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青山有妖唤随意

作者:木泱泱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壹 甫生云绿山

我居于妖族圣地云绿山。

山中终年雾气迷蒙,绿意掩映下白色瀑布由有主峰顶飞湍而下,水声漱漱,高耸入云的青山之上披覆百年绿林,山川绵延百里,虽钟灵毓秀,却人迹罕至。

云绿山地处妖族灵气中心,我于云绿山万物蕴藏的灵气中修行了不知道多少年,由山内妖气终于慢慢修了人形,一不小心还多生出来一双翅膀。

云绿山山谷之中有江水名为千浪,千浪水神九姑姑看着我的翅膀十分艳羡:,“以山中灵气修为妖已经不易,竟然还有一双红羽,你真是投得的好胎!”

我游学千里之外,拜师于与天地同生的南天老祖学艺,彼时我师父正在搞教学改革,于是没有教我法术武学,我学的是为妖的礼仪道德,以及……琴棋书画。

而后漫长的岁月里,一些小妖随着妖气寻到我居住之地,拜服归于我云绿山。

仙主琰华的名号那时已经在九荒如雷贯耳,据说是个能力不错有些清高的青年,而魔族势力几分,一直未有头领。

九荒有天眼山,天地开辟之初,山内有云气,孕育了天下至尊的两个天地之子。其中一人乘着祥瑞而生,为最古老的仙族祖宗一般的存在,这便是仙主琰华。

另一个,出生之时天地变色,雨水连绵几十天,好端端的人间被泡成一锅汤,天生带着魔气,入了魔界,随其师父姓,耳闻似是姓陆。

二人为一块云孕育而出,不过出生、入世走的倒是完全不同的两条路。

我师父修书一封给我,仙魔对立之势已成定局,局势正剑拔弩张中,妖族族人分散,能力低微,最易被人利用,处境反而艰难,劝我早做作打算。

我将信看完,思来想去,足足想了几十年,最后决定抱仙族的大腿,写了一封书信,找了个马屁精让他快马加鞭给我递到仙界,传给琰华。

我在信中言简意赅,与琰华求了百年之好。

贰 埋骨千浪江

我带着一群女妖,弹琴念诗饮酒度日,山中岁月幽幽而过。

那日黎明,碧水之上白兔般的浪花翻滚,我于舟中宿醉醒来。

碧色江水怒吼着拍打两岸黑石,颇有几分气吞山河的壮势,大雨如泼,电闪雷鸣电闪,满山女妖躲躲藏藏。

我立于主峰石上,望着上下远远碧水尽头,心内惴惴不安。

一行白船浮于碧水之上而来,隔着白雾碧水,我努力望过去,茫茫雾里烟岚色儒衫的男子立在船头之上,如箭眸光穿过雾气稳稳对上我的目光,微微扯起嘴唇角之上虽是个笑容,我却止不住打个哆嗦。

白船之上尽皆是手执着箭矢的铁甲兵将,四下里白船布阵成半圆阵,万千箭头对准我一人方向。

我扇煽起红羽,俯冲而下,立在他面前的半空中:,“公子来意为何?”

那船头之人微微含笑将我望着:,“云绿山,山主?”

我点头看他:,“你是琰华?”

他微微笑,不答反问:,“可否请山主上船?”

我迟疑之中,那羽箭已经嗖嗖地冲着我而来,我一惊,自知武力低微,转身而逃。

结果那箭密如雨,下一刻,已被射上翅膀,我疼得的直直跌进那船里。

我咬牙切齿地问他:,“你这是何意?”

下一刻却被那人拽着手,直接揽进一个怀抱里,与我生来的冰凉不同,他手上却甚是温热。

我刚要开口却身后一凉,而双手还被琰华紧紧抓着,颈上一酸,我顺着目光低下头去,是那些神将手上的白色羽箭,直直钉进我的颈项之中。

我愣愣道:,“你……”

琰华握住我的翅膀,慢慢地的摸至翅根:,“不要怕,只一下就好。”

那温热的手抚上我一向寒凉的肌肤,手指掐在肉上,我禁不住瑟瑟发抖,然后是手中薄刃的凉意,骨碎肉裂之后是锥心的疼痛。

那人低了头,牢牢握住我的腰身:,“我来,只为你这对红羽。”

我疼得的哽咽着看着他:,“你……真的是?”

“仙主,琰华。”

“你要我的双羽,就是要我的命……你如此做这是恼我求亲于你吗?”

于我,羽翼被斩断,犹如常人心脏被碎,天旋地转间渐渐眼皮也重逾千斤。

他皱眉似乎颇有几分无奈,只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知道自己蠢笨找死,此时已无力回天,竭尽全力狠狠咬上他的耳垂:,“给我滚。”

我使出最后一丝气力,狠狠抛出腰上软鞭,绕上他的腰身,狠狠将他甩离我的身边,然后力尽于此,直直跌下千浪江去。

片刻后却再醒来。只觉得自己轻盈如一股烟,我低头看自己,原来灵识已成一缕无形之气。

而白浪之上,上一刻还鲜活的女妖此时满身鲜血,惨白如纸的脸上眼边仍沾着一片鲜红红羽,背上断翅之处鲜红的血混着雨水河水正慢慢流下来。

那人立在船上,轻声道了一句:“,可惜,我本意只想要你双羽而已。”

时光岁月之初,沧海桑田之末,万物甫生之时。

云绿山山主云随意,死于千浪江,仙主琰华之手。

叁 莲藕塑真身

我灵识昏晕沉多日,在彻底醒来是在师父篱笆下的菊花丛里,我师父眼泪巴巴地看着我念叨:,“果然琴棋书画不能当饭吃……”

后来老头子削了厨房的莲藕,耗尽了自己半生的法力,为我塑了一个新身。

过程中,我在空中飘着很是兴奋地指点我师父把我小腿削得的瘦一些,腰细一点,被我师父气得的一蒲扇把我扇成好几股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