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碧云歌

作者:张芸欣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阿笙】

朝华君成婚的消息,还是一只斑鸠告诉我的。

消息都传遍了三界十林了只有我还蒙在鼓里。

难怪最近阿娘不让我出府,哄骗我近来三界不太平,原来是怕我伤心。

其实他们都误会我了,对于朝华君成婚这件事,我还是报以祝福的,不就是个从小青梅竹马的人儿从此不再与我往来了吗?

这也是我早就该料到的事。

再说他与那连渊浩渺的白狐容想,也确实匹配。

我坐在水榭中间,托着腮,用指尖在空中挖了一块雨云,控制着碧云剑,在上面挥舞着玩儿。

碧云剑停在半空,我瞧清楚了,发现上面是一个“笙”字。

这碧云剑是阿笙送给我的,已有八千年,也是有些懂我的。

我第一次见到成年后的阿笙,他佩戴着碧云剑,白衣胜雪,束发明眸,眼中泛着要人命的妖邪笑意,偏着头问:“你来喜乐地做什么?”

我从回忆里捡起这个片段,有些惊讶地发生在万年前的场景我竟还记得。

从喜乐地回来之后,失去了护身磷粉,我一直在府中养着病。有时候今日做的事,第二日就忘了,忙不迭地会再做一次。

我以为记性一直不好,没想到原可以记得这样牢。

我想起阿笙最后一次在银河之遥拉着我的手说:“鹊桥相会,一年一度,可阿宛,我只想与你日日相见,生生不灭。”

都是过眼云烟了。

【幼时】

自小我便讨厌阿笙。

听阿娘说我破蛹成蛾的时候怕我面貌丑陋,特意从灵山请来祈天上神布了这个金光鳞甲结界,这样生出来的人形相貌虽不是美艳动人,至少也是小家碧玉。

可是阿笙这个比我长了一百岁的调皮鬼,因为无知,偏偏用法力破开了结界,在我破蛹成蛾的时候还大喊了一声:“这是什么虫子?好丑。”下一秒便坐在地上……号啕大哭。

我望着眼前毛还没长齐的小胖子,破了我的结界骂我丑居然还有脸哭,我气得上去狠狠地踹了他两脚,一屁股坐在他身上死死地压着他说:“你说谁是虫子?谁?”

还在小胖子时期的阿笙显然被我强大的气场给震撼住了,眼泪挂在脸上,长睫毛忽闪忽闪地动也不敢动,我用力地捏了一把他白胖的小脸说:“我祝你以后娶个丑八怪。”

从此我失去了变成美人的机会,还被三界十林沦为笑柄,走到哪里都有人在我背后指指点点说:“这就是那个被朝华君说丑八怪的萼宛。”

帝君知道这事儿之后为了给我一个交代,罚阿笙到喜乐地去闭门思过。

我才知道,那个被我压在身下的小胖子是帝君最疼爱的第七子,未来的朝华君。

阿娘说他一出生便有七彩凤凰飞遍三界十林盘旋了整整十日。排场在这三界九乐地的洪荒之中,算是第一人。

帝君一族起源是女娲用流光石捏出的人形,养在女娲的仙池之中千年,女娲赐了一颗玲珑心,变成慈悲君主,替女娲掌管这三界十林连渊浩渺。

女娲娘娘的巧手在帝君身上显示得极为偏心,由于第一个流光石塑造人形的成功,这让他们的后人沿袭了第一美男的样子,长相甚至超过连渊洞穴的狐族。

没见到阿笙之前,我是不信的,我觉得作为一个只会大哭的小胖子是没资格说我丑的。

可是当我见到成男子人形之后的阿笙,我才忍不住伤心欲绝地感叹,女娲娘娘,您真是太不公平了。

【遇见】

那年我刚满千岁,阿娘送我去缔瑶仙境学艺。

去缔瑶仙境要路过离生喜乐地,那条路上多有饿殍游荡,阿娘给我带足了干粮,嘱咐我到时候把干粮喂给饿殍吃便可。

我素来嘴馋,还没走到喜乐地,干粮被我吃得只剩下一半了,等到了喜乐地,望着漫空的饿殍顿时束手无策。

转身想回头,却已经来不及了,饿殍已将我团团围住,身上的干粮瞬间被掏了个空。

我站在喜乐地的洱水桥上望着下面滔滔的洱水,感觉人生惨淡。

此时旁边一阵彩光闪动,拢出一片白雾,细小的饿殍发出声音:“阿笙来了,快跑。”

我抬眼便瞧见了那个少年。

那是成年之后的阿笙。

一拢白衣,身如玉树,皮肤似雪山上的莲,眸子泛着圣洁的光,俊美绝伦的五官配上一头紫色的长发,随意地搭在肩,拢出稀疏的张狂。

他走到我面前,挑着含笑好看的眉眼问:“你来喜乐地做什么?”

“路过,路过……”我连头也不敢抬,直接飞奔出了喜乐地。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俊美无邪,也是我第一次知道自卑的可怕。

我透过露珠的幻境看到自己的样子,五官平平,小眼厚唇,皮肤发黑。沮丧得难以自已。

待我好不容易缓过来这股沮丧,开始在缔瑶仙境学习幻术的时候,变幻出来的第一个人形,竟然是那个紫发少年。

我打破幻术,再变了一个,还是他,再打破,再变,还是他。当我以为我的幻术出了问题的时候,他却站在我的面前,巍然不动地说:“你就是那个害我来喜乐地面壁思过的小虫啊?”

我才知道这就是破我结界让我失去变成美人机会的小胖子——他竟然长成了个美男!

现在想来,这真是一段丑八怪与美男的——孽缘。

【如今】

我们飞蛾一族,在三界向来无甚地位,在十林中也就勉强排到第八。

因为我们族的女子天生丑陋,尤其是在没破蛹成蛾之前更加难看。因她们即使修得无边法力,也鲜少有别族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