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美男择木而栖

作者:乐小昵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1

师父说,他生平最后悔的两件事,一件就是破戒收了一个女弟子,另一件就是居然收了一个我这么不成器的女弟子。

这事不能怪我。当初师父见我绣花绣得好,便一厢情愿地认为我手工也做得好,软磨硬泡要收我为徒。他老人家算盘打得精妙,意欲将我培养成派中形象代言人,好对外招收女弟子,以壮大帮派在江湖中的势力。

难为师父一番良苦用心,因为,我加入的帮派是以人丁稀少著称的木头派。

木头派听起来没什么实力,实际上……的确没什么实力。派中弟子既非习文,也非练武,成日里做的就是雕刻木头人偶的活计。

师父对我寄予厚望,无奈我却是块糊不上墙的稀泥巴,师兄们一个个鬼斧神工,雕出的人偶栩栩如生,而我的作品一个个惨不忍睹。

师父终于明白,绣花和雕刻这两门手艺是不相通的,尤其对我而言。于是萌生了把我退掉的想法。

我当即就不干了:“师父,您觉得我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吗?”

师父一把年纪从没被女人气过,应对起来十分没有经验,只好讪讪地答应让我结业后下山。但我离结业标准实在太远,连最基本的做木头人都不会,何况是往木头人里安放灵魂?

是的,木头派不为人知的秘密就在于那些藏在人偶里的灵魂。只有做出一个能以假乱真的人偶,然后找到一只游离凡间的鬼魂安放在内,成为你的随从才可结业。

依我如今的水准,别说顺利结业,就连说出去是木头派的弟子都会砸了师父的招牌。

2

但是,我还是结业了。

这得归功于师父。那日,他老人家不顾八十岁高龄一路兴冲冲地小跑到厨房,对着正在偷吃东西的我不计前嫌、热情无比地说:“涣涣,你终于可以结业了!”

彼时我差点被囫囵吞进肚子的一口糕点噎死,师父却兴高采烈地告诉我一个不知道他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山下一场大战,死伤无数,太虚幻境往生桥边鬼满为患。众鬼生前都是将士,平日训练有素,排好队列依次过桥。不知何人突然喊了声“齐步走”,众人只当还在沙场练兵,闻言条件反射,齐齐跺脚。只听到轰然一声,往生桥断了大半。

往生桥是凡间前往太虚幻境的必经之路,如今毁损严重,修葺之日遥遥无期。众鬼见短期内超生无望,鬼心大乱,有几个大胆的开始逃跑。一时间,众鬼纷纷效仿,几乎所有的鬼都跟着乱跑。尽管鬼差们撒下追魂网,仍有不少鬼魂逃到凡间。

师父的意思很明白,现在抓鬼容易许多,让我把握时机。

我其实在山上待得颇为安逸,已经有些不思进取,不愿意结业了。便找托辞说:“师父,我连木头都还刻得不像人样,要鬼魂有何用?”

师父一边吩咐师兄帮我整理东西,一边宽慰我:“你的人偶已经做得很好,比起你五师兄好看多了。”

五师兄姓范,大名范元。因家中被一场大火烧得面目全非,找不到生计才被迫上山。

“师父,你对我的要求真低……”

师父不容我辩驳,将包裹往我怀里一塞:“你快走吧,抓不到鬼,注不了魂,你就别回来了。”说着利索地关好大门。

远远地,似乎有放鞭炮的声音……

为了不让师父和师兄们小瞧了,我无论如何也得抓到一只鬼,到时候在他们跟前晃一圈,神清气爽啊那个心旷神怡。

抓鬼其实不难,难的是到哪里找鬼。所幸师父所言不虚,平时难得一见的鬼现在居然满街乱窜。我紧紧地抓着手中的燃香,一边念叨着咒语,一边朝鬼追去。那些鬼生前都是兵将,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我在山上几年,平时除了偷吃就是偷懒,打不过也追不上,眼见天色渐明,却一无所获,难免有些泄气。

屋漏偏逢连夜雨,我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精神恍惚中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连人带燃香一起飞了出去。只听得一阵嘶嘶作响,燃香不偏不倚射在一只鬼的人中位置。

那个家伙,此刻站在那儿一动也不能动,一脸幽怨地瞪着我。

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把他关在四面都是镜子的暗室,四角摆上八卦阵,既省得他逃跑,也防止他被鬼差找到。

他叫赵玉,人如其名,长得温润如玉,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但人不可貌相,鬼更不可貌相,我不会因为他长得好看就轻易放过他。

他站在一旁看我折腾木头,一会儿皱皱眉头,一会儿摇摇脑袋,动不动还指指点点,嘴里没有半句好话。

“啧啧,你自己尊荣欠佳也就罢了,品味还这么差……你看看这个眉毛、眼睛、鼻子、嘴巴……莫非你忌妒我长得比你好看,故意把我雕得如此丑陋?”

我一时无言以对。苍天可鉴,其实我已经尽力了……

我拼尽毕生所学,花了三天三夜终于雕出个人形,又花了三天三夜给他上色、穿衣。为了弥补五官的缺憾,特意给他加了个碗。其实我本想给他雕一柄利剑,可惜木料不够,只好退而求其次。只不过,这样看起来,他像一个拿着碗的乞丐……

成品捧到赵玉面前,他皱着眉头一脸嫌弃。

我心虚地安慰他说:“男人……当重其内而忘其外。要不,我在你脸上划几道伤痕增加一些沧桑感?”

“……”赵玉无语地盯着我,“你就不能稍微再修得好看一点吗?”

“不能。男人长那么好看干吗?祸害良家妇女!”我理直气壮地说。

我不敢告诉他其实这已经是迄今为止我做得最好看的人偶了。在一个鬼面前承认自己没本事打死我也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