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我以为

作者:小狮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最近连续发生的一些事情,极大的震慑了我。我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来治愈我自己,鼓舞我自己,我说你看你的身边还有很多陪着你的朋友,我说你看你现在还在做着你最喜欢做的事情虽然一切很艰难,你看你离你的梦想虽然遥远但也比很多人都要近,你看你一直孤独,但并不孤单。

但心地的寒风却卷走了最后一枚落叶,留给我的只有一片空茫的尘埃。

对于自己的责备,要大于对现实的怨怼。人生在世,不过都萍水相逢,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如果自己在其中泥足深陷,不能问责别人,只能提醒自己,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在此我只想说两个故事,两个都发生在北京的故事。

第一个是有一次去北京,朋友约我在光华路的一家酒吧见面,他要把他最新的设计的作品带给我看。

那是一家类似会所性质的酒吧,开在工作日匆匆忙忙,一到周末就略显冷僻的CBD。我与另一个朋友到的稍微有点早,才晚上9点多就到了。进去发现不大的场地,三三两两的人散落坐着,不是客人而是服务生。

朋友看了就跟我说,这个地段租金贵的吓死人周末人流量又少,酒吧开在这里,可真是要赔惨了。

我看了看周围空荡荡的酒吧,确实略表揪心。

大概半个小时候后朋友来了,酒吧里的人也陆陆续续多起来了,流量竟然还可以。朋友说老板的人脉很不错,因为是做设计的,所以很多设计还有影视公司的人和明星也都会来,客源倒也还好。

我为自己随众的我以为而感到有些羞愧。

另外一件事是朋友告诉我的。

在他们公司附近,曾经有一位残疾人,我说的这个残疾并不是指耳朵聋或者腿脚不灵便,而是更加让人绝望的残疾——他没有双腿。他每天就用两只手,撑着木板艰难的移动,到一个固定的地方乞讨。不管是日晒雨淋,还是大雪纷飞,因为他需要生存。这片的上班族,基本上都知道他也很同情他,但大家所能给的,不过是兜里的一些零钱。

后来有一天乞丐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外国人。老外比比划划不知道在跟他说什么,就这么陪了他一个星期。一周后,乞丐的面前出现了一些书,都是外国的原版书籍——他开始卖书了。朋友非常感动,这应该是那个外国人给他的建议和帮助。

一年以后,已经跳槽去另外一家公司的朋友特意去看他,还给他带了一些小商品。他还在那里,只不过面前的小摊除了外文书,还多了很多别的小商品。朋友把东西送给他,告诉他这是免费送给他的,希望能帮助到他。他很坦诚的跟朋友交流,并主动提出要支付朋友这些商品的成本,是的,他还用到了成本这个词。朋友再三推辞,他才终于收下了,并且很真诚的跟朋友说了句谢谢。

他现在显而易见过的更开心,他在空闲的时候会用手机打斗地主,经常会有一个女生来给他送饺子,那个外国人还会偶尔来看望他。忘记说了,他们现在已经不需要比划了,因为他已经会说一口流利而地道的美语。

我们的善良有时候显得冷漠,仅仅因为我们缺乏耐心,并且我以为。他伸出了双手,于是我们就不假思索的给他钱。而那个外国人,真正的正视到了他的尊严,改变了他的思路,提供给他另外一种生存的可能,更为体面的生存的可能。

没有人不想更高贵的活着。他也是。而他失去双腿,依然选择抽离困境,更体面的活下来,不知是怎样的坚强。

人类太过强大,所以很多时候只会简单粗暴的我以为。

而太多伤害,又是来自这简单的三个字,我以为。哪怕初衷是因为爱。

我以为,我们已经约定,哪怕来路艰险,也会一起走到最后。

我以为,这一切都是真的,哪怕再多人劝我质疑,我依然选择了相信。

我以为,我的合集出版的那刻,依然有你们在身旁。

我以为,你能体会,我此刻的意冷心灰。

我以为。我以为。

文/小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