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听听

作者:鲨鲨比亚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1.玉兰花开

老巷里的玉兰花开了,早晨清幽的空气里多出一种灼灼灿灿的感觉。

这一家人的生活是这么开始的。

妈妈最先起床,窗外太阳刚刚升起,月亮还没有完全沉下去,邻居家的小狗时不时地发出一两声短短的叫声。妈妈去奶奶房间,很有力气地将躺在床上的奶奶打横抱起,放在轮椅上,然后推去院子里。和奶奶睡一个屋的小孙女,因为还是小孩子的缘故睡得很实沉,所以一点都没被吵到。

奶奶因为中风大半个身子都麻痹了,妈妈把她推进小小的院子里,让她看院外白白的玉兰花。

大部分时间都不得不卧床的奶奶很喜欢每天清晨的“放风”时间,看着看着她就会发出“呃,噢,嗬!”这种含混不清的但却是代表着快乐的声音。

阳光一点点变得明媚,爸爸也起身了,他帮着妈妈一起替奶奶漱口刷牙擦洗,让老人干干净净舒舒服服的。奶奶大约是感受到了早上阳光的热力暖暖印在皮肤上,她更开心了,更大声的“呃,噢,嗬!”

小孙女在这样的声音中缓缓醒来,这就是她的闹铃了。

床上一条虫床下一条龙,小孙女一起床就变得生龙活虎精神抖擞,简单洗漱后连头发也不梳,抓起打鲜豆浆的双耳锅子,就冲出去给一家人买早餐了。

爸爸妈妈总是会望着她风风火火的背影相对一笑。而奶奶则用更更大的声音,“呃,噢,嗬!”

这并不是富有的一家人,但却十分快乐。

2.Insomnia

每天起床对荆楚来说都是一场战役,而且他永远打不赢。

醒来的过程简直像一寸寸死去那么难受。

十几岁就已经神经衰弱,长此下去,他恐怕会早夭吧?顶着两只熊猫眼走向学校的荆楚自怨自艾着。

在外人看来,荆楚家里是不折不扣的高知家庭,在荆楚看来爷爷奶奶也好外公外婆也好爸爸妈妈也好,身上统统潜藏着神经衰弱的基因,最终在他身上集大成。

入睡难,睡不沉,借用《搏击俱乐部》的话就是“With in somnia,you‘re never really a wake;but you’re never really asleep.”

不能真正入睡的人也不能真正地清醒。

不清醒的荆楚干了这样一件事,他在上教学楼的楼梯的时候,不知为何一脚踏空,身体失去平衡,眼见就要滚下楼去。

千钧一发之际,有人拦腰抱住了他。

荆楚定定神,这才发现出手相救的竟然是个女生。

“你没事吧,荆楚?”

“没、没有。”荆楚努力要回想这个女孩子的名字,他记得她是坐班上前面两排的,扎了一条很粗很粗的马尾。“谢谢你,田禾。”终于想起来了。

田禾不确定荆楚是不是能自己站稳,所以没有马上撒开手。

荆楚想说我自己可以了,但话还没出口,屁先响了。

是的,一个屁。

失眠的人一般肠胃都不好,而田禾又恰巧勒住了荆楚的肚子。

荆楚呼吸着周围迅速变臭的空气,欲哭无泪地想,明天他就申请转学!

田禾努力想装作什么也没闻到的样子,那天放学回到家时她想起这件事仍觉得好笑,饭桌上就听她一个人叽叽喳喳,上了哪几门课,中午吃了什么,“班上有个好帅的男生上楼梯滑了一下,我拉住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放了个屁,呵呵。”

田禾的爸妈也都咧嘴大笑起来,但只有表情是笑的,并没有发出笑的声音。

3.嘲笑

荆楚其实就是个男版的林黛玉。除了像林黛玉一样病歪歪总是无精打采,他也像林姑娘一样有些小鸡肚肠。

因为臭屁事件,他已经暗暗在心中将田禾放在了敌对的位置,坐在班级最后一排的他很轻易就能观察到田禾的一举一动。

算是很循规蹈矩的学生,有板书时就抬头看黑板,要么就是低头盯着教科书,不会和周围的同学交头接耳。课间休息的时候一定会离开教室,有时会帮同座位打水。人缘还算不错,每到放学的时候都会有两三个女生来约她一起走。

但是不管是老师还是男生都不会特别关注她。因为田禾第一功课并不拔尖,第二长相也不出众。

但有人传说她家是住在别墅区的。

也有一次放学的时候,校门口停了一辆豪车,是专门来接她放学的。

荆楚的大伯也住在那个富人区。一向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懒得一塌糊涂的荆楚竟然开始每个周末都主动跑去大伯家,美其名曰要探望伯父他老人家,还主动请缨遛大伯家的爱犬金毛。

一趟一趟地遛下来,荆楚从来没有碰到过据说也住在这里的田禾。大概周末的时候都跟家人出去玩了吧。荆楚这样猜测。

就算真的碰见田禾了又怎么样?总不能恶狠狠威胁她说,你要敢把我的糗事说出去我就揍你。

真的要威胁的话,在学校里也能找到机会威胁吧。一次快放学的时候,有个同学快步路过时碰掉了田禾摆在桌面上的书,荆楚恰好跟在后边,就弯腰把书捡了起来递给田禾。

“谢谢。”田禾一边说一边看了看荆楚,大概是又想起那天的屁屁,她抿嘴笑了起来。

讨厌,笑什么笑,有那么好笑?荆楚落荒而逃。晚上辗转反侧睡不着的时候,荆楚又想起田禾那个笑容,那算是“嘲笑”吗?

就算真是嘲笑的话,那也是很好看的一个笑容。真离奇,一个并不漂亮的女孩子为什么笑起来会像花朵一样呢?

4.可爱

周五下午全校大扫除,大部分同学都被分配去操场捡落叶。荆楚的任务是擦黑板,大概是因为看他个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