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浮香绕蒹葭

作者:墨夕颜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一、

濛山四月,正是栀魅花开的好时节。

明媚山色间,采药的医女沿着石缝攀援而上,背篓里装着各种不知名的草药。芙蓉如面柳如眉,一袭雅致青衫几乎要融进身旁的三千碧色里。

行至一半,忽听头顶有泠泠语声垂落:“敢问姑娘,此处距白鹭宫还有多远?”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视线上移,掠过别致精细的玄金腰带,以及襟口一朵若隐若现的腾云,最后落在那人年轻分明的面庞上,怔然。

那人见她半晌未应,自花枝间一个纵身,却因落势不稳一个趔趄歪向一旁,勉强站定,手掌在她眼前晃了晃:“姑娘?姑娘?”

她回过神来,不动声色地挪开些许,疑惑道:“你找白鹭宫做什么?”

那人微微抱拳:“传说濛山深处的白鹭宫中珍藏了灵药无数,宫主云药真人更是医道无双。本阁阁主身染顽疾,遍寻天下名医无果--不得已,才命我前来求药。方才见姑娘一路行来,看样子对这里熟悉至极,不知能否为我指点迷津?”

她看他一眼,脸上渐渐浮起复杂神色,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理解的事:“什么青鸟宫白鹭宫,本就是江湖中人以讹传讹,想不到,竟真有人不远千里地来寻。”

说话时,她蝶翼般浓密的眼睫颤了颤。他没有错过她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眉头微蹙:“怎么会?”

她不想再解释,转身:“总之,我在这儿住了许多年,从没见过你说的那个地方。你不信,大可以去问别人。”

当真如此?

将信将疑的目光转了转,瞥见她背篓里一片茎叶斑斓,轻淡药香浅萦鼻端,不禁讶异:“姑娘也是个大夫?”

女子顿了顿:“濛山虽险绝,却遍生草药,若是赶上了好时候,倒也能换个不错的价钱。至于医术,也就是常年采药下来,略懂了些皮毛而已。”凝神片刻,告诫他,“山中迷瘴众多,有的是毒虫猛兽,特别是落日之后……”她欲言又止,姣好侧脸勾出三分凝重,“总之,公子还是赶快下山去吧。”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她话里,似别有深意。

然而还未来得及深思,指尖便骤然一痛。

“哎呀……”刚走出几步的女子被身后声响惊得回头,恰好瞥见一只寸许长的蝎子顺着他的衣角滑下,迅速隐入枝叶里,不见了。

那蝎子生得奇异,通体雪白,尾刺却泛着斑斑血红,显然剧毒无比。

可这南蜀之地的濛山当中,怎会有塞外孤漠的赤冥寒蝎?

犹自深思间,眼前那人已是黑气满面,俊美五官拧成一团:“我好像中毒了。虽说你不是正儿八经的大夫……但好歹医者父母心,你总不会见死不救吧?”

她不疾不徐地踱回他面前,挑起他肿胀乌黑的手指,查看过后抛出结论:“毒性这么烈,这只手怕是要废了。”

二、

秦嚣醒来是在一间陌生的房子里,屋外一轮落日将悬,沉沉天幕上散落纵横霞光,竟已是黄昏时分。

抬了抬包得密不透风宛如粽子一般的右手,他长舒一口气,幸好,还在。

这么说来,蝎毒已经解了?

是她?

勉力翻身下床,食物香气夹杂着哔剥声响,从微合的门板外飘来。开门出去,眼前这座隐匿于濛山深处的幽静院落里篝火正旺。

他怔怔盯着那道被冉冉火光勾勒得越发清丽动人的女子身影许久,直到盛满的粥碗递近他眼前:“里面加了驱毒散瘀的草药,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还以为这次真栽在这儿了。”他猛地回神,“姑娘救命之恩,在下没齿难忘。”

“也算你命大,今天正好寻到一株石心草,解治寒毒最是有效。”似是想起什么,她微微蹙眉,“只不过那咬你的蝎子,倒来得好生蹊跷。”

他表情一顿,眼底神色几番变幻,转了话锋道:“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火光明灭里,她的声音似雾霭般缥缈:“我姓宋,宋妙笙。”

借着喝粥的空当,他将周遭细细打量一番,似有不解:“宋姑娘何以独自隐居于此?”

她浅笑,波澜不惊:“尘世纷乱,怎比得山中静好?”

“想不到宋姑娘年纪虽轻,竟有这般心境,当真难得至极。”说罢一阵感慨,叹息道,“倘若阁主在此,必会将姑娘引为知己。只可惜……”

她这才想起他此番进山的目的:“你们阁主得的究竟是什么病,竟要你不远千里地来濛山寻药?”

犹豫片刻,他如实道:“食骨之症--不知姑娘可曾听说过?”

居然是食骨之症?怎么会没听过!

据说这种病状极其可怖,先是筋脉逆转,全身的骨头碎成一段一段,然后慢慢在身体里融化殆尽,就连当年医圣在世亦束手无策。除非……

你言我语之间,最后一点日光已然没入天际。她熄掉柴火,又用土埋严实了,才看向一旁不知所以的他:“天色已晚,山路崎岖行走不便,你在这儿休息一夜。明日一早,我送你下山。”

这般反常举动忽然让他想起白日里她没说完的那句“特别是落日之后”。落日之后,会怎样?

她在院门及檐下撒满不知名的粉末,叮嘱他,表情凝重到连他也一并惶然起来:“记住,无论发生什么听到什么,千万不要踏出房门一步。”

三、

入夜难免清冷,好在身下厚软的被褥干燥温暖,替他卸去了山间的重重寒气。饶是如此,被宋妙笙那些怪异举动搞得不明所以的秦嚣,辗转到现在,仍旧一丝睡意也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