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洛天记·朝暮成雪

作者:张芸欣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他要的不是我这个人,只是我这周身的五彩羽毛,为的是救他在这个凡间的心上人。

1.我们做个朋友吧,小麻雀

这是凤栖山的子夜。

集日月精华的飞禽之所,霜白之光笼罩于顶,浅银色细线平铺翠竹之中。

万年秋桐仙树伸张着枯瘦的枝丫,细细蔓延成巨大的环形姿势,将我置于日月光的灵气之内。

我已在这座仙山的月隐树林修炼了九百年。吸取日月之光,是每日必做的功课。

我的羽毛从出生时候的灰色渐渐变成通身雪白,再过百年,我将会变成这凤栖山最尊贵的祥瑞彩鸟,拥有五彩绚烂的羽毛。展翅在苍穹的天空中,无飞禽再敢小觑。

作为出生就被飞禽耻笑的鸾鸟来说,变成彩鸟,羽化飞仙是终生所愿。

虽然阿泽总是嗤之以鼻。

阿泽是连渊浩渺的一只近万年的玄狐,法力高强,这月隐树林里,没有任何飞禽是他的对手。

我初识他的那日,刚偷了一只猫头鹰的仙丹服下,新增两百年的功力,猫头鹰恼羞成怒,气得要抓我回洞府做烤肉。

对于有贼心偷盗却没有法力护自己周全的飞禽界菜鸟,当时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过错,眼看猫头鹰的魔爪就要伸过来的时候,一只玄青的狐狸冲了出来。

那是一只非常漂亮的狐狸,玄青的绒毛,在夜光下抖落着贵气的光芒。

那猫头鹰并不知道他的厉害,不自量力地和他斗了几个回合,没想最后连毛都被扒光,转眼变成秃鹰半成品,狼狈逃脱。

当我差点要痛哭流涕地多谢狐狸救命之恩的时候,刚刚还凶残顽强的狐狸突然冲我傻傻地笑起来,天真无害地说:“你好啊,小麻雀,我叫阿泽。”

我被他一声小麻雀唤得差点气得倒地不起,他却从身后取出一枚山果,划开它坚硬的果壳端到我眼前,继续装没心没肺的样子说:“我们做个朋友吧,小麻雀。”

2.只听闻狐狸惯用媚术,可曾听闻鸟儿对狐狸用媚术

我的小叔叔凤羽在离开风栖山的时候曾告诉过我狐狸的狡猾和阴险。

在凤栖山的隔壁就是狐狸世家的连渊洞穴,他们自成一国,种族庞大,有无边法力,自出生就比一般鸟兽高贵,很少与外界来往。

小叔叔说狐狸只有在需要利用人的时候才会示好,让我一定要提防。

可是我认识阿泽以后,怎么看都看不出他狡猾阴险的样子,他总把他们水泽洞里最好吃的山果带来给我,帮我整理我居住的鸟巢,为我打水擦拭羽毛,我修炼的时候,他便蜷缩成一个圆团,露出一双狭长妖娆的双眸萌呆地看着我。

没心没肺自然呆的样子简直萌翻整个月隐树林。

我问他:“为何来凤栖山,水泽洞的狐狸不够美吗?”

他却不以为意地说:“整天面对太美的事物,难免审美疲劳。”言下之意,他是到我这里解疲劳来了……

因为阿泽的到来,再也没有飞禽欺负我了,它们换成在背地里讲我坏话,说我不知道用了什么妖法让一只狐狸对我死心塌地。

这根本是千古奇冤,只听闻狐狸惯用媚术,可曾听闻鸟儿对狐狸用媚术?

抛开他是狐狸这一身份来说,阿泽确实是个非常好的朋友,我很难想象,在小叔叔离开我的几百年里,如果没有阿泽的陪伴,我这个自理能力为零的鸾鸟该怎样活到九百多岁。

3.他的嘴角漫开一丝笑容,是满足而幸福的,我从未见过那样好看的笑

随着千年之日的即将到来,我这只野心勃勃的鸾鸟又有了新的人生目标。

那便是西王母甘瑶殿外的那一棵千年树甘华树,据闻吃下那棵仙树长出的束果,鸾鸟就可在变身五彩鸟之日同时羽化成仙。

西王母的束果,惹得无数鸟类垂涎,如果你往西王母居住的海山一望,每天都能看到成批的飞禽被西王母的护山之兽大蛖小蛖丢下山。轻则元气大伤,重则一命归西。总之死或不死得看大蛖小蛖当日的心情。

在月隐树林里流传一句话:每个去海山的飞禽都觉得自己是特别的,到最后无情的事实会告诉他们,你就是一只傻鸟。

我整整做了两个月准备,才有勇气飞去海山试一试运气。

当我到达海山山脚,看到九千岁的五彩鸟口吐鲜血被大蛖毫不留情地丢下山的时候,我还是抽搐了片刻。

阿泽在我身旁劝慰我:“小麻雀,别去了,死了我还要替你收尸,很麻烦哎。”

为了这句话我闭着眼咬紧牙还是上去了。这事关一只被狐狸羞辱的鸾鸟的尊严。

当然,事实的确很残酷,当我连个甘华树的影子都没看到就被大蛖一掌打得口吐白沫的时候,我才明白,我真的是一只傻鸟。

大蛖不愧是护山神兽,天生拥有一掌毙命的法力,如果当时不是阿泽把我接下,挂在身上,驮我回月隐树林里,我想我定是死在半路上了。

我五脏俱损,躺在秋桐树的怀里虚弱地喘气,阿泽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碗冒着仙气的汤药,放在我嘴边想喂我喝下。我却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只闻到一股浓腥的气味一直灌入我鼻息之中。

我可怜巴巴地望着阿泽,觉得自己糗大了,阿泽却不慌不忙地蹲在我的身边,滴溜转着他的狭长狐狸眼,突然他的嘴边挂起了一抹笑容。

“小麻雀,我想了个特别好的法子。”我还在琢磨他怎么突然开窍了,没想到下一秒他把汤药都灌入自己口中,再凑到我嘴边,把嘴贴在我的嘴上,一股脑地全往我嘴里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