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春回宫柳夏迎妃

作者:芙暖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一】

那一日从一开始就不对劲。

半路上马车坏了轮子,折腾了半天。等洛灏之入宫赶到烟雨庭中,大宴早已开了半晌。一个身着白纱的外邦舞姬正站在小舟之上,一面唱着轻灵缥缈的歌,一面摆出妖娆多姿的媚态来。亭中端坐着的洛湮看得正极有兴致,陪坐的妃嫔更是笑得热闹,挤着起身要到回廊边上来瞧那舞姬。

推推搡搡之间,突然听见一个小太监尖着嗓子叫:“娘娘们可别挤,容妃娘娘可是有身子……”但他的声音很快便淹没在熙攘的人群中。

洛灏之眼尖地看出那些宫妇们却挤得更厉害了。

不知是谁在谁背上推搡了一把,又不知是谁踩了谁的脚。只看得有几人站立不稳,惊慌失措地尖声高叫起来。

扑通扑通的响声--好几个女子落入水中。

只听得岸上有人乱糟糟地叫嚷着:“不好……快来人!”

“容妃娘娘落水了!”

“皇……皇上!这可如何好!”

原本坐在亭内的洛湮急急忙忙朝岸边走来:“快来人!来人--”他心里记挂着他最宠爱的容妃,更何况容妃肚子里还怀有龙嗣。

洛灏之已在转瞬之间想清楚了,急忙上前道:“皇上万莫忧心,这芙蕖池的水并不算深,还请皇上吩咐不要让太多人跳下去,那可更不好找,臣略通水性,这便下水去救容妃娘娘!”

洛灏之年纪虽小,性子却素来沉稳。洛湮眼前一亮,朝着他略微颔首。

洛灏之一咬牙便跳了下去。

春寒水冷,冻得他大半边身体都有些麻木了。但这却是一个极好的在洛湮面前立功的机会……他一边想着一边费力在水中寻找。初时只抓到一两个小宫女,他只好往更深的地方游去,潜着潜着忽而感觉到自己的衣襟被水中一股隐隐的力量拉扯住了。

他费力地转头去看,只对上一双乌沉沉亮晶晶的眸子。

那眼中似也有水波,漾起阵阵涟漪。

他想要张口,却使不上一点力。而面前那双眼睛却越来越近,他感觉他的脖颈被人一把搂住,身体亦被一尾柔软缠绕住,而刚想要张开的嘴却被一片冰凉覆盖。

这个吻缠绵缱绻,也绵绵生息。

明明是在水中,他却好似听见了一声低喃在他耳畔流连。

他几乎以为自己遇上了水中的精怪。

【二】

被洛灏之救上来的并非是当宠的容妃,而是才入宫不久的宁嫔。洛灏之分明看见她在水中游得十分悠闲,但被侍卫救起来之后,她却突然面色苍白不停地呕水,一副溺了水受了惊的柔弱样子。只是可惜,洛湮并未因此多看她一眼,只是交代宫人一句好生伺候,便匆匆赶着去看另一边的容妃了。

洛灏之有些可怜她。他看见她愤愤然咬了咬唇在宫人的搀扶之下离开了流水亭。

其实这个宁嫔容色艳丽,风姿甚美,尤其是那一双璨若明珠的眼睛,透着那样哀怨愁郁的样子,更是勾人心魄。

洛灏之在那一刻,突然忆起了冰冷寒水之中那个柔软的吻。

他才过十五岁,虽则皇室子弟素来早婚,但他性子又寡淡,整日闷在书房武场,房里连个陪侍的女子都没有。

他更不知道原来……女子的唇是那般滋味,柔软馨香,几乎乱了他的神智。

可那女人却是洛湮的妃嫔,他洛灏之名义上的婶母。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在偏殿更衣,很快有消息传来,说容妃落水受凉,竟滑了胎。洛湮的贴身内侍来寻,说洛湮正大发脾气,众人都不敢劝,请他去一趟。宫内谁都知道,洛湮登基数年却并无子嗣,最宠爱的就是这个知分寸懂礼数,从小跟在洛湮身边长大的侄子裕王洛灏之,连后宫之事都不太避讳于他。

他匆匆赶去,才劝了两句,突然听见门外一阵喧闹。洛湮眉头微皱,早有宫人禀报:“宁嫔赶来说要见皇上,不知为何又与前来探望容妃娘娘的萧美人吵了起来。”

洛灏之有一刹那的恍神,脑海之中现出那副亮晶晶的眸子来。

正值春深,园内花开正绚,一身翠蓝色宫装的宁嫔宁菖兰,她显然是刻意装扮过,双眸含泪,未语先咽,只朝着洛湮唤一声:“皇上--”

“闹什么?”洛湮沉下脸来。

“皇上!”萧美人却抢在前头跪下来,“宁嫔仗着自己身家不凡,素日里便在这后宫横行不止,而今日流水亭之事……臣妾分明看到就是这个宁嫔将容妃姐姐推下水去的!”

“你说什么?!”

“臣妾看得清清楚楚!宁嫔记恨容妃姐姐的隆宠,便想要她的命!”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到宁菖兰的身上。

可她却反倒是冷了脸色,冲着萧美人大声地骂起来:“我宁菖兰可是宁国公长房嫡孙女,入宫便开了未侍寝便擢升为嫔的先例。你一个小小的美人也敢放肆!要往我身上泼脏水,也先照照镜子!”

萧美人脸色青白,却一声不吭,聪明地埋着头只装出一副委屈胆怯的样子来。

“住口!”洛湮是真正动了怒。

“皇上,此事尚未查明……”洛灏之下意识地开口。

洛湮只一挥手:“容妃的事朕当然要查个明明白白!但此刻……宁嫔不知礼数,御前失仪,简直不知所谓!来人,将宁嫔带回去闭门思过,没有朕的旨意,不许离宫半步!”

这旨意下得不留情面,简直是变相地打入冷宫。

洛灏之在心底叹气,这个宁嫔此刻前来闹事,可真是太不聪明了。

【三】

也不知是否刚经了丧子之痛,洛湮那一阵脾气很大,每日督着洛灏之的诗书兵法,还常常召他入御书房议事,累得洛灏之苦不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