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总有一个秘密与猫有关

作者:翁蓊蓊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1.夏小之又迟到了

宁元七坐在座位上,有点焦虑与不安地看着讲台上被班主任骂得狗血淋头的夏小之。

夏小之又迟到了,这一个星期班级的百分制都被她一个人拖了后腿,分数估计已经低到再无人能及的地步了。

班主任脸都气成了铁锈红色,将她痛骂了一顿之后,食指笔直地指着门外,咆哮道:“夏小之你这节语文课不用上了!给我去教室外面站着!”

可能是因为感受到了他火热的目光,夏小之侧过脸瞥了他一眼,这眼神在宁元七看来如同千年冰寒,他甚至来不及传达自己的关心,她便面无表情地背着她的大黄色书包,笔直地走出教室。

班主任在黑板前挥汗如雨地解读文言文,这篇课文宁元七昨晚做了充足的课前准备,他本想在课堂上一展他语文课代表的风采。可不知为何,他光是一想到夏小之刚刚那一瞥,就感觉千万束冷光直射得从头冷到脚,根本无心上课。

宁元七看了一眼磨砂窗外那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心想还是觉得不妥,便举手报告:“老师,我想去一下厕所。”

班主任手一挥他便立马起身往教室外跑。

教室外的夏小之正站在走廊上连连打着瞌睡,可突然这惬意就被一个人打破了,而发现这人就是宁元七的时候,这感觉就更是厌恶了。夏小之才不理他,把头转回去继续打瞌睡。

宁元七看着她一副分明就是无视他的样子,心里不好受极了,可他还是忍住了这口气,上前一步柔声唤道:“夏小之……”

见她依旧用她的侧脸面对着自己,宁元七既难过又无奈,继续说:“夏小之,你不要再迟到了,而且你每节语文课不是迟到就是上课睡觉,老师气得要命,夏小之你……”

他的循循善诱还没结束就被夏小之冷冷的声音打断,不过她就说了两个字:“娘炮。”

2.迟到大王的原因

其实夏小之以前不这样的。

她跟宁元七是邻居,那个时候两个人天天一起上下学,从来不会迟到。而且那个时候夏小之算是个上进青年,上课前认真预习,上课时认真做笔记,下课后认真复习。与宁元七二人可谓是来老师办公室问问题的常客。

这样好的一个女生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模样呢?不仅成了迟到大王,而且每逢语文课,要么就是大家都上课了她才从慢腾腾地从小卖部抱着零食回来,要么就是上课跟前后左右的同学聊得水深火热,要么就是上课时她趴在课桌上倒头就睡,要么就是课堂练习和课后作业一片空白地上交。

是的没错!夏小之的恶劣尤其针对语文课,因为宁元七是语文课代表。

她这样做是为了吸引宁元七的注意?屁,才不是,宁元七比谁都清楚地知道她是因为太讨厌他!

3.两只小鸡和一只鹦鹉

夏小之的奶奶从乡下给她带来了两只小鸡,一只的毛色是金黄色的,另一只的毛色相比之下稍微浅了一些。

她家住一楼,享有一个很大的庭院,刚好可以让她安放这两只小鸡,能让它们一天一天地茁壮成长。

懒洋洋的阳光洒在它们身上,乍一看还以为是两团会自己滚动的暖洋洋的球。俩家伙你一前我一后地奔跑着追赶着,玩累了便一摇一摆慢悠悠地走回夏小之亲手为它们搭建的小窝里。

夏小之极度爱惜这俩家伙,经过她千万次的谨慎考虑后,终于为它们取了爱称,黄一点的那只叫黄球,毛多一点的那只叫毛球。每天夏小之都会让妈妈去菜市场挑一些剩菜叶回来作为它们的三餐,它们很聪明,每次夏小之只要揪着菜叶对着外面高喊一句“黄球毛球”,不管跑了多远两只小鸡都会立马赶集似的跑回来,一蹦一跳地瞅着她手里的菜叶。

时间久了,就连她老爸养的鹦鹉也学会了这一招,有事没事就喊上一句“黄球毛球”,两只小鸡一天里便会不下十次地奔赴两地,累得它们够呛的。

夏小之怒瞪着这只鹦鹉,凶巴巴地警告它:“老爸的臭鹦鹉,你再吵我就揪了你的毛。”

4.被人遗弃的猫咪

有一天,宁元七与夏小之放学后一起回家。那天头顶的天空像一块被戳了好多漏洞的黑布,在这连绵不断的雨声中,宁元七捕捉到了一丝轻微的呜鸣。

走近一看才发现在杂草丛中有一只被人遗弃的猫咪。

它的绒毛被雨水淋得湿透了,一根根笔直地贴在身上,这样子真是丑死了。可宁元七弯下腰将它轻轻地抱起,用手温柔地抚摸它的脑袋。

他转过身对远处站着等他的夏小之喊道:“夏小之,你快看,这里有一只被人遗弃的猫。”

夏小之撑着伞一步一步慢悠悠地走过来,瞥了一眼他怀里的猫咪,好心好意地说:“它把你的衣服都弄湿弄脏啦。”

宁元七有点不满道:“你不觉得它很可怜吗?”

“完全不。”她果断地否决,见这只猫咪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夏小之狠狠地瞪回去,语气里带着些恨意,“我最讨厌猫了,它们简直是我的噩梦。”

夏小之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她小时候住在奶奶家时,邻居有一只凶残的老猫总是对着她家的鸡笼虎视眈眈。奶奶白天总是提防着这只老猫,将家里的鸡严严实实地锁在笼子里。可是哪料某天鸡笼没有锁好,夏小之半夜起床上厕所时听见了“喵呜喵呜”的声音,她推开门一看便看见了她此生都无法忘记的一幕——这只老猫正在吃她奶奶家的鸡!

这对年幼的夏小之来说是个无法抹去的阴影,它常常伴着那鲜红色的血出现在她年少时的梦境里,让她在无数个夜晚都被这个血腥的噩梦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