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萧园恨

作者:天瑶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疾风骤雨洗刷了一地鲜红的血迹。

萧玄运起内力护住自己残余的心脉,低头看着离自己不远的十二具尸体,苍白如纸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居然出动了谢家十二杀手,嗬……锦瑟,真的是你吗?你竟然真的这么狠心?”

他轻咳一声,却牵动全身的伤口令他忍不住全身发抖。只是此时此刻,他的内心的疼痛胜过这具伤痕累累的身体何止千倍。

远处传来马蹄的声响,他知道自己此时已经耗尽全身的力气,甚至连站起来都不能,只好伏倒在地假装自己早已在混战中死亡,希望能骗过来人。耳边却传来熟悉而焦急的声音:“七公子……”

“玉祯?”他轻轻抬了抬手,仿佛松了口气一般安心地睡了过去--连自己都记不清,究竟欠了她多少人情了。

“锦瑟……”

他仿佛陷入了冗长的梦境中,只是不停地低低呼喊着这个名字。

玉祯不停地用丝帕擦去萧玄额头上冒出的汗珠,一颗心都在颤抖。她紧张地看着号称江湖神医孙静仲在他身上扎满了银针,连喘息都不敢。

烛火明灭不定,不知过了多久,她只觉得自己半生都没有这样长。终于,孙静仲轻轻吐了口气,拔掉最后一根针:“算他命大。”

玉祯终于松了口气:“孙大夫,七王爷他……”

“他没事了。”孙静仲的声音给她一种平静的力量,“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玉祯点了点头,看着一直昏迷的萧玄,忍不住心疼道,“早知道从凉州回京城会有危险,我们找人佯装王爷走官道,刺客怎么会知道王爷是取道燕山?”她望着孙静仲道,“孙大夫,我们中间是不是有细作?”

话音未落,萧玄突然紧紧握住玉祯的手,高喊一声:“锦瑟,你就这么想要我的命?!”他声音里似是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悲痛与不甘,眼角慢慢滑落出一颗泪珠。玉祯只是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几乎狠狠道:“又是她!为什么他总是忘不了她?”

孙静仲不置可否,只是上前看了看萧玄的眼睛,道:“看样子他要醒了。”

果然萧玄慢慢睁开双眼,看着玉祯微笑道:“又欠你一条命。”

玉祯却早已哭出来:“你记住你这条命是我的,要为我好好保重自己。”

他想伸手替她擦眼泪,却发现自己的胳膊完全抬不起来。

“手筋受到严重的伤害,你这三个月别想抬起来了。”孙静仲冷冷道。

萧玄“哦”了一声,眯起双眼,淡笑道:“没关系,说不定会因祸得福呢。”

孙静仲慢慢道:“王爷回京替圣上祝寿却遭到刺杀差点丧命,起码休养半年身体才能复原,如此一来,圣上让王爷留在京城养伤便是名正言顺。恭喜王爷,再也不用回凉州了。”

“不错。”他轻咳一声,语气听不出有任何异常,目光却露出一丝寒光,“锦瑟,如果这一切都真的是你所安排的,你千算万算,可曾算到这一点?”

“十二个人去杀一个人,没杀死那个人就算了,居然一个人都没回来。”锦瑟不急不缓地转动手中的茶盏,脸上挂着极淡的笑容。但是跪着的下属早已面色发白,他明白这位主上表面越是和善,他受到的处罚也将越严厉。

“看来你真的是老了,已经没办法为谢家再培养合格杀手了。”锦瑟猛地将茶盏摔到他的额头上,正要发作,太子却突然推门而入,对跪着的人道:“你先出去吧。”

那人如蒙大赦,连忙退了出去。锦瑟看了太子一眼,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你又来当好人了。”

太子轻轻将她揽在怀中:“何必呢?你知道不是他的错。”

“是啊。”锦瑟靠在他怀中,眼神却有一丝迷茫,“我们还是低估了他。三年前他犯了谋逆之罪都能保住性命,何况现在只是区区几个刺客。”

“怕了?”太子轻抚她的秀发,“三年前你选择嫁给我,可后悔?虽说当时是你爹派你去引诱他,但是他对你是动了真感情的。不然也不会……”

三年前,为了彻底扳倒七王爷,当时是太子一党的谢太傅刻意安排她接近七王爷,令七王爷对她毫无防备之心。她趁机灌醉七王爷,偷走他身上的兵符,调动两万多禁军集结在皇宫面前,诬蔑他造反。

从那之后,七王爷被贬至边塞苦寒之地凉州,无诏不得入京。太子便从那时起坐稳了这个位置,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朝堂之上再无人敢反对他分毫。

锦瑟知道他疑心向来颇重,便猛地推开他,佯怒道:“你再胡说我就不理你了。”

太子抿嘴一笑:“好,不胡说。”

锦瑟露出一个极淡的笑容,望着屋内香炉里袅袅上升盘旋的青烟,渐渐失神。

圣上六十大寿,七王爷特意从凉州回京贺寿,却没想到遭遇刺杀,险些丧命。就在众人都以为在贺寿宴上见不到差点丧命的七王爷时,他却由人抬着步辇入宫,全身上下都包裹着绷带,整个人仿佛粽子一般。圣上当时便心痛难忍,命七王爷安心留在京城养伤,并将三年前查封的七王府一并还给了他。由于圣上子嗣单薄,活下来的皇子中就只有太子和七王爷,于是众人也不好再提三年前证据不是很足的谋逆之罪。

锦瑟看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突然想起多年前他们二人刚刚相遇,他为了引她注意故意把手割破也是缠了里三层外三层,来引她心疼,如今又是这招苦肉计。这点倒是这么多年都未发生变化,一种久违的熟悉感漫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