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载君归

作者:叶笑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楔子】

我是天命师叶安,我在谢家当家主母许长欢的死亡现场被谢家下任家主谢子商抓到了房间问审。

“谢长君不是我杀的。”

我跪得笔直,正气浩然地对谢子商说。

谢子商不说话,看都不看我,精致的容颜上没有一丝表情。

“许夫人也不是我杀的!”我再次强调。

“是不是你杀的我不管。我就想和你做笔交易,你帮我这个忙,我就放了你,如何?”

“许夫人也是这么和我说的……”我不满地嘟囔,他轻笑起来:“可是她死了,但我不会死。”

他淡淡地道:“我只要你帮我找个人。”

“谁?”

“大宣第一女丞相林安。我要寻她的魂魄,可始终找不到。我要你带我去当今天子的记忆里,我想看看……她最后去了哪里。”

他转头看我,眼中神色,似笑非笑:“要死还是帮我,你选。”

我沉默了,然后在他拔剑的前一刻,我闭上眼,小鸡啄米似的疯狂点头。

天命师的骨气被我丢得渣都不剩。

【1】

夜里,我和谢子商偷偷潜入皇帝寝宫。他点了迷香,趁皇帝昏睡不醒,我赶忙将我们三人的血融在一起,冥思作法将我们带入皇帝李然的回忆。

李然是嫡长子,出生就被立为太子。那时大宣内忧外患,北朝频频扰境,李然十三岁时,北朝长驱直下,直逼都城。

但李然的记忆并不是开始于国破家亡、烽火狼烟,而是他八岁第一次见到林安的时候。

他生母去世得早,当今皇后并不喜欢他,皇帝对他也无多少感情,宫人仗着他年纪小欺负他,所以他总是一个人待着。每年他生日那天,他都会一个人躲进林子里。那天,当他坐在树下时,一个小姑娘的清亮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喂,我下不来了,接住我好吗?”

他仰头,看见树上的小姑娘,圆圆的脸,大大的眼。

小姑娘见他没反应,当他默认,真的一跃而下。他吓得一把接住她,被拽着一起滚落到地面。他当了垫背,小姑娘倒没事,抱住他的脖颈,咯咯笑起来。

“小哥哥,你真好,我叫林安。”她眼睛笑起来像月牙一般。

后来李然才知道,她是林太傅的独女。林太傅老年得女,分外骄纵她。

她喜欢李然,林太傅便求了皇帝,特许林安进宫伴读。林安打小聪慧,宫里人都治不了她,她却唯独听李然的话。她常说:“殿下今日是太子,林安是殿下的伴读;他日殿下成了君主,林安便是殿下的妃子。”

李然不由得失笑:“你知道什么是妃子?”

林安认真地开口:“父亲说,那就是要伴你一生的人。我想和你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李然愣住,没有说话,许久后,也只是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那一刻,他想,若这皇宫有真心,那这个女孩,对他一定是真心。

后来大宣兵败,他如当今皇后所愿,前往北朝为质子。登上马车离开时,他远远看到林安抱着长剑,不顾礼法,挤开层层人群向他跑了过来。

李然默默看着狼狈的她,哽咽着低喝:“你回去!”

一向听他话的林安倔强地走到他面前,弯腰跪下,将手中长剑高举至他身前,沙哑着嗓音,却十分清晰地开口:“我愿为殿下之剑,斩世间荆棘,乱世流离。殿下,请接过此剑。他年,我必前赴北朝,迎接殿下回国,成我大宣一国之主。”

李然静静看着她,许久后,粲然一笑,伸出手猛地拿起了那把长剑,点头道:“好,我等你。”

说罢,他转过身,踏上马车。在号角声中,车队慢慢启程。

朝阳初生,漫天黄沙。

【2】

李然在北朝待了十年。

十年可以改变很多。皇后有了自己亲生的儿子,身为质子、却依旧是太子的他成了这对母子的眼中钉。暗杀阴谋接踵而来,他一日日成长,成为毒蛇一样的人。他一直带着那把剑,从未离过身片刻。一开始他想,她总会来接他。

而李然在北朝惶惶不安时,林太傅却拼着性命将固执的林安带入朝堂。后来林太傅病逝,林安依靠自己的能力,一步步成为大宣第一位女丞相,名满天下。北朝被击退后,她在议和时自请为使,千里迢迢来到北朝,迎他回国。

入北朝那日,林安身穿官袍在枣红马上逆光而来,万人瞩目,意气风发。

李然站在城门前,接受众人或鄙夷或嘲笑的眼神,静静等待林安的到来。

林安远远看到了他,她驾马停在他身前,他走上前来,微笑着为她牵马。众人哄笑起来,他仍旧含着不卑不亢的笑容,淡然而立。

这是一个下马威,他国太子在敌国为质,为自己国家的使者牵马引路,这是多大的笑话。

林安捏紧了拳头,片刻后,她翻身下马,跪在李然面前。

“臣林安,见过太子殿下。”

林安提高声音,仰起头来,看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将手拢在袖中,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腰上的银剑微微闪光。林安咬紧下唇,死死盯紧那把长剑。

在林安的带领下,大宣官员齐齐下马跪下,堵在城门前,同着林安一同高喝出声。

李然目光微微涣散,他看着那一地的人,片刻后,轻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离了开去。

有个面容清俊的男子走上来,月色的长袍,温和的眉目:“在下宁国宁久时,久闻林大人大名,前来拜会。”

林安对他点头微笑,宁久时微微愣住。那是宁久时与林安第一次相见,林安不曾记得,宁久时,却刻骨铭心。