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陶姜不是玻璃心

作者:王灼灼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以前两个人闹别扭了,最先服软的都是陶姜,孙少棠永远一副吃定她的样子有恃无恐。

【他说他输不起】

偌大的会议室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看向陶姜。她故作轻松地理了一下头发,粉色的雪纺衫被汗水湿了大片。

这次,一定要赢!

可偏偏孙少棠满不在乎,她在一片掌声中走回座位,孙少棠也跟没事人似的鼓掌,难道他就不怪她?难道他就不担心她抢了他的位置?

最后一个竞选者,是孙少棠,他的表现自然不差。当然,最终的结果还是要选票说了算。

唱票人念过三个票数低得可怜的学生后,调皮地拉长了音:“陶姜——8票!孙少棠,7票……”

她赢了!以一票之差险胜。

孙少棠一身黑衣在夏日显得格外压抑,陶姜喊住他,那一刻她多么害怕他不会停下来。可还没等她开口,孙少棠便说:“我等你解释。”

陶姜愣了一下,心想他还是生气了,一旁的陈若斯安慰她:“学姐,这是公平的竞争。”

陶姜失神地回到寝室,立刻给他发了条短信说抱歉,他没回。

孙少棠在晚上八点才给她回了电话,他说:“你不是说不稀罕?为什么又来竞选?”

陶姜的歉意瞬间被激成怒意:“你就为这个来质问我?我们还真是好朋友啊!”

电话那头沉默了。

陶姜继续说:“孙少棠,你就承认吧,你输不起,你害怕我参加你会输,所以才怪我没告诉你就来竞选。”

本以为孙少棠会狡辩几句,可没想到他竟那样坦诚:“对!我就是输不起!”

学生会主席改选,她本毫无兴致,可一得知孙少棠竞选便跟着报了名。准备了几个通宵,就是想让他看到,她有资格站在他身边。

她赢了,可他却连看她一眼都嫌多余了。

自上次通过电话后,孙少棠就不接她电话,甚至和她一起上的公共课都不去了。陶姜忍受不了他这般刻意的疏离,也逃了那节公共课去男寝楼下堵他,后来他室友路过看到陶姜,友情提醒了一句:“等少棠吧,他在活动中心忙着社团节排练呢!”

饿了一中午,天又闷热,陶姜整个人如同脱水的干巴菜。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诚心感动了上苍,下午的时候孙少棠居然给她回了电话,只是语气依旧不好:“你找我?”

陶姜也没好气:“干吗躲我!”

他顿了一下:“我闲的啊?最近很多事要忙。”

陶姜平稳了一下语气,试探道:“那明天一起吃个饭?”

“说了我最近很忙!”

陶姜继续死缠烂打:“明晚我买饭去活动中心找你!这总不会耽误你时间了吧!”

孙少棠拿她没办法只好勉强同意。

约好的时间陶姜兴冲冲地提着孙少棠最喜欢的叉烧饭直奔活动中心,可一进门,却只看到几个演员坐在长椅上闲聊,哪里还有孙少棠的影子?询问后才知道他去医院了。

昨天不还好好的,大晚上去医院,他生病了吗?

【他只是不肯陪她土】

医院休息室的椅子上坐着两个人,孙少棠的白色外套披在脸色苍白的女生身上,声音宠溺:“饿不饿,我去给你买点东西吃?”

孙少棠的眼中盛着太多温柔,刹那间陶姜便被阻隔在二人之外不敢靠前,可就在这时,孙少棠竟往这边看了一眼,一眼就看到失落的她。

夜晚的风有点凉,陶姜盯着腿上涌动的裙角戏谑道:“你们什么时候的事呀?还瞒着我……”

孙少棠心情很好,好像生她气是在上个世纪:“陶姜你知道吗?我一直觉得陈若斯特别优秀,可她居然对我说,想成为和我一样的人!”

时光涌过纷杂的记忆,一帧帧片段闪耀盈盈光辉,她和孙少棠坐在KFC,问他究竟喜欢怎样的女生,他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告诉她,那女生一定要是提起他便眼中泛滥光辉。

陈若斯曾开玩笑似的说,若他选上了学生会主席,她一定要当着剧团所有成员的面跟他表白。他也笑着点头,好啊,耍赖的是小狗。

陶姜暗暗嘲笑自己,一直以为他的疏离是竞选失败面子上挂不住,竟没想到,是为了另一个女生。

粥铺到了,孙少棠轻车熟路地对老板说:“什锦鸡丝粥,不要胡萝卜少放盐。”陶姜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对于他这么了解一个女生的喜好心里说不出的别扭。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

陶姜低头把那份已经冷掉的叉烧饭拿出来,自言自语:“应该不能吃了吧。”

他一拍额头:“我把你给忘记了!”说着拿过陶姜手里的饭打开看了一眼,“我最喜欢吃的叉烧饭,还是你最懂我!”

那碗热气腾腾的鸡丝粥出锅了,恰逢她的肚子咕噜叫了一声。

她就像那份冷掉的叉烧饭,起个大早赶个晚集,所有的心意和心思都丧失了最初的味道。

而陈若斯就像那碗香喷喷的鸡丝粥,什么都刚刚好,诱人饮食。

她仰望了他那么久,为什么他最先看到的还是别人呢?

陈若斯看到陶姜的时候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尴尬。孙少棠递给她粥,她却一眼看到了他手中拎着的叉烧饭,皱了皱眉头:“都冷掉了别吃了,我就大度地分你一半粥好啦。”

陶姜默默起身拿过叉烧饭说:“我去扔。”

回到寝室已经半夜,上楼的时候陶姜一回头就看到陈若斯脖子上一闪一闪的项链。

“他送的?真没想到孙少棠还挺浪漫,学会互赠信物了。”

陈若斯笑着点点头,陶姜没想到,他居然把她的欣喜转赠他人。那是一次暑假夏令营,有一家铺子可以亲手做陶艺项链,免费指导刻字。陶姜看到就迷得不行,孙少棠不屑地说:“喂喂喂,有那么喜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