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时光机·荆棘皇冠

作者:独木舟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某天我的好朋友马当要去办一张公交卡,问我是不是只能去火车站办,我想了一下说,不是,我带你去另外一个地方。

那是位于长沙城南的一个公交站点,我们从一家大型超市里穿过,上了一个电梯,他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连声问,是在超市里办吗?

我说你别废话,跟着我走就行了。

五分钟之后,我成功地将他带到了公交站点办卡处,待事情办妥之后,他用难得一见的崇拜口吻对我说,你好叼,这边我来都没来过,你居然这么轻车熟路。

我看着那条依然很狭窄的马路轻声说,我在这里住过。

什么时候?

09年,我刚刚毕业,你还在成都的时候,有一次我半夜打电话给你哭,说老鼠爬到床上来了,就是在这边。

连我自己都有一瞬间的恍惚,五年的时间居然就这么匆匆地过去了,这里的街道没有变化,超市里的陈列没有变化,路边那家卖假小熊维尼的商店也没有变化,但我却改变了这么多。

或许知道这件事的人不是很多,09年的夏天,我曾经在公司做过三个月的编辑。

每年的7月至10月是长沙最炎热的时节,我在那三个月的时间里每天早上要乘两趟公交车去公司打卡上班,我严谨地履行这员工职责,也试图用一个真正的上班族的作息来要求自己。

那是很快乐的三个月,每天早上在公车上能遇到很多同事,中午拿着饭盆跟大家一起嘻嘻哈哈地去食堂吃大师傅做的饭菜,下午下班之后在门口的的士餐馆买份盒饭回家,一边看动画片一边吃,半夜写着稿子还会心血来潮地跑去更新一下博客。

我在那一年开始写长篇小说,也在那一年开始给《花火》写专栏,每月两篇,按时按量,从不拖欠,直到2011年下半年我去了印度,中间有段时间因为没有网络才缺席了几期。

那是我这二十多年来,唯一真正可以算得上是工作经验的一段时光,至今想起来都还觉得很温暖。

很清楚地记得第一篇专栏的灵感,来自某个周末,我去王府井影城看电影,当时上档的是《画皮》,我排队的时候抬头一看,就是赵薇的脸。

三个月之后,在总编工作室,总编问我,你喜欢做编辑这份工作吗?

我想了一下,其实我也还算喜欢,每天都能看那么多好看的故事,能做一份让读者喜欢的杂志,这当然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但我刚从学校里出来,我想先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上班的最后一天,我拖到很晚才走,删掉了电脑里所有属于我的信息,收拾好了桌面上属于我的杂物,却忘了带走我放在食堂里的碗。

如今想来,我并不后悔自己当时的选择,虽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因为太过自由而几乎陷入了空虚状态,但我很高兴看到时光一路在我身上,在我血液中,在我生命里留下的痕迹。

当年我信誓旦旦地说,我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而在很久以后,我才身体力行地弄明白了“原来世界只有一个,并无里外之别”,无论如何,对我来说这都是一种进步。

无论是专栏也好,还是我这几年的博客也好,关心我的人都能看到我是如何成长的。

有些人是天生强大,有些人天生软弱,但你通过我可以看见,脆弱的人如何一点一点变得更茁壮,更坚强。

《时光机·荆棘皇冠》就是这样一本书,愿你能从这些文字中,分享到我生命中百般滋味,酸甜苦辣。

愿你能够理解,我是从怎样遥远的地方,一步一步,走到你的面前。

文/独木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