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主公有难》(三)

作者:随宇而安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第五章

我左思右想,觉得……

闻人非年纪大了,想当爹了,我激起了他的父爱,让他情不自禁了!

我十六岁就急着要嫁了,他二十八岁还没娶妻呢,有些人在他这个年纪都快当爷爷了。

不思进“娶”,不思进“娶”啊……

我摇头叹气,背着手去找刘阿斗。

宫人收拾好笔墨纸砚和我们的抄写工具,细细气气地说:“陛下,该去祠堂了。”

刘阿斗闷闷地说了一声:“哦。”又抬眼看我,“笑笑,我们走吧。”

路上他又问我:“笑笑,叔父是不是骂你了?”

“是啊……”我抹了抹眼角,“陛下,以后听微臣的话,好不好?今天微臣差点命都没了,果然是伴君如伴虎,陛下再这样任性,微臣恐怕也服侍不了陛下多久了。对了,还罚俸……”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刘阿斗是个好孩子,他过意不去了,他说:“你想要什么,我赏给你。”

“我想要前两天赵拓送给陛下的镶金玉如意……”

“好,明天给你。”

值了值了!那个玩意我三年俸禄都买不起啊!

到了祠堂,笔墨纸砚摆好,我自己动手把五支笔捆绑起来,用一根筷子横向固定,如此提在筷子上便可五笔齐书,这是我熟能生巧的发明,有个名号,叫“五笔书入法”。以此法抄写,五十遍其实只要十遍,时间大大缩减。

我和刘阿斗从晚膳前抄到夜宵后,托了他的福,我还能尝尝宫里御厨的手艺,倒也不算那么难熬了。

抄到第四十五遍,我实在撑不住了,心想反正只剩下一遍,眯一下眼醒来再抄也一样,便想让刘阿斗一会儿叫醒我,结果一回头,发现他比我还早睡着!

我溜过去看了看,顿时自尊心受挫……

他抄得比我快,字还比我好看,一个傻子比我强,我情何以堪啊!

我决定自暴自弃,倒头便睡。

梦里一阵阵发寒,被子被凤凤叼着飞走了,我冻得直哆嗦,凤凤在前面飞,我在后面追,终于被我追上了,我把凤凤一把抓住抱在怀里,暖和了一点,它在我怀里咯咯咯咯叫,我拍了它一下,它歇菜了。

“凤凤啊……你这磨人的小妖精,把被子还给我……”

它总算听话了一回,被子重新落到我身上,我打了个滚,这才放了它。

这一觉迷迷糊糊地不知睡了多久,一会儿是闻人非的手,一会儿是赵白脸的扇子,总归没有一样让我安稳的,好不容易听到一声鸡鸣,把这些牛鬼蛇神都赶走了。

我从地上翻坐起来,呆呆地看着前方。

纸币,蜡烛,太祖在对我微笑。

嗯--

我的五十遍啊!

竟然天亮了!

我顾不得其他了,直接奔向书案,结果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人向前扑去,以极其优雅的姿势对太祖皇帝行了五体投地之礼。

“笑笑!”刘阿斗的声音从我左后方传来,伴随着一阵脚步声。他一只手抓住我的右臂,将我从地上扶起,“笑笑,你没事吧。”

我牙疼……回头看向罪魁祸首!

有点眼熟……

金丝祥云绲边,貌似是我每天都看得到的……龙袍?

我转头看刘阿斗,他穿着一件白色中衣,对我傻笑。

我再傻也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不是我强扒了他的衣服当被子,就是他扒了自己的衣服给我当被子,无论是哪一种,都够我掉脑袋的了……我哆哆嗦嗦地把龙袍从地上捡起来,拍了又拍,但是某处一个鲜明的脚印怎么都拍不掉……

“陛、陛下,你先穿上,小心着凉……”我颤声说。

刘阿斗说:“笑笑,你冷你穿。”

我哭丧着脸说:“陛下,你就听话吧……”

刘阿斗眨了下眼,说:“哦--”

然后抬起手臂,让我为他穿上衣服。

我看着他手中的书,依然觉得有点眼熟。

我说:“陛下,你把手里的书放下。”

他听话地放下书,我又问:“陛下你看什么呢?”

他边让我给他穿衣服边说:“从笑笑你身上掉下来的。”

“哦--啊!”我边给他系腰带边颤声问,“是从身上哪个地方掉下来……”

他伸手在我腰上一摸,说:“这里。”

老、子、不、想、活、了!

我傻乎乎纯洁的皇帝陛下看了我写的小黄书!

我大口大口地喘气,隐约看到眼前寒光一闪,太祖陛下磨刀霍霍向我而来,我仿佛听到一声威严的“开--铡--”

我是一个史官。

一直以来,我以为自己只是个旁观别人悲剧并幸灾乐祸冷嘲热讽的史官。

但突然有一天,我发现自己成了这场悲剧的主角,或者说,比主角更悲剧,而这所有的悲剧,都是主角带给我的。

我不就是工作的时候开个小差写点嗯嗯啊啊的东西赚外快嘛!这还不是因为刘阿斗每日无所事事地发呆我没什么好写的。

刘阿斗的眼神依旧纯洁无邪,带着一丝不解,这种置身事外的不解让我怒火中烧。

但我只能压抑下这怒火。

我默默弯下腰,捡起那本书,很好,还夹了个书签,看到第十三回“小寡妇偷情后花园,大丈夫醉死温柔乡”。

我若无其事地把书塞回原位,然后回到书案前,开始抄书。

刘阿斗蹲在我旁边,很傻很天真地问:“笑笑啊,那本书我还没看完呢。”

我很想把鞋底板往他脸上一拍,糊他一脸泥巴,说哪儿远滚哪儿去。

他见我没有回答,很受伤地说:“笑笑,你不喜欢我看你的书吗?那我让宫人去帮我买。书名是叫《四裤全输》吗?”说着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