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每一次相遇都是蓄谋已久

作者:岑桑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日光倾城

暑假的第五天,阳光明媚。

小T做了人生里的第一盘麻辣牛肉丝,黑乎乎地蜷在盘子里,像某种不知名的外星生物。

“闻起来还不错,不过……这也叫肉丝啊。”穆宇用筷子提起一串臃肿的肉团干,啧啧地摇着头。

“你不是最爱吃这个嘛,就尝尝吧。”小T央求说。

穆宇皱着眉,勉为其难地吃了一口,然后三步迈到窗前说:“嗯,不错,不错,你家的风景也不错。”

小T知道穆宇想逃之夭夭,不过不吃就算了,自己动手做零食,不过是个借口。

能和暗暗倾心的男神有一段单独相处的时光,才是正经事。

怎么说也是学校排名前5的校草,能被她邀到家里来,已经是件很高兴的事了,不是吗?

小T放了卡奇社的《日光倾城》,颗粒低低委婉的歌声,透出自由的气息。

穆宇忽然转过头,说:“对了小T,你爸不放暑假吗?”

小T的爸爸是大学里有名的教授。不过“有名”,还代表着另一个字——忙。

小T说:“他啊……一放假就到处给人家做讲座,现在应该在厦门吧,下个月才能回来。”

“哦,你爸现在还带不带本科生了?”

“他只带荷兰语了,四年招一次。这样的小语种,不会年年招的。”

“你爸真是厉害。”

小T用力咳了咳说:“你是来查户口的吗?”

穆宇轻声笑了,他说:“那……说说电影吧,你喜欢看什么电影?希区柯克的看过吗?”

“嘻嘻克克谁啊?”

穆宇无力地望了望天,说:“那昆汀呢?”

“啊——这个我知道。”小T好像很懂似的说,“就是拍那个什么的吧。”

“嗯嗯,没错,就是那个拍什么的。”

小T脸有点红,讪讪地笑了。

穆宇却弯了弯挑嘴角,说:“那还是说说你吧。为什么大家都叫你小T啊?”

“这个嘛……”小T看着穆宇漂亮的笑容,仿佛整座城市的阳光都倾泻在眼前。

她有点大脑短路了,拧着眉毛想了半天说:“我……我也不记得了。”

食霸小T

小T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别人就开始叫她小T了。总之,她的朋友都叫她小T。就连小区门口卖茶叶蛋的阿婆也会说:“小T啊,来买茶叶蛋啊。”

当然,不只是茶蛋阿婆这样叫,还有卖炒货的大叔,卖麦芽糖的阿姨,卖炸臭豆腐和油墩子的姐姐,卖烤肉串的新疆帅哥……

好吧,暴露身份了是吗?小T就是个彻头彻尾,不以三餐为生的零食星人。在没遇到穆宇之前,零食君一直是她人生的第一追求。

这一天,不用补习。小T肆无忌惮地睡到日上三竿才爬起来。妈妈上班去了。她套上浅色的棉布裙子,趿拉着凉鞋,去楼下小街上转一转。臭豆腐还没出摊,但凉粉大姐已经支起红色的太阳伞。小T在小桌子旁坐下来,要了一碗浇了厚厚辣椒油的凉粉。

于是“幸福啊!”“美好啊!”之类的感叹词,都在徐徐吹动的微风中,油然而生了。

忽然,坐在对面的陌生男生,啧啧地发表示了感叹。

“哇,女生吃这么辣,不怕长痘啊!”

小T看了看他长长头帘半遮面的扮酷造型,说:“我认识你吗?”

“现在不就认识了。”

“你谁啊?”

“陈木原。”

“你认识我吗?”

“小T对吧?这条街的食霸。”

噗——

凉粉大姐在一旁笑了,她说:“这姑娘,从小吃遍一条街的。”

小T的脸一瞬红了。女生以吃闻名,真不是件得意的事。她放下筷子,说:“哼,你就笑吧,以后我不照顾你生意了。”

可是凉粉大姐却笑得更盛了,就连陈木原也跟着哈哈地笑起来。

小T没好气地看着他。你说长的吧,比起穆男神差得远了,然后还用这等拙劣的手法搭讪。

此时,有微风吹来,拂动陈木原额前的头发。小T不经意地看见了他痘痘丛生的“月球表面”。怪不得他这么关心青春痘的问题。

小T不失时机地发表精彩的点评:“哇哦——你的脑门是磨刀用的吗?”

于是,陈木原的笑声,突地卡在嗓子里,戛然而止了。

真是魂淡啊

二、四、六是补习班上课的日子。小T很早就去了。因为晚到一会儿,穆宇周边的位子,就会被抢占一空。小T可是放弃了去旅游的机会来补习的。目的就是为了完成和穆宇做同桌的小小愿望。可是这一天,穆宇没来。闷热的教室,让她的心情更加郁闷了。

小T在桌子下面给穆宇发短信:“今天怎么没来?”

穆宇隔了许久才回了短信:“有点事。”

“要我和你妈说一声吗?”

穆宇心领神会地回:“要封口费是吧,会有的。”

“算你聪明。”

没有穆宇的数学补习课,枯燥地让人想抽头发。课间的时候,小T偷偷地逃课了。她没精打采地搭公交车回家,却没想到街口筹备了一个星期的“疯来吃”零食店,终于开业了。看见这霸气的名字,小T的激情瞬间被点燃了,一下公交车,就杀了进去。

真是魂淡啊!

好吃的太多!钱包君太羞涩!

小T只能小心翼翼地往购物篮里捡。两袋九制芒果干,两袋蜂蜜小番茄,三袋新加坡猪肉脯,一袋XO酱牛肉粒……

“喂,多来点,味道很好的。”

是陈木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小T的身后,脸上一副很懂的表情。

小T深深地白了他一眼,以此表达了“你给钱啊”的含意,然后说:“男生也爱吃零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