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纹鸳并影双双好

作者:天真无邪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李纹被抱入中宫抚养时,他的第一个孩子刚刚死去。

逝子的哀恸以及隔阂的血缘让他在开始并未对这个孩子投以注目,直到一年后发妻生下嫡长子,他心内欢愉,下朝后疾步赶赴坤宁宫探视,与抱着李纹的乳母在殿前不期相遇。乳母哄她请安,她竭力思索宫人以往对他的称呼,迟疑地喃喃:“陛下。”

他无法释怀那一刻心中的震撼。

之后发妻重病,李焕对发妻并非绝情,他不过将自己所有的热情灌注到江山和社稷上,所以会有薄情名。他至今记得发妻逝去在他怀内的情景:妻子在怀内渐渐冰凉,幼子李绅牵着他的衣袖低低地唤:“父皇,父皇。”他鼻酸动容,回头看他年幼的儿子,以及屈膝跪坐在他身侧的李纹,冷静的神情自她年幼的双目中折射,不动声色地落在他身上。

毕生他都以为那目光如芒在背。

发妻逝世后他接纳新后,新后很快怀上龙嗣,产下一子。这是李焕未满二十岁得到的第二位皇子,他心中喜悦,不吝将这欣喜和天下人分享。彼时长子李绅年幼,不懂恩情厚薄,而李纹却清晰地明白这落差--在弟弟李绅哭闹索要父亲倾注在弟弟身上同等的目光时,被她冷静而克制地止住:“阿绅,你下来。”

长姐的责问令李绅委屈,但他很快做出屈服,折身走回静静地在坤宁宫外等候的李纹身边,两人于是再度施礼,缓慢而且沉默地走出李焕视线之中。

他怅然地看着,分辨不了心中那一刻如裂缝般的酸楚为何。他不得不面对她猝然的成长,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那个孩子如此关注,或许因为她的身世,或许因为她与自己的长子共同养育于坤宁宫,又或许只是因为,那一瞥强烈冲击视线的记忆:她凝视着自己衣上的绣纹,注视着缓缓地向自己走来的李绅,垂髫长发落在肩上,发尾整齐,晶莹剔透的模样。

新后建议陛下将长子李绅送至道观祈福。他对李绅的怜悯其实大过父亲对儿子的挚爱,思索几日,并未找到合适的理由回绝。李纹改为由其他妃嫔抚养,新后因膝下无女,对李纹反倒更加怜惜,而她的拒绝也很干脆:“被父亲送走的阿绅,他与我的母亲曾经就在您此刻的位置上。”

新后将这番话告诉李焕,这也是他此生仅此一次听闻那个女孩其实心存怨恨。他仅仅一笑,不置可否:“她说得没有错。”

他刻意回避与那名义上女儿的见面,直至李绅十五岁他才命人迎回二人。李绅容貌俊美,与发妻酷似,但性情远无母亲温顺--这与李纹如出一辙的姿态令他极度不悦,仿佛那一年如芒在背的目光。

新后环顾左右,诧异追问为何公主没有归来。李绅停了停,简单陈述姐姐因为染病并未同行。

皇子回朝便代表立储在即,他踌躇不定,很简单的原因,他并不喜欢那个被群臣认定的长子李绅。

久无睡意,索性翻身坐起。只做漫步打算,走至湖边的小亭子却意外发现有女子停留,他心中一凛:“是谁?”

她给他的答复远超出李焕的预料--在他瞠目的注视下,那女子连头都未回,投身入湖。

第二天李焕便召集阖宫女子,并无一人是她。新后委婉劝告:“宫中各色美人皆有,即便不合陛下心意者,也不必大费周章在禁中寻找。”

他心内一哂,并不认为新后会懂,一个欲望逃离的雏鸟远比乖乖受缚于牢中的禽鸟有趣,他不否认他对那女子很有兴趣。

新后心中一酸,又问:“大皇子和公主在外面,您要见见他们吗?”

他脸色一变,在新后讶然的注视下才又缓缓解释:“暂时未得闲暇。”

这只是借口,他也不知道能躲避那孩子清冽的目光多久。再缓缓吧,他有近十年未见她,也并不妨碍再拖几日。

他孤坐,试图将这烦恼遗忘,未果,起身出殿才发觉已是半夜,夜色中模糊的皇城,从湖畔飘来同样模糊的箫声。他由音律指引,信步靠近湖心小筑,直至薄纱帷幕成为他与她今晚相见的最后阻隔。

他一眼认出那洁净无比的背影,整齐发尾转侧间漾起的美好弧度,他撩起纱帐,对她漫笑:“不妨,你继续。”

她的不逃离让他觉得愉悦:“很美的箫,可否容在下一观?”

抬头的一瞬让他终于看清她的模样,不意外的很美,长眉杏仁眼。李焕缓缓地加深笑意,在心底:“我可以听你再吹一遍吗?”

她没有拒绝。

这段相遇令他保持了几天好心情,新后趁机建议:“您该见见他们了。”

李焕一笑:“也好。”

新后安排李纹与李绅先到坤宁宫,等早朝后李焕再来相见。一路无言,他努力摈弃所有残留在脑中并不愉快的记忆,却竟然会遇见她。

竟然。

她穿着比前两次稍为隆重,仰头立在坤宁宫一株树下,因为身量不够,只能摘到低矮处快要枯黄的衰叶。李焕会心一笑,四顾无人,上前替她压下一株长在高处的枝干,她面色一喜,一边摘下一边言谢。这旁若无人的姿态消融她黑夜里冷清的形象,可爱无比。

但当她转头看清他时,她神色一惊。他只当被吓到,一笑释怀:“你究竟是谁,在这里又做什么?”

她的答案囊括在之后李绅对他的回复中。

此时李绅从殿中出来,他的目光越过李焕,落在捧叶站立的少女身上:“阿姐,”他笑着,复又扬声再说,“我的咳嗽快好了。”

心中是与皮肤一样的微冷,尽管让他以意志生生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