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等风来

作者:桃子夏(张蓓)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你看。我就是变成了小时候我自己最害怕变成的那种人。”

她的唇边轻轻吐出两个失落的字,“弃妇。”

那一晚,我们在江边看烟火,这座城市每周六有一场准时赴约的烟火会,火花与月光倒映在她的侧脸上,那是一个足以令人妒忌的轮廓。

我这个女性朋友,堪称艳压群芳。多年前我们一群朋友约在KTV聚会,各种同学、亲戚、朋友的关系大串联,包厢里吵得闹翻天。姑娘们叽叽喳喳聊天唱歌,汉子们喝啤酒猜拳,拿着麦的同学扯着嗓子吼也压不住包厢里的吵闹声。

可是。

在她推门进来,笑吟吟说“抱歉我迟到了”的瞬间,世界安静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她。复古蕾丝长裙,肌肤胜雪,哑红色的唇,所有男生在她进门的一瞬间就腼腆了。一场汉子和女汉子的草根聚会,演化成伪小资高端聚会。姿容绝色是足以令人妒忌的天赋,有的女孩一生的努力,也不及另外一个女孩刹那的回眸。后来毕业了,在我们为了一点微薄的薪水累得像条狗的时候,她已嫁得很好,悠闲地当起了少奶奶。聚会时永远是人群焦点的她,在散场后也会先去地库拿车,摇下车窗笑吟吟地问我们,一起走吗?无论你家的地址离她家多么远,她也会体贴地说顺路。

我后来在不少社交场合也见过不少美女。一条女神裙,十厘米高跟鞋,精致的妆容都足以令一个平凡的女孩拥有惊艳瞬间。可她不同,哪怕只是穿着白T恤牛仔裤站在人群里,也足以令场上所有的女孩黯然失色。说来也是偏见,我们都觉得平凡的女孩想要过好生活,打拼得需要辛苦一些。这样漂亮到了一定程度的女孩,嫁富人享受优质生活,那也是老天爷给她的命。

没过两年,听人说,她离婚了,现在开一家花店维生。

在同龄人还没有正正经经谈婚论嫁过的时候,她的离婚,无人是一枚重磅炸弹。曾被她的幸福刺痛的女同学都说,你看,嫁有钱人靠不住吧,再漂亮也有看腻的那天。当年仰慕她的男生也说,哎,可惜了女神,现在是残花败柳喽。

有一天我逛街,看见她满身大汗蹲在路边剪花枝,一枝一枝地调整花束。花店很小很破旧,旁边就是污水横流的城中村。她憔悴的模样,和那个摇下车窗轻启朱唇问“一起走吗”的明艳侧影,判若两人。

我忽然很心酸,请她出来吃饭。

在江边的咖啡屋。她又解脱又伤感地说,那富二代花心贪玩,又不顾家,她卖掉老屋开了这间花店,现在撑得很辛苦,也不知前路会如何。

“还会恋爱吗?”我问她。

她笑着摇摇头。“想都不敢想。”怕掉进更深的深渊。

那天的烟火美丽又哀伤,坠落如满天的繁星。我们还不算老,却早早地拥有了一颗疲惫的心,觉得人心暗黑到令人失望的地步,事业无从提起,爱情更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小时候她就知道自己的外表占一点点优势,她最怕的就是有一天这优势没有了,她又老又丑还被人抛弃,事业也一事无成。

“你看。我就是变成了小时候我自己最害怕变成的那种人。”她说。彼时我也值人生低潮,事业失败,刚刚失恋,体会得到她对人生的失望,和那种无法把自己从深渊里拉出来的无力感……我不知如何安慰她,和自己的心,只能陪她一起看烟火,轻轻地说,“捱吧,会捱过去的。”

又一晃两年。

她捱过创业最难的两年,破旧花店成了小有名气的花艺连锁,在市内有七、八家店,气色也好了许多,追求者门庭若市。我的境遇也好了许多,我们好像飞上了天空,终于捱过了那段穿越云层的日子。后来她翻到一本杂志,里面有电影《等风来》的一段台词。那是电影里几个人滑翔时,教练提醒他们的一句话:“不管你有多着急,或者你有多害怕,我们现在都不能往前冲,冲出去也没用,飞不起来的。现在的我们只需要静静地,等风来。”

我和她都明白了,为什么在那个江边的夜晚,我们内心深处蓬勃着郁闷和压抑,却又无从说起;那股隐忍的疼痛和失望到底是什么——我们都选择了放弃没有希望的生活,却又在往上攀升的过程里没有见过一丝丝曙光。

其实那时。

我们什么决定也不需要做,亦无需怀疑——为着更浓烈的生命,我们只需要在原地坚持着,默默等风来。

文/桃子夏(张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