而后是小跑时脚掌接触地面的踢踏声。

  不等杨光反应过来,她的运动服下摆就被一直柔嫩的小手紧紧拽住。

  杨光顿了顿,向后看去,入目所及的是一个大概五六岁的小男生,他那头暖色调的头发卷曲蓬松,五官精致,一双水汪汪,圆溜溜的眼睛让他看起来可爱又好欺负。挺翘的鼻尖,绯红色的唇瓣,加上多肉圆润的脸颊,很容易就激起杨光潜在的施虐欲。

  ……放这么可爱的小孩单独行动,他家爸妈未免也太大胆了。

  杨光一面摸着小男生的头,一面四处张望,“你爸妈呢?”

  旧街安静祥和,连个鬼影都没看见。

  杨光还在想这小孩该不会是半夜离家出走,她的手就被小男生一把挥开,“无礼的地球女人,你有什么资格摸本殿的头!”

  ……这死小孩绝对是被父母嫌弃赶出家门的!

  小男生退后一步,圆眼中是倔强高傲的神色,他扬着下巴,“地球女人……”目露审视地打量杨光,不屑道,“你长得真丑。”

  杨光眼角一抽,一拳殴到小男生后脑,“你爸妈没教你该怎么和初次见面的长辈问好吗?!”

  “你、你居然敢打本殿?你、你……你会后悔的!”小男生错愕地捂住头顶,眼中泪光闪烁。

  施虐欲增加四十个百分点。

  杨光笑着掐上他的脸颊,“哎呀泪光闪闪呢,真可爱。谁让你说话欠揍。”

  小男生羞愤地红了脸,怒道,“可恶,你是史泰龙星球的人吗,如此崇尚武力!”

  “……”杨光眼角一抽。

  史泰龙星球她不知道,她只知道一个叫史泰龙的好莱坞明星……

  到便利店买完东西后,杨光被小男生拽到之前发出猛烈亮光的地方。

  他悲愤道,“我的飞船在着陆时不小心碰到地球的飞鸟,通讯系统和自我修复系统都坏了。”

  碰到鸟就坏掉这飞船是有多娇弱。

  杨光一边吃棒棒糖,一边说,“哦哦,你想象中的飞船长什么样子啊?”

  “不是想象中的!它的确存在!”

  “在哪里?”杨光夸张地翘首张望,“呀,连一辆汽车都没有呢,还飞船呢。”

  小男生愤愤瞪了她几眼,抬起手腕。

  他细弱的手腕上有一个柠檬黄色的电子手表,上面有一个红色按钮。小男生按了一下,伴随着“滴滴”的电子音,前方空地上便显现出一艘未知像是概念汽车的东西。

  杨光张大嘴巴,几步走上前弯腰打量。

  “……哇,现在小孩的投影玩具这么高级?!”

  “不是投影!是真的!”

  小男生气不过,跑上前踹了飞船一脚。

  “咚——”的一声,小男生抱着腿蹲下,眼中一泡眼泪,“呜呜呜……本、本殿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