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文艺女青年之歌

作者:河马阿姨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我不是说了吗?我喜欢你,你怎么不相信?

【一】是旅行,不是旅游

我是在火车上认识夏树的。

我将碎花棉布铺展在泛黄的床单上,拿出行李箱中的小被子和随身的《小王子》,刚躺下,卧铺的门便被推开,随即是门与门框的碰撞,将我吓了一跳。

我有些恼怒地瞪着站在门口的圆寸青年,很高,浓眉大眼,是当下女孩们都喜欢的阳光型,一咧嘴,笑出白森森的牙。

我高兴不起来,九月是出行的高峰期,买不到硬卧才花了将近两倍的钱买了软卧。推开门发现车厢是空的我还庆幸了好一会儿,以为可以独占四个床铺,谁知,又杀出个程咬金。

程咬金见我不搭理他,便自顾自地放置行李、收拾床铺,发出各种碰撞声,吵得我连书都看不下。见我放下书,他停下动作,笑道:“我叫夏树。”

“路非非。”

或许是我的表情太严肃,语气太冷淡,或许是实在没有什么话好聊,谈话就此收梢。他收拾完东西后在包中翻出一本足球画报,直接躺在那不知多少人睡过的白床单上。我又重新拿起了《小王子》,这个故事我读了许多次,在读到小王子遇见狐狸的那一段,夏树的手机响了。

天哪,居然是凤凰传奇。

我对他仅剩的那一点点好感,在手机铃声响后清空归零。

他讲电话的声音不大,伴随着几声插科打诨和朗笑,我放下书,从包里掏出nano(音乐播放器)和耳机,刚戴上还没按下播放,夏树已结束电话,转过身来与我搭讪:“路非非,你是去丽江吗?”

我来了一点兴致,从床上翻起:“是啊,你也去丽江?”

“是呀,我去参加朋友的婚礼。”他问我,“你呢?去旅游吗?”

我纠正他:“是旅行,不是旅游。”

“旅行和旅游有什么区别吗?”他问。

我实在没法和他解释旅行和旅游的区别,但它们的确是有区别的。微博和豆瓣每天都有人在倡导“一个人旅行”“女孩们要么旅行要么读书,心和身体总有一个要在路上”“趁年轻,去旅行吧”,假若把旅行换成了旅游,这句话的档次便下降了许多。

我没向他解释,他也没再执着于这个话题,我们转了话题,很快我发现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觉得女孩穿雪纺好看,我执着棉布裙,他觉得出行要住如家和七天等连锁酒店,而我偏向古香古色的客栈,他喜欢360浏览器而我爱搜狗。

“它的速度更快一些!”

“可用它发微博显示的是360浏览器,一点都不洋气。”

“哪有人注意这些!”

“当然有,比如我。”

谈话就此中断,因为到了午餐时间,夏树要去餐厅吃饭,我摇摇头,说不去。

我的行李箱里塞了半箱泡面,各种口味,原本打算在夏树走后给自己冲泡面,却没想到他给我带了饭,却拒绝我给钱:“不用了,火车上没有什么好东西吃,你也要垫垫肚子。”

【二】一次失败并不代表全部

上大学之后,我一直是一个人旅行。走过厦门、青岛、乌镇和凤凰。每次出行我都要花上几个月时间去准备,虽然摄影技术有限,每次出门还是会背上和社团借的单反一路咔嚓,并发微博记录行程。

在火车上,我靠在窗边让夏树帮我与窗外的风景合影,看完他拍的照片,我欲哭无泪:“你怎么拍成这样?你不会构图吗?”

“拍照不就是把人和景拍下去就可以吗?”

我扔了他一个白眼,偷偷发了一条微博吐槽他。

虽然我们三观略有差异,但这三十多个小时的行程还是挺愉快的,没有想象中难熬。夏树没有脚臭,不会打鼾,一到饭点还会主动给我带吃食,会在我无聊时主动开口打发时间。

下火车已是晚上十点,夏树提出送我去客栈:“你一个女孩,多不安全。”

“我已经习惯了。”

的确,一开始独自出行会觉得怕,而现在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订好车票和旅馆,查询路线,下了火车后坐车抵达便OK。

挥别了夏树,我坐车前往客栈。客栈是提前在网上订好的,团购很便宜,这里也很文艺。我站在大厅连上WIFI拍照发微博,并同步了人人网和微信朋友圈。做完这一切,我才拖着行李回房间,恰好遇到刚从外面回来的住在隔壁的男青年。

他穿着卡其色短裤和polo衫,戴着鸭舌帽,身上还挂着佳能,看见我主动与我招呼:“你也是来旅行的?”

“是啊,你好,我叫路非非。”

“我叫青河。”

第二天早晨出门时又遇到青河,他依旧背着相机戴着鸭舌帽,多了一副墨镜,见到我,停下来打招呼:“你要出门吗?”

“是呀,一个人到处逛逛。”

“我也是一个人,要么一起?”

十月的天气不算凉快,我披着长发穿着从淘宝购置的波西米亚长裙和披肩与青河去逛街,大街上不乏与我一样穿戴的女孩。束河古镇弥漫着浓浓的文艺气息,没走几步,我便拿起相机拍照,走走停停。

第一次旅行我是与朋友一起,却在半路分道扬镳,因为她受不了我事无大小皆要拍照和微博,觉得行程失去了逸致,独自走了。好在,青河并不介意,他和我一样热爱拍照,甚至提出了帮我拍照。

“你站在那儿不要动,微微转过头,对,给我个回眸一笑。”他指引着,虽然肩膀和笑容都僵硬,我仍努力按着他的要求做。拍完之后,他将相机递给我。

“哇,怎么拍得这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