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朝为晨曦,夜为霜华

作者:语笑嫣然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荆无欢比嫣息早一日回到竹楼。病榻前,只有十岁的妹妹又呕了一地的血,可怜地抱着荆无欢:,“大哥,嫣息姐姐她真的会取回碧血幽泉的水来救陵儿吗?”

荆无欢心疼地替妹妹擦掉嘴边的血渍:,“她会的,她已不是从前的柳嫣息了。她不会再做魔教的杀人傀儡,以后等陵儿好了,大哥还要跟她成亲,然后我们就带陵儿一起闯荡江湖,行侠仗义,好不好?”

那一刻,夜深人静,一灯如豆。

荆无欢看着枕边的一朵兰花,那是他从东海带回来的岸芷汀兰,世间罕见的毒花。而碧血幽泉,亦是一口毒泉。陵儿身中剧毒,唯惟有将这两种世间奇毒混在一起,方能以毒攻毒救她一命。

但是,他们只有七天时间。岸芷汀兰在东海,碧血幽泉却在西域,荆无欢唯惟有跟嫣息分头行事,约定七天之内务必回到竹楼。

然而,七天过去,回来的只有荆无欢一个。

苍白如纸的小姑娘躺在他的怀里,沉沉一睡便再也没有醒来了。后来的荆无欢便一直记着陵儿死前的那番话:“大哥,不要再相信嫣息姐姐了,她连累得陵儿中毒,又怎会救陵儿呢?她是魔教妖女,大哥再执迷不悟,只会让陵儿走得不安心。大哥,你要永远恨她,永远!”

§五年

当魔教围攻奚家庄的消息传开时,江湖突然人心惶惶。

众所周皆知,奚家庄是为了守护碧血幽泉而存在的。碧血幽泉乃是一口邪泉,泉水不但有毒,而且有魔性。

五年前,江湖曾经盛传过,说幽泉即将爆发,会有大量的泉水涌出,混入山下河流,沿河两岸的人都会因为感染水中的邪气而成魔。传言喧嚣了一阵子,但幽泉却并未爆发。从那时起,便就频频有魔道中人企图炸开幽泉,想引出泉水,以为期邪魔之气真的可以扩散。

江湖中的正道人士为了守护碧血幽泉,便自发地组织起来,在幽泉附近安营扎寨,抵挡各路魔人。久而久之,幽泉所在的碧血山几乎已被江湖正道保卫得密不透风了。那些人当中,作为领头羊的,是曾有白玉君子之称的奚万堂。大家以奚万堂马首是瞻,故而那一带便又被称做奚家庄。据说此次魔教几乎倾巢出动,立誓要攻破奚家庄,占领幽泉,复兴魔道。消息一出,大批的江湖正道人士便纷纷赶往奚家庄支援。其中,便也包括了天极门的门主,荆无欢。

荆无欢师承白玉君子,是奚万堂最得意的弟子,他自创天极门,捍卫正道,年纪轻轻便已是武林翘楚了。荆无欢赶到奚家庄的时候,正邪之战已然喧嚣淋漓。奚万堂持刀驭马,领阵在前,看到荆无欢,微微笑了笑。荆无欢也对他点头示意,忽然一跃而起,天极剑影如龙似电,削敌如尘。

那一战持续到黄昏,魔教的弟子终究不敌,便听一声号角传来,众人立刻开始四散撤离。

荆无欢提剑急追,又再生擒了好几个魔教弟子。就在那时,树林之中一袭红衣跑过,他折枝为箭,瞄准发出,却看那红色身影矫捷地一闪,树枝没能射中要害,只扎进了对方的腿上。

他策马过去一看,刹那之间,眼中便起了寒冰,握着缰绳的手也抑压不住地颤抖了起来。受伤的是一名女子,乌发素颜,蜷曲着身子趴在地上,惊恐的眼神微微一抬,表情也僵住了。

五年了。

荏苒的光阴,每一天都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尖刀,一刀一刀刻在荆无欢的心里。

他终于又见到了她。柳嫣息。

§无欢

尽管有人质疑,说嫣息未必跟这次魔教围攻奚家庄有关,跟他们交手的魔教弟子虽然都戴着面具,但看身形武功,当中没有一个是女子。但荆无欢显然不同意,还是坚持把嫣息带回了奚府,跟魔教俘虏一起关押了起来。魔教首战告败,暂时不敢轻举妄动,便在山脚的桃林盘踞了下来。

嫣息坐在牢中,伤口仍在渗血,似轻还重地的疼,从小腿一直入了心。

她的身上早就不止这一道伤了。还记得,初识荆无欢的那一夜,他们在荒郊露宿,繁星点点,风清露凉,她给他讲自己习武受训的故事。,卷起袖子,她将臂上的两道伤疤指给他看:,“这个,是因为弄坏了师父的剑谱,被师父打的。这个呢,是我的一位师兄,他出卖我,害我被敌人捉住了,他们用烙铁烫我。”

她皱起眉头说:“我以前很信任、很尊敬那位师兄,所以,这伤口虽然好了,但我一看见,也还会想起他,想起他的所作所为,仿佛这伤疤依然会疼似的。”她说完,荆无欢心中一动,忽然情难自禁地将手掌覆过去,盖住她的伤疤:,“看不见,就不会疼了?”

她笑了起来:,“你总不能一辈子都这样为我遮住这道伤口吧?”

那时的荆无欢无端觉得心有热血,眼中也都是依恋:,“或许,可以呢?”

然而,荆无欢后来才知道,嫣息口中的师父便是魔教教主,而嫣息是魔教的杀手。

他们之间纠纠缠缠,恩怨难断。

她曾再三向他起誓,说愿意脱离魔教,改邪归正。然而,背着他,她却血洗鎏金塔,抢夺镇国神甲;偷入琼鹰堡,盗窃慕容世家的内功心法;也曾毒害江湖正道前辈,再三替魔教铲除异己。她甚至连累到无辜的陵儿也中了毒。

陵儿出事以后,她流着泪在他面前忏悔:,“我真的知错了,我曾经害怕叛教会给自己招致杀身之祸,所以始终没有勇气。但是,看到陵儿这样,我知道我若不弥补自己的过失,你会恨我一辈子的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