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云端的天宝街

作者:苏茜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她还有很多话想和他讲,还想继续吃他家的凉粉呢。

楔子

后来林晓寓伙同柯伊诺去很多地方吃过凉粉,每次吃完都会嫌弃地说:“这比天宝街上的差远了。”

“就能赶上天宝街上最难吃的一家吧。”

大二时柯伊诺有了男朋友,厚道的男生听她们发牢骚都忍不住要问:“天宝街的到底有多好吃?我觉得这个就蛮不错了。”

两人对看一眼,一起说:“嘁。”而后无言。

那种好吃,吃过的人难以忘怀,没吃过的人,也再没机会吃到。

云端的天宝街已无处可寻,那个伏在凉粉摊上写写画画的少年,同样失散在人海。

1、崩塌

林晓寓与柯伊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互相看不惯。

林晓寓家住在天宝街后面的厂矿公寓,二室一厅的小房子,楼体外满布灰尘,阳台上养着几盆要死不活的花。她的父母都是锌矿的普通职工,父亲负责看守炸药库,母亲在风机站管送风机的开闭,日夜两班倒。

她和天宝街上大部分锌矿职工子女一样,念子弟幼儿园,子弟小学,子弟中学。小时候母亲工作忙,给她剪了便于打理的波波头,她睡觉不老实,每天早上脑后的头发都会翘起,怎么也弄不伏贴。班上同学不客气地给她起外号,叫她啄木鸟——小学课本插图上啄木鸟脑后的毛就是翘着的。她又气又恼,谁叫咬谁,哪怕别人比她高一个头,由此闯下了女霸王的名声。

而柯伊诺,与她完全不同。

柯伊诺的爸爸是锌矿的矿长,她在省城出生,念省城最好的幼儿园小学,直到初二时矿长夫人听说了矿长的一些风流韵事后带着柯伊诺驾临到天宝街。

她家并不住厂矿公寓,在天宝街尽头的山坡上有一栋依山而建的三层小楼。楼体贴满了蓝白棋格的瓷砖,院子里种着各种花木,搭着秋千,其间有一架九重葛围成的凉亭,凉亭边有鱼池一个,养着若干锦鲤。

那是天宝街上最漂亮的房子,住着天宝街最有身份的女主人,以及天仙一样的柯伊诺。

林晓寓班上的男生这么说时,她嗤之以鼻——敢情外面来的都是天仙不成。没见到就心怀不满,见到了更是生气——居然真的那么漂亮。

天宝街在矿山上,山高风大,日照充足,这里的人们皮肤大多为麦色,柯伊诺却白得像冬日山顶的积雪。她的一部分头发用白色丝带束在脑后,一部分披散着——整个一小龙女的发型。而她本人,也是冷若冰霜,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

林晓寓抬头看着那张毫无表情的巴掌脸,顿时泄了气。

“这是刚转学来的柯伊诺同学,跟同学们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柯伊诺——名字取自世上最传奇的钻石柯伊诺尔,希望能和大家成为好朋友。”她低头鞠了个躬。

假,真假,那表情明明就是土包子们离我远点——

“钻石耶,我的名字想想就丧气,你呢林晓寓?”同桌张富贵悄声问。

林晓寓翻了个白眼——生她那年厂矿公寓刚修好,她家好不容易才分到一套房子,以示纪念,她的名字就产生了。

这柯伊诺,真让人讨厌。

可更讨厌的还在后面。

天宝街转角的地方有一棵老榕树,榕树下常年摆着一个凉粉摊,卖凉粉的是个寡妇,姓苏,娘家好像是四川的。寡妇有个儿子,比林晓寓大一岁,名叫顾愿。

他们母子不是天宝街人,而是山脚下怒河边上的渔家。

锌矿产的矿并不靠汽车运出去,有一条索道从云间出发,顺山而下,横跨怒河,再抵达河对岸的火车站,装车运走。很多人打矿石的主意,在山间搭设梯子上去偷矿。这样高危险的动作,免不得会带来伤亡,顾愿的父亲,就死于偷矿事故。

那时候顾愿的奶奶带着年幼的他来矿上闹着要赔偿,搞得矿上哭笑不得——又不是厂矿职工,偷东西出了意外,怎么还要失主负责?

老人一顿撒泼打滚,一头撞在了厂矿公寓门口的石狮子上。矿上被闹得无奈了,只得同意赔两万块的丧葬费,因为这事,矿上好多职工不满。

那年代,普通职工一年的工资奖金加起来也没两万呢,凭什么拿大家的钱赔给一个贼?

顾愿他妈却不要钱,只求能在天宝街上摆个摊位,做点小生意自力更生,于是皆大欢喜。

后来天宝街上就多了小吃摊,卖凉粉凉面。刚开始根本没人去吃,什么是凉粉啊,谁知道是啥味儿,这家人又闹得矿上鸡犬不宁,谁会去吃呢?

而林晓寓就是第一个顾客。

林晓寓是个吃货,她捏着她妈给的两块钱从街头走到街尾,又走回来,就看到了正在吃一碗凉粉的顾愿。

黄白色的凉粉,红彤彤的辣子,青绿的小葱碎——被搅合在一起,送进了顾愿唇间。年少的顾愿生得唇红齿白,不知是辣还是热,额头鼻翼脸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一眨眼,长长的睫毛都沾湿了。

很多年过后,林晓寓都认定这是顾愿故意勾引——不管哪方面。她咽了咽口水,走了过去。

“阿姨,我要一碗和他一样的东西。”

就这样,经过林晓寓的试吃与推广,来吃的人越来越多,口碑越来越好。天宝街上其他卖小吃的店家免不得要怨恨矿上——早知如此,还不如给她两万块钱了。

依样学样,别的店也开始学着做凉粉了,还去找苏姨取经,苏姨来者不拒都教他们。可惜谁家做得都没有她做得好吃,人家还背地里说她有所保留。

林晓寓也因此成为他家唯一的VIP会员,享受凉粉半价,冰水免费,被义务辅导作业的特权——老师就是顾愿,他在子弟校借读,比林晓寓高一级,成绩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