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你打云端走过

作者:罗胖胖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1.天敌

天敌这个词语是怎么由来的?百度百科是这样解释的:自然界中某种生物专门捕食或危害另一种生物,从生物群落中的种间关系分析可以是捕食关系或是寄生关系,如猫是鼠的天敌。

总而言之,天敌是生物链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一种阴魂不散的生物。

我想,我和你大概就是这样的生物体。

出发前,我去了一趟电子城,花掉整整存一年的零花钱,狠下心换了AF-SNikkor14-24mmf/2.8GED超广角镜头。

我幻想着这次的远行,我的镜头能和灵魂有一个亲密的触碰。

还有半个小时车子即将出发,头戴红色头巾的领队扭着屁股,噔噔地跑上了车,细声细气地叮嘱大家将行李放好,便开始点名。

“张绿,张绿,是哪一位?”

一个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女孩,两手空空上了车:“嗨,我在这儿呢。”

我原以为是自己一时耳背听错了,待看清楚那化着精致妆容,冲着我笑的脸时,我完全可以确定这就是所谓自然界中天敌的定律了。

“嘿,李艾艾,你也在啊。”你熟稔地拍我,一副跟我很熟的模样。

任谁在陌生的城市以百分百缘分的方式遇上自己讨厌的人,都没办法扯开嘴角跟她认亲吧?于是我干巴巴地砸吧嘴巴,相当不客气地别开了脸。

你也不生气,呵了一声转而跟车上众位临时组建的团友打招呼:“大家好,我叫张绿,不是章子怡的章哦,是张艺谋的张,你们也可以叫我小绿。”

众人被你无聊的幽默逗笑了,气氛变得愉快起来。

我却没有办法同他们一样愉快地跟你寒暄。

就在两个月前,你双臂挂在我男朋友胳膊上,两个人状态亲密地逛王府井。

我不能忍受一个说着喜欢我的人,却搂着别人出现在我面前,而这个人,还是我从小到大最熟悉的人,任何人我都可以接受,唯独你不行!

因为我讨厌你,张绿。

我认识你十七年,我们住在同一个院子里,前后相差两个小时出生,你在前我在后,不过两个小时的差距我却要叫你姐姐,同一个幼儿园,你能得到十朵小红花,我却只有八朵。同一个小学,你考试倒数第一名依然得到老师同学的喜爱。高中开学,有男生开始给你写情书,而他们总让名次榜第一名的我去做送信童。

相当气愤的我在甩了出轨男友一个巴掌后,愤怒并没有得到平息,我利用学校广播台主持人的身份,将这件事当做一件趣闻八卦大肆宣扬。

你被同学戏称“绿茶妹”,以我的经验,你一定很生气。我做好了准备等你来找我算账,没想到两个月过去了,却是在这种情况下遇上。

2.智商是硬伤

李显是你的新男友,出现在车上的时候已经是临近发车的时间了,他满头大汗地跑来,身上挂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个大包小包,脖子上还有奇怪的珠帘,脚踏人字拖穿得花里胡哨,最初,差点儿以为他是打算跟大妈团去泰国的人妖。

好吧,那霸气外露的气质还是能看出来是只公的。

我原以为智商低下是硬伤,学都学不来的。你同李显的组合显然刷新了我对弱智的新认知,我心想,这两个人以为是去海边野炊还是去泰国游街的?

我们这是野外探险好不好?

你嚷嚷着抹防晒霜,李显一番手忙脚乱地在各种背包里找,找着了你又嚷着要墨镜,又是一番好找。

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没地方放了,李显就龇牙咧嘴地冲我笑:“哈罗,这位同学能挪个位置吗?”

然后他将各种包堆积到我身旁空着的座位上,也不管不顾我被一堆杂物挤到角落,扭头献宝一样将墨镜双手递给你。

见多了男生喜欢你,但我还是第一次见李显这样鞍前马后,任劳任怨型的。别误会,我真没有夸奖他的意思,要怎么说呢?如果直接说他长得就一副万年备胎的样子,我一定不会这么恶毒的。

比起幸灾乐祸,其实我有点难过。我那极品的前任,大概也只是你众多备胎中的一个吧?

“呵呵,李艾艾,那就麻烦你帮我们看包了哦……”你一脸的理所当然。

最多能给你一个大白眼,不能再多了!这是我做人的底线。

进入到山区,车子减慢了速度,一路上会看到不少的农舍,麦田。偶尔会遇到鸡、羊、猪、狗、牛、马等在公路上淡定地行走,狂按喇叭也没用,动物们继续悠闲地漫着步,任凭大家干着急。

急了,领队下车,叉着腰指着羊腿大声嚷嚷。

引来车上一行人哈哈大笑。

气氛一下子从死气沉沉活跃起来,有人提议大家一起玩游戏——谁是卧底。

听说有玩的,一路上因身娇体贵晕了好几回的你突然就来了精神。

第一局,你排序在前,提名我是卧底。

“你凭什么说我是?说出证据理由来!”总的来说,我是一个相当较真的人,我很在意“被冤枉”这样的事情!

你笑眯眯地说:“我就觉得是你。”

在你强词夺理,积极相应下众人选择了把我优先票死。

我深感这游戏的不公平,再经历了同样的事情两三次后,我终于发飙:“我不玩了!”

3.感官幽闭症

“哎,妹子别这么玩不起啊。”扯我衣角的人是那个娘娘腔的领队,左右。他冲我眨眼睛,“嘿,给个面子。”

我嫌恶地挥开他翘起的兰花指。

开玩笑?当我是傻子吗?我是第一名好不好,怎么可以被倒数第一名的你玩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