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卿本为妖

作者:公子如苏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如果有来生,我可不可以做你身旁的那个人。上穷碧落下黄泉,我只想能先找到你,然后守着你,一世长安。

( 一 )

“我是捉你的人,为唐家庄赏银而来。”

乔萱说这话时,亮起手中的捉妖钵,望着金丝圈里的琵琶精扬了扬眉。

那妖精却并不畏惧:“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唐家庄的药典,我势在必得。”

乔萱一怔,她确有耳闻,自少主唐钰拿了镇庄之宝药典回来以后,便来了一只琵琶精,闹得唐家庄鸡飞狗跳。唐家放出消息,捉妖者可得黄金万两。

她嗤之以鼻:“你一只妖精,好端端的偷药典做什么?”

这附近到处都是捉妖师在转悠,也亏得她耳尖,一听到声响,便急急忙忙赶了过来。乔萱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女子,眼角眉梢都带着柔情,一时之间竟也看痴了。

那琵琶精见她略有懈怠,却摇了摇手中的铃铛,丁零一声伴着清风,乔萱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眼前突然蹿过黑影,手里的捉妖钵已不见踪影。

那黑影夺过她手里的东西,落定在她面前,缓缓转过身来。

乔萱倒吸一口气,是乔子墨。

她看他伸手往那妖精面前,画了一道符,金丝圈瞬间消失。

乔萱盯着他道:“师父。”她自及笄以后,便极少喊他师父。

她本是乔子墨派来保护眼前的琵琶精的,只是她堂堂一个捉妖师,居然要保护一只妖精。她着实气不过,便生了一计,有心想吓唬那妖精。

乔子墨却没正眼看她,扶起那女子,柔声道:“阿桑,没事吧?”

乔萱心下一颤。每回他大醉呓语,心心念念的,便是秦桑。她跟在他身后十年,他一直唤她乔萱,何曾叫过她一声“阿萱”。

她顿时明了,他为了秦桑破关而出,应了唐家庄的邀请,明里是捉妖精,暗里却是保护她。

“这是你徒弟?”

她顺着秦桑的声音抬起头,撞上了乔子墨如寒冰似的目光:“你伤了她?”

她来的时候,秦桑就在陷阱里。乔萱刚想解释,却见那妖精推开了乔子墨的手,漠然道:“我不会感激你。”

他却固执地抓住了秦桑的手腕:“有我在,你放心。”

他扶着她便要离开,却被乔萱横手一栏:“你要做什么?”

“我要带她回去疗伤。”

她冷笑道:“这附近到处是捉妖师,你以为你能带着她光明正大地出去?”

他越过她,像没听到一样,扶着秦桑慢慢地向前走。乔萱并未追上来,他们走远了,才隐隐约约传来她清朗的声音:“这里有琵琶精的踪迹!”

乔萱喊完以后,便听到丛林里传来簌簌的声音,似是四面八方的捉妖师都往这边赶来。她涩涩一笑,乔子墨,你要欠我多少次,才肯喜欢我?

( 二 )

等乔萱回到客栈之时,已过子时。

她推开自己的房门,只听一阵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这么迟才回来,教你的功夫都用哪儿去了?”

乔萱蓦地抬了头,便听到嗖的一声,桌上的烛火亮了。

乔子墨半倚在榻上,面色酡红,一只手撑着头,一只手扶着酒壶。

她目光里闪过欣喜:“我以为你睡了。”

“她走了,我怎么会睡……”他轻声笑了。

她抿了抿唇,一言不发地朝他走去,却听他低声道:“是我害了她,如果不是我告诉她,药典说不定对那人有用,她就不会去唐家庄。她定是见过唐钰,不然之前也不会不顾安全,自投罗网……。”

乔萱一惊,前面听得有些糊涂,但是后面的话,她懂了。秦桑被困在陷阱里,是她故意的。

他一顿,又继续说道:“一百年了,她为什么还是不肯原谅我、不肯爱我?”

她这才确定,他醉了。

他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也不顾手上拿着酒壶便要出去。

“你要去哪儿?”

“她去了唐家庄偷药典……我……我要去救她。”他竟冲着乔萱一笑。

他是太乙仙人座下的大弟子,曾立誓不介入红尘之事。而今,为了秦桑,生生要破了这誓言。

“她有什么好,值得你百般眷恋?”乔萱声音里带着几分酸涩,却忽然被他揽入怀中。

她一惊,只听他在耳畔道:“阿桑,原谅我好不好?”

她自嘲一笑,终是点了他的穴道,将他扶回榻上。

“我会去救她,你放心。”望着他沉睡的面容,她喃喃自语。

她自十年前被他救起,便一直跟在他身边。她随了他的姓,唤作乔萱。

他收了她当徒弟,但要她为他做事。

他教她捉妖之术,她很笨,总是学不会,他便罚她跪在屋外一夜。更深露重,她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却总是在床上。她想他终是舍不得。

她第一次出山捉妖,他不在。她以为她要死了,他却突然出现。他的剑一出鞘,便收伏了那只妖精。她在他怀里,听到他淡淡地说了句“没事了”。仅是三个字,在她耳里,却如同天籁。他把那把剑送给了她,说是她的及笄之礼。

她这才记起这天是被他救起的日子,算作是她的生辰。那一刻,她想,这辈子,认定的便是他了。所以,就算她现在明白,他将捉妖术倾囊相授,只是让她混入捉妖师中,免得秦桑被欺侮,她也无怨无悔。

他知道秦桑怪他,所以只得由自己出面,他又担心自己帮不了秦桑,便给了秦桑一串铃铛应急之用。他替她想得滴水不漏,却唯独忽略了自己。

只是,乔子墨,你不喜欢我没关系,我会一直等你。

(三)

入夜,唐家庄灯火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