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刺燕

作者:扶笛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一、公子

那日寻沙跟了公子在街上闲逛,看见一家客栈门前聚满了人,她不好奇,公子却想过去看看,她便用握了刀鞘的手挤开熙攘的人群。

那是寻沙第一眼看见齐平。他着了白色的锦服,腰间垂了半块紫玉,墨发用冠束了起来,不羁狂傲的笑容蕴满风流。他站在人群的中央,如众星拱月般耀眼。寻沙看见了一幅红字,那个潇洒肆意男子身旁的小厮在大声说着:“若是有人能猜出这迷,便赏黄金百两。”

大手笔。

自然围满了人。

寻沙将目光落至那红联上,字体遒劲有力,她虽看不太明白,却也觉得字非常好看。她清理了道路,让自家公子通行。

“狗的儿子和皇帝的儿子有几点差异?”公子念出声,负了手便往白袍的潇洒男子走去,“答对了便可得黄金?”

公子如是问,寻沙心里疑惑地嘟囔,公子要那黄金做什么?

“那是自然,我齐平在絜城的信誉,可比当今皇朝高多了。”男子笑摇折扇,自负不已。

“一点。一个犬子,一个太子。”公子淡淡开口。寻沙一听,大跨步走过去,刀剑出鞘,只一瞬便抵上了齐平的脖子。想必是她目中的凶光吓坏了众人,刚挤得水泄不通的人群立马四面扩散,生生留出了一方平静的空地。

齐平看着寻沙,愣了半晌,随即笑道:“姑娘,在下可有哪里得罪?”

寻沙沉默不语。

齐平在闹市设下谜面并予悬赏,是想昭告世人他对当朝暴政的愤慨。不过牵扯到太子身上,这让寻沙不得不出手。

他可以讽世人,唯独不可讽太子。

公子走过来,手放上她的肩,轻轻拍了拍。寻沙不情不愿地收了弯刀。

“没想到絜城还有高人深藏不露,失敬。”

公子着了紫色的袍服,流苏玉佩垂吊腰间,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与齐平的风流形成鲜明对比。

他们两个相互看着,无声试探。

两个男人之间锋芒暗藏,目光交错间而后心照不宣大笑起来。

这样,便认识了。

二、阿桀

阿桀是桑梓的胡人,她与所有族人一样,不敢靠近燕国的边界,那里有汉人巡逻看守,一见异族毫不手软,统统斩杀。

可是燕国暴政,对弱小的桑梓欺压凌弱,强逼桑梓上交沉重的贡赋。北胡荒凉,族人几乎生存不下去,便有人大胆往燕国跑,兴许还有一条活路。

可是,那是一条危险之路。

阿桀曾亲眼见一个十六岁女孩的尸体被吊在玉门关的石梁上,鲜血一滴一滴地落下,染红了席卷的沙尘。

阿桀立时红了眼。

燕国不仁,待自己的国民残暴,待他们便更不用说,歧视虐待,桑梓的胡人便自发组建了敢死队,妄图刺杀燕国国君。

阿桀报了名,经过两年的残酷培训,她成为了冷厉的刺客之一。那时她十岁。

他们混进汉人的商队入了燕国。阿桀利用自己年龄幼小的优势,混入宫中成了端茶送水的小婢。她在皇宫摸索一年,终于往外放出消息,三日后皇帝设宴,那是一个好机会。

于是在那个夜晚,桑梓的刺客从天而降,扰乱了气氛正浓的宴席。他们终究是小看了燕国的实力,那一次刺杀最终以失败告终,刺客们全部自刎,不留下任何严刑拷打的机会。

阿桀悄悄自后花园退却,却遇到了一个人。他的眼神锐利如刀,面上却带了清润优雅的笑意。十六岁的男孩,却有丝毫不弱于大人的沉稳,他的护卫擒住她,将她压跪在地上。

“你与那些刺客是一伙的。”是肯定的句式。阿桀原想辩驳几句,却被他用手挑起了下巴,他看着她微笑,目光微微嘲弄,“你行事不稳,事情败露,却毫不自知。”

阿桀咬紧唇使劲挣扎,张牙舞爪瞪着眼睛直直看他,仿佛要将他吞进肚子里。他便笑了起来:“我喜欢你这样的孩子。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跟了我,我给你一个新的身份,助你报仇。”他微顿,勾唇,“第二,你死在这里,为你们桑梓的大业壮烈牺牲。”

于是,阿桀跟了他。

后来阿桀才知道,他是燕国的六皇子燕修,头上还有三个哥哥,每一个,都有与他争太子之位的足够本钱。

他向她许了一个承诺,只要她助他夺得皇位,他便答应免除桑梓的贡赋,并拆除关卡,让两国友好往来。

很好的交易,怎么看都不吃亏。

阿桀自然应了。

她跟在他身边,忠心耿耿,继续接受他的训练。一个瘦小柔弱的婢女没有引起皇子们足够的重视,那些前来刺杀燕修的黑衣人全部栽在她的手上。偶尔她也会客串一下误闯进大皇子府的小宫女,担惊受怕地瑟缩在一旁,吸引了大皇子的注意,她便成了专为他送食的小宫女,往食物里边下药是容易至极的事情。

于是大皇子路过廊桥时,头晕目眩地倒在了湖底,再也没有醒来。

三皇子是好战的将军,整日想着上战场杀敌,她不过是伪造了一封密函,便让他身败名裂。

燕修对她很是满意,带她四处游历。看见百姓四处流离时,偶尔听她对当朝的暴政发表一些看法,他就会笑着看她,说待他夺得皇位,定不会让悲剧继续蔓延。

阿桀跟在他身边第三年,圣上组织皇子们打猎。各自进入密林后,四皇子引开了燕修的护卫,在密林里暗箭齐发。阿桀冷眉挡在他身前,用弯刀挡掉暗箭。她很冷静,在看到一支箭当胸穿来时,手中无力去挡,也没有躲开。

所以当身后一双手抱着她打了个旋转,生生替她受了那一箭时,她才终于慌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