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入戏太深

作者:宸烟词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故事介绍:被勾错魂的女戏子一觉醒来已身出乱葬岗,白得了一个风姿绰然的身体,外加一个妖孽的勾魂主任差遣?

  (一)我为你找了副美丽的躯体

  涟影被芊乐戏班赶出来的时候,勾城正是阴雨缠绵的日子。

  大雨磅礴中,无论涟影如何声嘶力竭的喊着:“不是我,不是我……”却没有人愿意相信她,亦没有人去理会她。

  她就那么直直的站在雨中,安静而绝望。而她脸上不断滑落的水珠,早已让人辨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终于,那抹身影在雨色中黯淡,缓缓倒下。

  朦胧中,涟影渐渐看不清芊乐二字。她只觉得浑身冰冷,再无一点气力了。或许,死在芊乐门前,是她最好的归宿。至少,可以以死证明她的清白。毕竟,涟影连死也不清楚,为何师姐碧色丢失的簪子会在她房中,而碧色中毒的毒药与解药也会在她房中搜出。

  暗夜,有风凌然。

  涟影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还会有醒来的一日。而她更没想到的是,醒来的第一眼,看见的竟是一绝色男子。唔,准确的说,应该是个男鬼。因为月色下,涟影如何也寻不到他的影子。

  男鬼着一身白衣,长发被束带懒懒的扎着,一双杏眼薄唇,美的不像鬼,倒更似一个美人。尤其是他那举手投足间清冷的气质,更有着勾魂摄魄的能力。而事实上,他确实是个负责勾人魂魄的鬼。

  “醒了?”男鬼淡淡扫了涟影的一眼,恍若无事的问道。那语气,仿佛就是在询问今天天气如何一样平淡。

  “这是哪?”涟影故作平淡的回敬了一句。

  “乱葬岗。”说这三个字时,男鬼连眉都懒得抬一下。可后来,因着这三个字,他最终不得不扛着吓晕的涟影离开了。

  涟影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正午。白衣男鬼坐在一旁,安静的饮茶。那悠然的姿势,翩翩若仙。

  涟影从木床上慢慢直起身子,目光四顾,静静是问:“这是哪?”

  男鬼依旧没抬眉,只是唇角分明勾起了一丝邪魅的笑意:“乱葬岗……”他故意拉长了这三个字音,惹的涟影面容煞白。见此,他才慢悠悠的接道:“乱葬岗东边十里的勾城客栈。”

  闻言,涟影低低的哦了一声,又道:“是你救的我?”

  “我不介意你这么想。当然,事实上是我勾错了魂,你阳寿未尽,我一时疏漏,害你魂魄离体。作为补偿,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替你报仇。”

  很长的一串句子,绕的涟影半晌没明白怎么回事。等她理清楚的时候,男鬼已荡到门前,她追问:“魂魄离体?这么说,我现在是鬼?然后……我没有什么仇要报啊。”

  闻言,男鬼停住脚步,鬼魅般闪到涟影眼前,而他手上,拿了面铜镜:“不。你仍旧是人,我为你找了副美丽的躯体。”他一面说着,一面将手中的铜镜举在涟影眼前。

  涟影看着镜中的自己,顿时嗔目结舌。乌黑的长发绕着冰肌玉骨,而那精致的面容上,柳眉,玲珑眼,菱唇贝齿,美的不像个人。

  “至于你的仇,呵……难道你不知道,那簪子和毒药解药皆是你师姐悄悄放入你房中的吗?而那毒,是你师姐自己吃下去的,目的不过是为了陷害你,好把你赶出戏班,好让你师兄误会你是个心狠毒辣的女子。呵,这些不过是人间拙劣的伎俩罢了。”

  这些话,男鬼依旧说的平淡,可在涟影耳旁,却如天雷乍响般令她震惊。

  “怎么会……”涟影不可置信的出声,身子也跟着不由自主的颤抖:“不……我师姐一向待我很好。你是骗我的,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什么?”男子冷哼,答道,“凭我是冥界的九幽大人,没必要骗你一个凡人。信不信随你,不过我可提醒你,这女人间的妒忌,有时比千军万马更危险。你师兄与你青梅竹马,可你师姐,对你师兄好感可不浅。”他点到为止,转身便离。

  然而只有男鬼自己知道,他说这么一长串话,不是为了让涟影相信事实,而是为了不露声色的告诉她,他的名字,是九幽。

  (二)揽月楼的戏子,不是人,都是魂魄

  转眼一个月过去,勾城内最红火的芊乐戏班忽然没了生意。

  整个勾城的人,甚至于邻城的大户人家,都跑到揽月楼听戏。人们口口相传,说这揽月楼的戏,与各个戏班无异。可这揽月楼的戏子,却是出其的绝了。

  传闻,揽月楼的戏子,不是人,都是魂魄。

  传闻,揽月楼的戏,只在黄昏时分,昼夜交替的时间才唱。

  传闻中还说,勾城青楼的花魁初七死去的。可初八,便有花魁以前的恩客在揽月楼的戏台上看见她唱曲。虽然她脸上上了浓浓的妆,辨不出容貌。可那声音,那身段,那风采,恩客们断断不会认错。

  诸如此类的传闻,还有很多。然而涟影清楚,这些都不是传闻,都是真的。因为此时,她就是揽月楼的楼主。而做到传闻所说的一切的人,正是九幽。

  他每每在勾人魂魄后,便自己附身与那失魂的人身上,画上浓妆,在台前唱戏。那一出出,一场场,尽是悲凉。

  夜深,又是一出戏落幕。方才夜色中唱戏的,是某军阀家中刚死的夫人。看客不识,却只知那女子一颦一笑都令人着迷。媚眼如丝,妖娆身躯,任谁看了都动心。

  客散了,九幽也谴鬼差送回了女子的躯体,慢步回到揽月楼的楼上。那里,涟影正在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