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杏花微雨又逢君

作者:雨微醺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1】赐教

民国二年,三月。正值江南桃花盛开的好时节,一位汪姓的督统占据了江南,停止了一场纷乱数年的战争,而我终于有机会回到了久违的故乡苏州城。

四月,赶在清明节前的最后一天,我到茶山山顶试今年的最后一道雨前茶。

清晨时分,天色方才放亮,茶树上还凝结着晶莹透亮的露珠,乳白色的晨雾将大半座茗香山包裹笼罩其中,连绵数里的茶山,一圈圈茶树蜿蜒地卧落出一道道曲线,从山顶向下,一路盘旋,直到眼睛看不见的雾色里。

茶山顶上长着一棵野杏树,枝节嶙峋,花开将靡,偶尔风过之时,会有青白的花叶落下。我在树下铺席燃香,设檀木茶案,以紫砂壶入水,红泥小灶焙火慢煮一壶茶。水沸,入茶叶,清新淡雅的茶香在山顶散开,溶入白色的雾气,仿佛与天地合为一体。

当一壶茶煮好时,恰巧宋月明也来了,着一身白色西装,头戴白色西洋帽,手上是一只蛇纹木的手杖,堪堪悠然地自白色的雾气间走上来,目光闲散地扫视四周的雾色茶山。

“世人都只知茶香好,却不知道这茶山景色也是好呀。”宋月明声音悠长缓慢地感叹着,顺势将手里的蛇纹木手杖在手掌间轻轻转动一下,动作优雅而娴熟,一派富家子弟的风流闲雅之态。

我没有说话,自顾自地低下头,从红泥小灶上取下煮沸的茶水,慢慢地斟沏一杯。

“在下宋月明,向香茗姑娘问好。”宋月明走到我的面前,拱手冲我微微欠身,言语微笑。

宋月明,苏州宋家的公子,宋家乃一代茶商世家,这江南有一半的茶园产业都是宋家名下所属。

“宋公子这么巧,也来赶早上茶山。”我客气而礼貌地微笑,侧手示意他落座。

宋月明在隔桌的席案上委身落座,却又不是端坐,侧着坐卧下身子,身子微微后仰着,仅以胳膊支席,舒展双腿,放眼看下面被云雾包裹的茶山,动了动嘴角,道:“我不是恰巧遇上姑娘的。我可是天未亮,便被母亲催促着出门,要我特意赶到这里来遇上姑娘你的。”

我自然知道他是有意前来的,只是不想,他却说得如此坦白直接。我抬头来看他,没有了晨雾的掩映,可以清楚地看清他的脸,这可真是一个有着好相貌的男子,特别是一双眼睛堪比夜空明星般明亮,一个微笑,不知能迷倒多少女子。

“宋公子说笑了。”

宋月明挑了挑眉头,伸手取过我斟好的一盏茶,放到鼻下闭目嗅了嗅,冲我微笑一笑道:“说没说笑,其实香茗姑娘是知道的。五年一次的茶会就要到了,如今但凡家里有些茶叶生意的,谁不想与香茗姑娘说上些话,母亲用心良苦,也由不得我拒绝,不是吗。”

我没有说话,自顾自地斟了茶水,然后放到鼻尖轻嗅,再取雪宣净纸覆于茶盏之上,看茶盏里的茶烟袅袅升起的形态。宋月明知我是在试茶,也不再出声叨扰,轻轻地吹拂了手里茶盏的茶水,浅浅地抿尝了一些。

我是一名品茗师傅,俗称便是百姓口中的品茶师,我的工作就是替那些好茶之人试茶,为茶叶分品划级,为出得起价的人介绍最好的茶叶。自十五岁出道,这些年我所品的茶从前朝皇家贡品到百姓人家自制的粗茶,无一不精,无一不晓,经我品过能得一个好字的茶叶,立刻价格倍增,成为爱茶之人的席中上品。当今天下,有“南茗北赵”之说,指的便是这茶行里,我与一个赵姓女子,乃是天下齐名的品茗师。

江南之地,每五年行一次茶会,选出茶中之王,今年由我担任这茶会的品茗师傅,这也便是宋月明此话的由来原因。

“一闻茶香,二观茶色,三品茶息,这茶香和花色尚有些根据,只不过这茶息是什么,茗香姑娘可愿意赐教?”宋月明侧过身子,将胳肘支在茶案上向我询问。

我抬眸看他,直视他的眼睛略略停顿片刻,随后微微地弯唇露出一个微笑,重新垂眸,将洗茶具开始煮制第二壶茶。

“姑娘不肯赐教?”宋月明追问。

“我已经告诉你了,宋公子。”我微笑着微微挑动眉头。

宋月明微微蹙动眉头,嘴角带一丝笑意看我,我也不躲闪,坦然接受他的打量,不紧不慢地继续着手中的茶事。

宋月明就在旁边以一种十分闲散不羁的姿态看我一杯杯地煮茶,试茶,直到有人自山下上来,一个青色的身影自白色的雾气中行来,越来越近。

宋月明终于移开目光,用手中的手杖轻轻地在另一只的掌心敲了敲,随后起身,道:“茗香姑娘有客来了,多谢茗香姑娘的茶,我先行告辞。”

“宋公子好走。”我淡淡地出声,平静淡然。

宋月明笑了笑,随后一只手握着那蛇纹手杖,一只手插在白色西裤的兜里,如来时一样信步下山。

自雾中而来的青色身影与一身白衣的宋月明擦肩而过,青色身影自雾中走出到我的面前,我抬起头就看到一张熟悉的清俊面容。不同与宋月明的张扬风流,来人有着私文俊秀的五官,一身青色长家,更衬得他微型修长,书卷气和妥帖的气质有一种令人十分舒服的儒雅贵气,这是我的未婚夫婿启文。

“方才那人可是宋家的公子宋月明?”启文边走近我边微微皱眉地侧头朝下山的路上去看那个渐渐消失在雾气里的白色背影。

“是他。”我边沏茶边回应。

“茶会在即,宋家怕是有意要拉拢你了。”

我微微失笑,抬起头看启文,道:“兴许是吧,不过这宋公子倒是有几分傲气,无意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