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老板使用手册

作者: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因为和boss“兴趣爱好”相仿,所以只好一直穿boss的“旧鞋”?怎么可以!逆袭!一定要逆袭!

  第一章删微博

  阿均默默地看着自己的微博。评论里头有一男一女因他的微博而聊得很欢,似乎有一场爱情即将要在这里发生。

  就在那个男人问那个女人联系方式的时候,他删掉了微博。不到一分钟,他桌前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的boss冷着声音说要见他。

  阿均视死如归地踏上了楼梯。

  刚才微博里的那个男人,就是他的boss佟宋岩!

  “你为什么要删了那条微博?”佟宋岩敲着桌面,审视着他。“作为我的管家兼助理,你应该知道我对这类型的女人很感兴趣。”

  “抱歉。”阿均做惶恐状,“我只不过是怕lina小姐知道了会吃醋。”

  不!其实他是因为嫉妒!嫉妒佟宋岩总能泡到漂亮女人,而他这个时下最爱的中性美颜却只能穿佟宋岩用过的旧鞋。要知道,他在大学里也是响当当的校草一枚!

  “哟。”佟宋岩笑了,“我跟她分手两天了,不怕她知道。只怕是你也看上了那个女人吧!”他的笑容渐渐淡了下来。

  不愧是佟宋岩,猜得真准!他确实对那个女人很有好感,并且不再想等佟宋岩用过之后再用了!只不过这样的话,他为了饭碗却不能说出口。阿均咬牙道:“佟总您真的误会我了,要不是那条微博不小心被我按了永久删除,说不定还能恢复以证我的清白。害你和那位小姐失去了联系真的很抱歉!”

  “嗯哼?”佟宋岩勾起了绝美的嘴角,“不用抱歉。我早就记住了她的微博ID。”

  “……”咦?!!佟宋岩的眼睛就像五千兆的电力似的“刺刺”放着电。只是阿均被他的话惊到,没有注意到。

  “我刚联系了她,她明天就会来顶替lina的位置做我的私人秘书。”

  第二章新秘书范范

  阿均咬牙,他这次一定要在佟宋岩染指范范之前追到范范。

  但范范似乎更喜欢佟宋岩送的lv包包,而对他精心制作的便当兴趣缺缺。阿均路过佟宋岩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正看见范范拎着新款lv包包不住地笑,而佟宋岩则笑眯眯地吃着他为范范做的便当……

  是可忍孰不可忍!阿均生气地闯进办公室,夺过佟宋岩正吃着的便当,红着眼睛问范范:“你不喜欢吃……吃……”

  范范无辜地看着他。

  “你做的便当很好吃,以后一日三餐都做给我吃吧。”佟宋岩笑着拍阿均的肩膀,打破僵局,然后又压低了声音,道,“煮得好吃了,我也许会玩完范范之后把她让给你。”

  “你!”

  阿均实在不忍心再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陷入佟宋岩的魔爪中,他决定要揭穿佟宋岩的真面目!

  “范范你也许不知道,佟总有未婚妻了,不久之后就要举行婚礼了!”

  范范瞪大了眼睛,眼泪哗啦流了下来,抱着lv包就跑了。阿均想要追过去安慰她,却被佟宋岩抓住了手。

  佟宋岩道:“你应该告诉她我的未婚妻三番五次逃婚,她再努力一点就可以做佟太太了!”

  咦!佟宋岩怎么知道自己平时泡他前女友时的经典对白?

  第三章潜规则

  深夜,酒店。

  范范梨花带雨地哭倒在阿均的怀里,阿均心里不禁一阵得意,这是他第一次抢佟宋岩的女人成功!

  在酒店里待了两三个小时,阿均才从酒店里出来,神清气爽地回了家。已经是凌晨三四点,家里居然还亮着灯。

  阿均疑惑着开了门,突然被一股不明的力量扯倒在地上。害他摔倒的是微微笑着的佟宋岩。佟宋岩把他从地上拉起来,进了他的房间,嗅了嗅他的衣领,沉声问道:“我还没碰过的女人你居然也敢碰?”

  阿均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猛地推倒在床上,混乱中听得佟宋岩道:“我要让你知道谁才是boss。”说罢,佟宋岩的身子覆了上来。

  阿均慌张起来,挣扎求存:“你干吗你不要乱来,我是--”

  佟宋岩吻住他的嘴,含糊道:“阿均,我男人女人都喜欢!”

  “……”变态!阿均被他吻得头脑发热,开始半推半就起来。

  “咦!阿均!你怎么没……”

  阿均屈辱地把头埋在枕头里……

  “阿美阿美……”

  鱼水之欢中,佟宋岩一直喊着另一个人的名字,一声声“阿美”喊得十分深情。阿美是谁?她不是阿美!阿均的眼泪淌了一枕头。

  第四章真相

  等阿均醒来时,佟宋岩已经穿得人模人样地坐在床头看着她了。

  “我一直在想,梁晓均、梁晓均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佟宋岩咧嘴笑得十分邪恶。“我本来还以为你是以前那个被我抛弃的男模……却原来你是梁氏集团的大小姐梁晓每。”他的手里扬出一张身份证,上面有阿均的脸,和“梁晓每”三个字。

  阿均……喔,不,梁晓每愤怒地瞪着佟宋岩:“梁晓均是我哥哥!你为了娶一个富家小姐,抛弃了我哥哥!”看着从小宠她爱她的哥哥伤心欲绝地远走上海,她就发誓要让佟宋岩好看!谁知她还没来得及报复,就被发现了身份!

  房间里空调开得极冷,佟宋岩帮她掖好被子,避开她的话,自顾自地说:“听说因为你逃婚……你家人一直找不到你……如果我把你送回家去,你父亲应该会感激得和我签几份合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