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总裁吃我吧

作者:轻薄桃花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公司总裁竟然是几天前偶然被她撞破喝血的吸血鬼!原以为会被杀人灭口,不料吸血鬼总裁对她情根深重,说她是前世恋人,还会死在二十八岁…

  吸血鬼总裁

  1、

  二十七岁生日的晚上,水碧笙被突如而来的大姨妈折磨得死去活来。不得不去附近诊所挂水拿药,只剩一个值班医生,絮絮叨叨和她说注意事项。外头却忽然下起倾盆大雨,雨气从半开的窗中打进来,混合着城市钢筋混凝土的味道,叫她生生打了冷颤。

  她没有雨具。

  医生说,“你可以参观诊所,雷阵雨过一会儿就停了。”

  她沿着诊所昏暗的走廊走走停停,一边是雪白的墙壁,一边是整块透明的落地窗。雨水沿着玻璃滑落,隐隐能看到躲在乌云后面的月亮。

  碧笙的步子忽然停住,脸色胜过墙壁的白,她闻到血腥味,手掌不由抵住冰凉的玻璃。

  虚掩的门吱吱呀呀在眼前慢慢洞开,男子挺拔修长的背影因为受到打扰缓缓转过来。

  闪电划破夜空。

  他嘴角的鲜血艳丽如新,尖利的牙齿以一种诡异的速度缩回去。血浆袋子在他指间摇摇晃晃,映衬着露出青筋的苍白手掌。

  水碧笙晕过去。

  她被刺眼的阳光照醒,已经睡在家中,疑心昨夜的所见是一场噩梦。但她记得男子的脸,犹如刀刻般深邃的五官,还有一双淡淡如海水的眼眸。

  似乎是混血儿,如今吸血鬼也杂交了?

  碧笙今天有一场面试,对方公司是亚洲数一数二的金融集团,规模不大,却历史悠久,在数次金融风暴中屹立不倒。她照镜子化淡妆,但苍白的脸色无论如何掩盖不住,这样失血过多,是不是那只吸血鬼偷偷吸了她的血?

  怀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在面试官中看到昨夜那张脸时,碧笙用尖锐的声音发出了短暂的尖叫。原来遇到吸血鬼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吸血鬼有可能成为顶头上司。

  脑海中一片空白,面试官的任何提问得到的回答都是“额……啊……”,糟糕的表现,心中反复默念的只是男子面前的牌子——杜兰德,总裁!

  靠靠靠,什么时候面试这种小事要劳烦总裁这样的高官出面?

  他明明是正襟危坐,却让她觉得嘴角含着阴险狡猾的笑。她听过他的传闻,是阴晴不定高深莫测的男人,据说深居简出鲜少过问公司事务。

  这更让水碧笙有中大奖的挫败。

  懒懒翻了几页简历,杜兰德总裁十指交握,问,“你几岁了?”

  声音似陈酿。

  比起其他面试官的高深问题,这个要简单得多。如果这个都回答不出来,她自己都要鄙视自己。水碧笙老老实实说,“二十七岁。”

  二十七,算不得妙龄。

  杜总裁霍然起身,因为幅度太大带倒了面前未拧紧的矿泉水。在哗啦啦的水声中,水碧笙听到这个男人用一种愤怒的、不可思议的声音说,“什么,二十七,你已经二十七了?”

  这个男人平日里一定鲜少露出这样的表情,以至于其他面试官都震惊地看着他们敬爱的总裁大人,然后再尴尬地看着水碧笙。

  奶奶的,难道,是被嫌弃年纪大吗?

  2、

  掌握着总裁不可告人的非人秘密,又被某种奇怪的原因暗示超龄,碧笙想,这次,无论如何是拿不到这份工作的。心里有些许的愉悦和轻松,虽然这份工作是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但一想到是在吸血鬼手底下做事,总有不安的感觉。

  而且杜兰德总裁那种若有所思看她的眼神,叫人毛骨悚然。

  所以,为了不被杀人灭口,是要顺便表达一下坚守秘密的良好品质吧?

  然而当夏日余晖的热度一点点消散的时候,望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等候在大厅的水碧笙有些后悔了。昼伏夜出的吸血鬼,现在对于他来说是黄金时段的开始啊。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细嫩的脖子,怯弱地要逃走。

  “水碧笙。”

  那人却正好从专属电梯中走出来,用一种并不高兴的神情宣布,“我有两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想先听哪一个?”

  “既然都是好消息,您随意……”

  悄悄后退,避开莫名的压迫感。

  “第一,你被录用了。”

  轰,霹雳!

  “第二,升你做总裁助理,薪水翻倍。”

  哗嚓,世界碎裂!

  呆滞片刻,觉得要被就近监视的水碧笙立即表明立场,“杜总裁,我以水碧笙的名誉发誓,有生之年不会将你是吸血鬼的秘密透露出去,否则我——”

  死无葬身之地这样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他蓦然捂住她的嘴,眸子似将近寿命的灯,忽明忽暗,“不要……不要说这样的话。”

  冰凉的掌心贴着柔软的唇,碧笙嗫嚅着说不出话。

  这样诡异的气氛,她应该又触到了他的某一禁区。

  以至他强势送她回家,这样的气氛持续弥漫了整个车厢。碧笙小心翼翼端坐副驾驶,鼻头沁出的汗水使得眼镜一次次下滑。在她第五次扶正眼眶的时候,男人若有似无地扫她一眼说,“我给你讲个故事。”

  碧笙身子一僵,“我不要听。”没料到会是这样斩钉截铁的回绝,杜兰德诧异地看着她,她结结巴巴解释,“听……听吸血鬼的故事……是要……要付出代价的,我……我不要听。”

  他笑了,很好看,像夜里的罂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