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幻流光

作者:一指流沙 主持/橘文泠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其实,我只是很寂寞才和他在一起的。没有动情,也没有动心,只是这一次的陪伴格外的久,直到他白发垂暮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该离开他了。

于是那一天,我挣扎出那副会逐渐老去的皮囊,回到山中。

妖精没有嗔痴爱欲,说不得伤心,我自然没有那么矫情,转眼便释怀了。山中无聊,妖精们常常聚在一起玩牌九赌钱,我在赌场一向春风得意,也是倒霉,那一日忽然衰运至,输得是倾家荡产,债主是一个典当时光的妖精,一寸光阴一寸金,我欠他七寸金,他便向我要了七寸时光。

这七寸时光,其实颇为无聊。百年之前,我在碧水溪畔捡了一副亡人的皮囊,钻进去坐在溪边玩耍。奕呈便是在这时候出现的。他骑着一匹青骢马,晃悠悠地打盹儿,我端的寂寞,兴高采烈地上前搭讪,后来他带着我走进了这陌陌红尘。

红尘中十分热闹,京城三千繁华场,我与他走马观花经历其中,他不像寻常八旗子弟,会做些风流浪漫的举动,甚至都很少谈情,但是,只要我在他身边,他就从来不曾放开过我的手。

人间有一个词,叫做长相厮守,我与他,也只是长相厮守罢了。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七十年。

七十载时光让我的皮囊变得衰老而脆弱,甚至连抬一下手臂都十分吃劲,奕呈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挺拔的身躯已然佝偻,握着我的手会不自觉地发抖,我们常常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睡得昏昏沉沉。

临走那一日,他突然松开我的手,眼中无力得很,喘道:“阿若,我要走了,以后谁陪着你呢?”

心中有些难过,我知道自己要失去他了,便先他一步挣扎出那副皮囊,轻便而透明的身子浮在半空中,怔忪了许久,转身离开。

我是一只没有嗔痴爱欲的妖精,不能为一个人类的生死伤心,可是心头还是涌起舍不得,红了眼眶,只听到身后一声叹息,遗憾得直穿骨髓,我有些害怕,回到它山……那时妖拍拍我的肩膀,我缓过神来。

他从我的指尖捡走这段时光,七寸时光,七十载人间寿数,掂量在手上不过明光一束,被他一口吞下。

我问他:“我的时光好吃吗?”

他怜悯地看着我,叹道:“不好吃,里面藏了太深刻的情感,他是我见过用情最深的男子。”

我有些疑惑,掀眸看他,又难过地垂下眼去:“可是我永远也不能爱上他。”给不了他爱情,又让他无子而终。

蓦地,心口忽然剧烈地疼起来,疼得弯下腰去。我捂着胸口,低头看心头被剪走七寸时光处,生出情来,情长七寸,刻骨铭心。

终于难过地哭出声,其实我曾拼尽全力,用了一生时光去爱上一个人,生前未能如愿,却在他死后的三十年圆满。

恍惚中是斑驳岁月,奕呈骑着青骢马,晃悠悠地向我走来,眸若桃花,笑容清浅。他向我伸出手……我伸手过去,指尖相碰的一刹那,那些岁月化作一片虚无,消失在我的生命中。

我独立在风中,寂寞无边。

抬眼看,山下一具亡人无人认领,粲然一笑,快步走过去……

文/一指流沙 主持/橘文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