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薄荷草恋人

作者:圆饺煎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丢脸不带这样丢的,分手两年的周曦曦还为着容易上火牙痛的前男友顾家和养着小薄荷。但绿油油的小叶片能够换来那朵桃花,算上来还是桩便宜生意。你问我爱你有多深,盆栽代表我的心……

  一总经理,你好

  五一假期过去,正是渐渐热起来的时候。顾家和从总经理助理被一举提拔为华北区的市场部总经理,办公地点正好分在周曦曦那旮旯。

  一山不容二虎,身为副经理的周曦曦只能从最好的办公室里搬出来,将自己的所有物品安置在办公区中的一个格间,难免有一点点成王败寇的悲壮感觉。周曦曦努力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亲自动手将自己的铭牌从办公室的玻璃门上取下来,又将顾家和的铭牌端端正正地放了上去。甚至尽职尽责地给办公室订了新鲜的百合,让新领导来的时候有一个灿烂的心情。

  星期一,顾家和正式入职,推开办公室的玻璃门似乎没有什么不满意。临近下班的时候,他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将一花瓶的百合放在了周曦曦的桌上。

  周曦曦仰起一张小脸,尽量笑得纯洁无邪阳光明媚:“我现在不喜欢花儿。”说着瞄了一眼桌上盛着薄荷的小陶盆。

  顾家和站得挺拔,目光也随之望去,一溜儿生机勃勃绿油油的小叶片在他的目光下硬生生地抖了一抖。

  顾家和伸手挑逗了下那薄荷叶:“不是送你的。”说着将那束百合揪出来扔进曦曦脚边的垃圾桶里,用指节敲了敲曦曦的桌子边:“明天给我订一盆玻璃翠,这花儿,太小家子气了。”

  周曦曦望着顾家和离开的潇洒背影,只觉得脑中一股邪火一拱一拱的,这厮,绝对是来报复的。曦曦正在心中扎小人扎得欢快,不妨顾家和走出两步路来,又回头认真说道:“领导的事情,员工要多用点心。你说是不是,周--副经理。”

  那个副字被他着重强调以后,显得百转千回,余音袅袅。

  周曦曦一脸怨念地飘回家中,鬼使神差地点开了网络算命的页面。评语很简短,忌动土木,红鸾星动。曦曦默默地将网页关掉了,两句话没有一句靠谱的。别说她在大帝都买不起房子动不了土木,这红鸾星自从三年前跟顾家和分手以后更是压根没动过。

  虽然说被前男友爬到头顶上作威作福的状况有点凄惨,曦曦一想到当年是她甩了顾家和,心中还是有那么一星半点的明媚。

  她在网上找到花卉商店的电话,拨通以后运足了丹田之气:“给我找盆玻璃翠,要大的,要最大的。”

  顾家和不是嫌百合小家子气吗?她就给他来个大的,最好能塞满他整个办公室,把他那张老板椅都给挤出来。

  曦曦挂掉电话后兀自嘿嘿意淫了半天,直到第二天早上上班,刚到自己的位子上话机就响了,周曦曦接起话筒:“您好,市场部周曦曦。”

  电话那头传来顾家和沉稳的声音:“周副经理,来我办公室一下。”

  二巨大的玻璃翠

  周曦曦推开顾家和办公室的门后,第一反应是好黑。待适应了办公室里光线后,就算周曦曦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也被眼前这盆硕大的玻璃翠给震惊了。

  这哪里是玻璃翠,分明是原始丛林,店主是把自己的镇店之宝给搬过来了吗?

  一个大大的陶红花盆,玻璃翠密密匝匝的肥厚叶子绿油油的,招摇着足足比周曦曦还要高,赫然就挡在顾家和的办公桌前面。顾家和悠然地捧着一杯咖啡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周副经理来得正好,帮我把这盆搬到那边吧,要不老挡着道。”

  周曦曦将求救的眼神投向玻璃门外,却无比震惊地发现方才还生机勃勃的办公区已经人去楼空,鸦雀无声。顾家和像有读心术一样:“人事部今天搬家,我刚才让他们去帮忙了。周副经理,就你来得晚。”

  周曦曦哆嗦着嘴唇:“那送花的人呢?”

  顾家和放下咖啡杯:“师傅说再挪位置要加钱,我就让他们回去了。”

  周曦曦小脸都发白了:“我可是个女的!”

  “谁说你不是。”顾家和不置可否地耸耸肩,站起身来将西装外套脱下来丢在沙发上,又将衬衫袖子卷了卷:“让你搭把手,又不是让你一个人搬。”

  周曦曦认命地弯下腰扶上花盆沿儿,身边顾家和也扶上花盆边:“一二三。”

  周曦曦铆足了力气,花盆儿纹丝儿未动。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扭过头来怒视着顾家和。顾家和却心安理得地悠悠然地吐出一声“四”。花盆应声而动,周曦曦重心往前栽去,眼看着就要摔个狗啃泥,腰却被一只胳膊迅速地揽住了。

  剑拔弩张的气氛登时就有些意乱情迷了。

  顾家和灼热的气息温暖地喷在她的脖颈上,合着身边叶子晃动发出的沙沙声,别样的让人想入非非。他悄声附在曦曦耳畔:“周曦曦,你是故意的吧?”

  周曦曦脑子都迷糊了,声音吐出也是又轻又柔:“明明是你数的一二三。”

  顾家和嘴角一勾:“我是说这玻璃翠。店主说昨天打电话来的姑娘说不是大的不给钱,害得他连跑了三五家店,才找来这最大的。”

  这绝对是挟怨报复,理智以光速蹿回到周曦曦的脑子里。她打了个哈哈:“我,我是觉得这样子大气点儿。”

  顾家和也冲着周曦曦好脾气地笑了笑,突然撤回了揽得密实的手,周曦曦顷刻之间坐进了花盆里。刚浇过水的土壤还是微湿的,周曦曦扶着花盆沿,顶着一丛扭曲的玻璃翠不可思议地望着顾家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