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怜月歌(四)

作者:杨千紫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紫薇城的夜宴,成彦铮闯了出来,用控血术操控刺杀宗主。暗杀失败,成彦铮被关。秦双影自责难过,醉倒在月师兄的花田里,想起年少时的事情,伤怀不已……

3.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的天色已经全黑了。我躺在月师兄泛着花木清香的藤条榻上,坐起身,只觉心神清明,清爽不已。

月师兄此时正坐在窗边看书,四周几盏高矮不一的烛台照得满屋灯火通明。摇曳的灯影中他回过头来看我,扬嘴一笑,说:“你醒了?”

“嗯。”我靠着枕头坐起来,说,“月师兄,方才我喝多了,没有说什么失礼的话吧?”

月师兄摇摇头,说:“你什么都没说。我也什么都没有听到。”

他果然是个聪明人,我也不再多言,说:“你这酒真好。寻常的酒喝完了都会头疼,你这个却好像能治头疼似的。”

“真的?”月师兄把手上的书撂在桌上,单手撑起下巴,笑吟吟地看我。

我眨眨眼睛,说:“不但头不疼了,眼睛也更亮了。月师兄,你这酒就跟酿制它的人一样,春风玉露,繁花似锦。”

“双影,早知道你喝点酒就会变得这么会说话,我就早点灌醉你了。”月师兄笑起来,说,“你这么夸我,是有事情要我帮忙吧?”

其实过去,我跟月师兄的交情也算不得有多好。只是与另外两个关系尴尬的人比起来,就显得亲切许多了。而且月师兄本身就能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这是与生俱来的气质。在整个紫薇城之中,可能也唯有在他面前,我才能偶尔卸下伪装,像寻常同龄女孩一样,用撒娇来解决问题。

我歪着头看他,说:“那你帮还是不帮呢?”

“好吧。明天我陪你去隐雾楼走一趟。”他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无奈。

“月师兄真是冰雪聪明,我还没有说,你就知道我要你帮什么。”我嫣然一笑,也是由衷地有些敬佩。

“成彦铮被关在隐雾楼的天牢里,你若想去探望他而不被旁人察觉,自然需要隐雾楼楼主我的帮助了。”月师兄笑如春风,顿了顿,忽然问我,“听说成家寨的祖先来自东瀛,传下来一些很厉害的秘术,比如昨天他用的控血术。你对成家的来历了解多少?”

我想了想,说:“有一种说法是,成家的祖先是一位很杰出的东瀛忍者,因为与领主不合,才迁徙到中原。后来成家寨也曾凭借家传秘术称霸武林。不过成家寨这几代人丁凋零,很多秘术据说已经失传了。成彦铮是独子,年纪尚浅,学会的大概也不多。月师兄,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最近江湖上崛起一个神秘门派,叫做生死门。你可曾听说过吗?”月师兄小时候就是这样,看起来事事都不上心,实际上事事心中有数。只是他为何忽然跟我说起这个?

我摇摇头,说:“没有听说过。成家寨这一代的寨主,也就是成彦铮的父亲,主张清静无为,与世无争,素来少与外界联系。”说到这里,内心里的歉疚油然而起。我的声音低了些,说,“这样的人,原本没有必要铲除他的。”

“怪只怪成家寨地处要塞,是争霸天下的必争之地。”月师兄安慰我说,“即使没有你,也会有别人。也许都会比你下手更狠。”

“是啊,做都做了,何必再假惺惺地说什么忏悔。”我自嘲地笑笑,说,“方才你提到的生死门,可是与成家寨有什么关联?”

“算了,没什么。”月师兄起身朝我走来,说,“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这两日好好歇歇,过几日宗主封你为葬雪楼楼主,以后你就有得忙了。”

我从榻上坐起来,把怀里的枕头放到一边,笑道:“月师兄,你这是在下逐客令喽?”虽然嘴上这样说,心里也觉得这个时间还留在月师兄房里的确是有些不妥。我往门口走去,随口问道,“说起来,你今天怎么没有去陪彤小姐?感情稳定了,就不用花心思了吗?”

“洹歌这几天一直在陪着她。”月师兄淡淡地说道,一边为我打开房门,倚着门框站着,说,“我这树屋的逐客令,是不敢对你下的。有空的话,随时过来。”

我心中一暖,却没有再回头。我索性没有用轻功,沿着蜿蜒的树枝往低处走去。

4.

月光透过树叶缝隙,丝丝缕缕地投射下来。我沿着小径往前走,路过破云楼外的矮墙时,忽见一个黑影闪过,动作快得惊人,转眼间已不见踪影。我一惊,紫薇城一向戒备森严,倘若有刺客能混进来,那一定是非同小可。我紧追其后,沿着那道矮墙飞奔过去。

转眼就跟到了翼轸轩。夜色下的十里红枫依旧摇曳似火,那道黑影在枫林尽头一闪,倏忽消弭在夜色之中。我顿住脚步,正在环顾四周,这时只见李洹歌和彤小姐从房中走出来,身侧有两个侍女提着琉璃风灯站在一旁,将中庭照得灯火通明。夜风拂来,吹乱了彤小姐的鬓发,李洹歌替她轻轻捋好,脸上露出温柔恬静的表情。

我怔怔地看着。这种表情,我从来没有在他脸上见到过。这时身后忽然有人喝了一声:“站住,你是什么人?!”

我侧头一看,原来是翼轸轩巡逻的侍卫。这响声惊动了李洹歌和彤小姐,他们抬起头来,两道目光齐刷刷地望向我。

侍卫提着灯笼走近了,这才看清楚是我,忙躬身行礼,说:“原来是影师姐。小人无礼了。”

我指了指那个黑影消失的方向,说:“派人到那边去看看。另外通报葬雪楼,让玄部的人将紫薇城内严密搜索,好像有刺客混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