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主公有难(二)

作者:随宇而安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这天下午,闻人非照旧给刘阿斗上了一个时辰的课,讲经论典,分析局势,我和阿斗听了频频点头--困的……

终于他又叹息了一声说:“今日就到这里吧。”

我和刘阿斗才算精神抖擞地坐正起来。

刘阿斗说:“叔……叔父……”

闻人非抬眼看了他一下,说:“何事?”

他朝我使眼色,我还真看不懂。

他只好自己细细声说:“我想……去……秋原山……打猎……”

闻人非淡淡道:“我说过了,不可。”

他失落地“哦”了一声,低下头对手指。

我瞧着天色不早了,把笔往头顶上一插,把册子往腰带上一塞,准备回家了。

出了门,走在前方的闻人非忽然停下脚步,转过头面对我。我停住脚,恭恭敬敬对他行了个礼。他忽地说:“你常陪在陛下身边,要劝他学好。”

反正左右无人,我就老实说了:“您都劝不了,我能吗?再说陛下也不是不好,只是没用。”

想必我这话说得太过犀利,他沉默了片刻,无奈道:“你回家吧……”

瞧我嘴贱的,一不小心又说了实话。幸亏刘阿斗是个实心眼的憨人,就算我戳着他脑门说他傻他估计也都只会傻笑是说:“是啊,怎么办呢?没办法啊……”

真是让人忧伤得很,看着他就觉得复国无望了。司马诏如今把持着曹魏朝政,已经是无冕之王,名正言顺夺权也只是早晚的事了。那家伙年纪轻轻野心不小,早晚废了姓曹的小子取而代之,下一步就是攻打蜀都了。

听说洛阳繁华,我真是很想到彼一游,但还真不希望是以俘虏的身份啊……

我忧国忧民满腹忧思回了家,因为这忧伤我只吃了两碗饭,然后打着半饱的嗝对母亲说:“娘啊,你能不能不要到处说我想嫁人了?”

我的母亲有一种和凤凤很像的气质,中年妇人的肃杀之气,所谓之杀气。她用带着细纹的眼角瞄了我一眼,眼神里透着几分犀利。

“不说,谁知道?还是你有心上人了?”她说着眼睛亮了一亮,又眯了一下,“是姜惟,还是赵拓?”

这里很有必要说一下赵拓这个人。因为他爹是大大的有名,简直是臭名昭彰,想必也是好好主公刘阿斗这辈子最恨的一个人。当年就是因为他动作慢了半拍没接住刘阿斗,刘阿斗才被刘背摔傻的。

这件事刘背也一直耿耿于怀。当时他是想假摔的,他也以为赵拓他爹会配合,谁知道主公和忠臣之间的默契不够,一个往东边摔,一个往西边接,等到他掉头,已经来不及了。

也就是因为这件事,后来刘背主公很多年没有重用他。也就是因为这件事,关二爷打仗死了,张三爷打仗死了,而他还活着。

所以说赵翁失手,焉知非福。

他就是蜀都有名的老白脸美中年赵昀。

对于他儿子赵拓,我在史书上用了一个字评价他--

呸!

第三章

赵昀这个人有三好,你让他打,他很拼命,你不让他打,他也很随意。蜀都如今没几个大将,会打的都追随刘背于地下了,只剩下十年不上战场的赵大叔,每天惬意地逗鸟打牌。别的将军都晒得一脸炭黑,就他越发白皙俊美,和赵拓走出去不像父子像哥俩好--这是第三好。

赵昀是有军功在身的人,名义上好歹救驾有功,大家都还恭恭敬敬称呼他一声赵将军。赵拓就不行了,十八九岁的年纪,比刘阿斗还不思进取,他这辈子估计不是在麻将馆就是在去麻将馆的路上。让阿斗近朱者赤是没可能了,连姜惟都被他拉到墨汁里去了。我就这么商量着跟他说了:“赵白脸,你怎么不去死一死啊?”

赵白脸挥着他夏暖冬凉的扇子,无耻地笑道:“不急不急,死亡不是一件急于求成的事。小笑笑,陪哥哥打麻将去,三缺一呢。”

作为一个主公身边的人,每天接触这些牛鬼蛇神,我感到一阵蛋蛋的疼。

这种感觉我先祖司马千也曾经有过,但只疼了一次,就再没有机会疼第二次了。理论上来说我是疼不了的,但我觉得这可能是血液里遗传的心理性疾病。而赵拓就是我的病因--之一。

对于那个会叫我“笑笑笑”的人,我鄙视而远之,对于母亲会把我跟那个人联想到一起,我视为奇耻大辱。

我只能这么着跟她说了:“娘啊,我跟赵拓真不熟。”

母亲说了:“他今天下午还来找你去麻将馆。”

我倒吸一口凉气,认真道:“就不说我跟他如何了,难道你愿意找一个把麻将馆当家的女婿吗?”

母亲还貌似深思熟虑一番道:“赵将军是英雄豪杰,儿子也差不到哪里去。赵拓仪表堂堂,最重要的是家里有钱有势,脾气温和,嫁给他没什么不好。”

我怒道:“那你还不如让我直接嫁给赵昀好了。他有钱有势没老婆,还连儿子都有了!”

那神出鬼没的锅铲哐当一声盖上我的脑袋,母亲喝道:“有姑娘家这么讲话的吗!”

我抚着额娇弱无力地说:“我知……知错了……”

这么敲下去,早晚变得跟刘阿斗一样……

母亲说:“你的嫁妆还差了少许,自己想办法去,嫁妆少了会影响婆媳关系。”

“我知道了……”

“知道了就去睡觉!”

我垂头丧气地领着凤凤回屋。

凤凤是只特立独行的山鸡,不睡鸡窝只睡我的被窝,只在固定的地方排泄方便,我觉得这实在是异常现象。有时候看那些志异小说,我都幻想我的凤凤是九重天上的什么帝君帝子,因为受了妖魔的诅咒变成了肥鸡,只要我温柔对他,总有一天会变成俊美的天神把我娶回天上当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