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水母与少年

作者:笛子酱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作者有话说:路过学校旁的书店看到卖水母的招牌,于是好奇地买回两只。一周后水母都饿死了(明明我有按饲养指南喂食的好吧!),我只好写文以祭奠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越来越老(……),所以笔下的女主角都开始母性大发?姜简仁这种清新小美男,卖个萌含个泪就搞定了桂萌白。不过对于单细胞的女生来说,没什么比平时光芒四射的男神偶尔流露出一点柔弱更令她心花怒放的了。

而如果你恰巧撞见他成长中不可言说的尴尬,又陪他经历了那段最艰难的时光,我想说,患难之交如你,注定在他小心灵的山头,稳稳插上一杆小红旗。

我不想看到你倒下,就当是我,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好了。

1、莲花

高一那年,桂萌白的同桌姜简仁以一种惊世骇俗的方式红遍全校。

因为省实验的校史上,前后五十年,都没一个人像姜简仁那样,刚在全校新生大会领取新生奖学金,转眼就跌进返修中的厕所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化粪池。

新生奖学金专为入校成绩优秀的新生设立,而姜简仁又很不幸是男生里最好看的那个。

他意气风发地在台上接过奖金,台下已有数百男生羡慕忌妒恨得牙痒痒。

所以,当他晃晃悠悠地走下台,一个踉跄跌进路边的化粪池溅起一片也惊倒众人的同时,也让其余男生瞬间心理平衡。

据悉,姜简仁是这样解释自己当时的行为的:我貌似,打瞌睡了。

理由虽然简洁有力,但他从此走下了省实验新生代偶像的神坛。

没有哪个女生会对一个从化粪池爬出来的男生产生任何想法了,哪怕他貌赛潘安。

除了桂萌白,她是姜简仁从高一开始的同桌,其间从未变过,从一而终,感天动地。

当姜简仁憋红了脸爬上岸,狼狈的样子引起众人哄笑。

唯有人海之后的桂萌白羞红了脸,心怦怦然。

化粪池里爬出来的姜简仁粉面含春,气喘吁吁,在她眼里幻化成了一株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

大概是那一刻起,姜简仁成了她的心上人。

2、念念在心

开学后课程紧张,众人很快遗忘姜简仁的丢人事迹,只有桂萌白还念念在心。

住读生不能带电脑,她就伺机溜去校外网吧。

时值教务处狠抓“逃学上网玩游戏不良分子”的风口浪尖,桂萌白不惜顶风作案,只为搜索“人为什么会突然睡着”的答案。

好不容易有次大发现,脸快贴上显示器的桂萌白被按上肩膀上的手吓得一抖,回头望见教导主任深邃的鼻孔。

还是姜简仁把她领回来的。

“她连元素周期表都记得稀里糊涂,你指望她有玩dota的智商?”

姜简仁平静地在教导处为桂萌白辩护,角落里的女生羞愧地瞟了他一眼:挺直的脖颈到脊梁,线条流畅又性感,多像戈壁滩上的小白杨!

美色当前,她丝毫没计较他羞辱式的辩护词。

回去后,他问她跑出去上网干什么。

她这才想起那条吓坏了她的新闻,说有一种尚未发现治愈办法的疾病,临床表现就是突发性入睡。

她不禁哽咽:这么好看的男孩子,心地又善良,为什么要他患上不治之症呢?真的是天妒英才?

姜简仁被女生的忽晴忽雨弄得一头雾水。

此后,每次面对姜简仁,桂萌白总流露出一种他将命不久矣的哀色,看得他憋屈又疑惑。

“你能不用这种目光看我吗?在它的照射下,我会觉得自己是一具等待告别仪式的遗体。”

历史课上,姜简仁低声警告她。

“话说……你有想过……”她绞尽脑汁搜索合适的措词,“去看看医生吗?”

姜简仁皱眉,凤眼怒转:“我没病没灾,一身抗体,看什么医生?倒是你,去整形科咨询下吧。”

“啊?”桂萌白又惊又怒:他讽刺自己长得不好?

“如果大脑能整容,兴许能挽救一下你的智商。”男生一本正经地说。

原来不是说她不好看,桂白萌松了口气。

谁料,姜公子突兀入眠的事接二连三发生。

第二次是在开水房,她眼瞅着站在自己前面的高个男生一个踉跄就酥软下来,再一看——已然安眠于墙角。

第三次是在数学课上,深得宠爱的姜简仁正在黑板上写解题步骤,毫无预兆地砰的一声撞上黑板,滑落下来——蹭了一脸粉笔灰。

第四次最是惊心动魄——对桂萌白而言。那是最令人欲哭无泪的体育课,相亲三十余次都失败的体育老师丧心病狂地让全班在烈日下跑圈,桂萌白因生理期而逃过此劫。

她本坐在树荫下得意地晃着腿,却突然看到姜简仁埋头向她跑过来,好像把她当成了终点线。

她刚站起身,就见姜简仁头也没抬就迎面砸了下来。

她闪退一步扶住了他——“个子高就是沉!”

被突如其来的艳福冲撞的桂萌白,突然意识到周遭正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学校操场。还在苦命跑圈的同学们经过,集体不满地啧啧。

“现在女生实在太不矜持,班风不古!”——忧国忧民的班长李懿非。

“居然当众扑倒良家妇男,饥渴难耐!”——觊觎姜简仁多时的班花江聪聪。

桂萌白手撑着已睡得不省人事的姜简仁,心中好生委屈:明明是他自己扑上来的啊。

3、窒息

作为住读生,桂萌白每周末才能回家。

打开家门,迎面看到墙上爸爸的笑脸,她吐了吐舌头。

这时候,爷爷应该正在院子里折腾他的花花草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